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章 失踪

2019-12-23 16:02:35 佚名


月黎很少做梦。当他低头看见自己还是七岁儿童身量,穿着黛青色的丝绢,脖上挂着长命锁时,他就知这一切都并非真实。而他好似一个附在自己童年身体上的游魂,只能被带着走,却无法操控自己的四肢。尝试几次后月黎释然了。他并不喜欢一切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但既然只是梦境也没必要过于计较。

 

亭台楼阁,是家中的后花园,他的书房与他的住处隔着这么一个后花园。花园罗列着假山灌木,素淡的花朵与绿色植被交相辉映,偶尔有丫鬟淡绿色的裙摆从草木黛色间露出来——这是一条月黎曾经不甚熟悉的道路。

 

“诶你听说了吗,张大人家里那位庶小姐前些日子被赶出府了!”“瞎说,不过就是放在庄子上,哪里有赶出府。”两名丫鬟躲在假山背后嚼舌根,一个全然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另一个语气谨慎,声音也压得低低的。月黎感到自己年幼的身体顿了顿,不够伴读的阻拦,抬腿就往假山那边去了。

 

“你说好好的小姐,这才还没两周岁又没了娘,放在庄子上怎么了得!”提问的那个明显心直口快,抚着胸口满脸尽是可惜。“大人的家事可是我们这些下人可以妄议的?别看没办周岁宴还送到庄子上,张大人也是请着族里的长辈给赐了名讳的,我记得是叫......”

 

“你们也知道张大人的家事不能妄议。”小少年清冷的声音突然高涨,两位丫鬟身形一抖忙行礼道:“少爷。”“今日是被我听见了,若是让别的有心人听去,全府上下人头都不知能不能安然放在颈上。来了就要懂规矩。”说着眼睛一瞪:“拉下去一人掌嘴五十。”

 

两个丫鬟颤抖着被人拉了下去。月黎转身吩咐伴读陪他离开,脑海里响起丫鬟方才的议论:‘还没两周岁又没了娘,放在庄子上怎么了得’,隐隐觉得头疼。下人们忙过来搀扶他,可他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

 

在一片焦急的惊呼声中,月黎突然醒来。

 

他翻身坐起,冷汗湿透了中衣。估计是靥着了,月黎揉揉眉心。也怪自己听了霖瑜的猜测以后太疑神疑鬼,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有了今天没头没尾的梦境。他在记得七岁时家里给他和张少保家的那位‘庶小姐’定过娃娃亲。要说月黎是家里的嫡少爷,爹娘品阶都不低,怎么也不会和庶小姐定亲的。月黎想起来这庶小姐原先是府上的嫡小姐,夫人生育得晚不比张府上的妾室,入府多年才得了一个女儿。可是女儿刚出生不久,这位夫人就因为涉嫌诅咒太后革除名分,不出一月重病缠身撒手人寰。家中主母换了人,嫡小姐自然成了庶的。

 

月黎那时年纪小,对婚嫁大事并没有概念,再说他比那位庶小姐大那么多,他都上学了,那庶小姐还在吃奶呢,也没能让月黎多放在心上。更何况后来家中灭门,张少保没过多久紧接着被株连九族......这所谓的娃娃亲也就再也没了出处。

 

“你一大清早的折腾个什么劲。”霖瑜嘟嘟囔囔打了个哈欠,这松懈慵懒的模样,和昨夜的杀伐决断浑身戾气简直判若两人。“再过半个时辰,你家院子的下人就该起来了,你也别赖在床上,赶紧出门。”月黎看向天边微弱的光亮催促道。

 

“晓得了,真烦人......”霖瑜抓了抓他蓬松炸开的短发眯缝眼睛。接着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从衣柜里胡乱翻了一身月白色短装,穿好衣服,可算显得精神些。再抓了一身水蓝色的长袍扔给月黎,月黎知趣地穿戴整齐。

 

“回一趟向春楼吧,也好瞧瞧柳姑娘打算怎么把报酬交到咱们手中。”霖瑜说话缓缓的,没有波澜。月黎点头应下,自打中毒以来诸事波折,一点小事都会让月黎认为绝不简单。

 

果然回到向春楼,离门口还有十丈就看见向春楼所有的家丁都围在楼门口。月黎抬眼一看,筒子楼五层西北角处的窗口一片焦黑。霖瑜一愣,飞快冲上前去拨开人群。霖烟才将起床的样子,穿得没那么花枝招展,脸上也没有涂胭脂,正在和荆湖的捕快做笔录。

 

霖瑜憋了憋性子,转头问管家:“怎么回事?”

