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一章 无忧果

2019-12-26 08:05:02 佚名


现在是剑拔弩张的架势,围成一圈的捕快与世子府侍卫并不打算放下戒备的姿态让她靠近。霖瑜被子逸突如其来的一声喊整得不动手也不是,动手也不是。月黎见子逸手里像是攥着什么东西,很是踌躇,便清清嗓子,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年纪不大不要总是下水,容易着凉。你下水做什么?”

 

一语双关,告诉那些人这只是个没及笄的小丫头,也没什么心眼子。月黎朝子逸招招手,对那些人解释:“这是我义妹。”于是包围圈慢慢闪开一道裂缝,刀刃却没有放下。子逸施施然挤过人群站到月黎身边去,镇定自若,眼都不眨。

 

“我随向春楼的家丁下水寻人去了。”子逸抬着脸大大方方地朝月黎交代,这话听上去就像是指责世子的不讲理,气氛更加尴尬。“下水做什么。”世子阴森地磨着牙根,他的越娘怎么可能在湖底