 

管家是个年近六十的老爷子,面上沟壑纵横,说话时遗憾使得这满脸沟壑扭曲在一起:“五楼西北角是柳姑娘的住处,昨天晚上那里突然走水,就见姑娘从窗口跳进了玉镜湖。楼里伙计有看到的说她跳下来的时候浑身都是火呢!掌家的派人寻了一晚上还下了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死了?”月黎的语气间很是讶异。在暗杀榜上放出收买人头的消息,偏偏他们昨天晚上刚处理完,今天人就没了。

 

月黎眼见着霖瑜的面色开始变得狰狞可怖。

 

“别冲动,先看看情况再说。”月黎按住对方的肩膀,等对方情绪平稳这才跟着捕快去到走水的房屋去。柳如馨素来喜欢幔帐,她的房屋门口挂满了重重叠叠的幔帐,屋里点着香炉。霖烟说最近柳如馨过来告知她屋内的蛇虫鼠蚁很猖獗,又要了许多艾草回去。

 

捕快判定是香炉的火星点燃了幔帐,由于大火堆砌在门口,而房内又有太多艾草,丝绸等易燃物,走投无路的柳如馨只有选择跳楼。恰好向春楼背靠玉镜湖。只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结局过于蹊跷,柳如馨死了,这件事月黎是怎么也不会信的。

 

月黎和霖瑜对视一眼,互相确认:他们就是被作为棋子,替人上演了一拨偷梁换柱的好戏。如果聘请杀手的酬劳用银两邮票甚至房契,特别有心有权势的人费心思都能查到源头。杀手却不必有暴露身份的担忧,毕竟是通用货币,谁拿着花都一样。所以名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给杀手的酬劳直接用没有官印的金银块和开矿出来的宝石。可对方用一个江湖上令人唏嘘的物件作为交换本身就值得怀疑。

 

是月黎和霖瑜病急乱投医了,无忧果也许真的不存在。也许下一步,他们应该直接去世子府大动干戈。

 

霖烟攥着帕子,心中既疑虑又可惜。她从小就被当野孩子养,心里清楚叔父对她的打算就是等到及笄把她塞给哪个高管大户当个小妾换个官。一气之下才来接管了老掌事刚去世群龙无首的向春楼,还执意去丐帮习武,这才断了那些个权贵想提亲纳她为妾的念头。

 

柳如馨是她见过的最有大家风范的小姐,即便在如今江湖口中最下等的戏班子,成日也是云淡风轻,举手投足贵气十足。霖烟扪心自问,她愿意收留这位明显背景复杂的小姐,也有喜欢她的私心在里面。

 

现在这位小姐却不明去向,当然霖烟一定会继续寻下去。只是,如果柳如馨真的只是流民,向春楼的其余人还安全些。要某些个达官贵族存心找茬......霖烟的心里慢慢冷下来。她也是最近才听管家说,这向春楼最起先是丐帮里的某位侠士开设的,难怪师尊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她接管了这楼没多久,不能砸在手里。

 

正打算着,就听找茬的‘达官贵族’打上门来。

 

“越娘呢?”越娘是柳如馨的小名。

 

卫国公世子昨夜一身剑伤,难为他此刻还要喘着粗气爬到案发现场来。霖瑜暗自撇嘴,昨夜卫国公惨遭暗杀,只怕死讯还没传出来,今天这道貌岸然的世子就迫不及待过来寻女人,着实恶心了点。

 

一圈人包括捕快在内都不敢作答。这位世子听说这等惨案登时情绪失控,疯了似的闯进门,一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面目。又是背景雄厚,地方的小捕快根本不敢阻拦。这世子兴许是为了掩盖昨夜身上的伤口,今日穿了一身黛青色,趁得面貌更加苍白。双眼通红,扫了一圈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房屋,无力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满眼都是厉鬼索命一般的凶狠:

 

“我问你越娘呢!”

 

向霖烟扑了去。霖烟本来没打算躲,以世子的本事不会把她置于死地,要是对方伤了她,她也不会太理亏。谁想到霖瑜上前一步,只一拳就将孱弱的世子打倒在地。捕快和世子府的侍卫们霎时拔出刀剑,气氛一度紧张。

 

“你问我妹妹那女人到哪里去了,”霖瑜气得七窍生烟,“我还想问你......”月黎责怪的眼神射了过来,霖瑜只得强忍着心中不快一字一句道:“世子好歹也是爵位在身,怎的做事如此下作。我妹妹做得是护孤女周全的正义事,兢兢业业在你看来反倒是杀人的一项途径了?连捕快都说这是一次意外走水,难不成世子就因为人在这里不见就要赖上我妹妹不成?”

 

霖瑜和月黎现在认定了这世子早就把柳如馨绑回了府,自己爹的生死不在乎反倒来这里装样子,打死他都不为过。就差没把‘要是真死了也是她活该’这种话一并甩出口。

 

世子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喘着粗气,口鼻流血,定下心神开口对侍卫吩咐道:“去,再去派人找......”转头瞪向霖瑜:“要是真的......你们也逃不了干系。”

 

还演上头了?霖瑜挽起袖子心说这不要脸的最好再能闹腾一点,到时候打死也当他是为民除害。

 

“怎么了?”稚嫩的声音突然在楼道响起,月黎往楼梯下看去。他的小金兰浑身湿淋淋的,极其狼狈。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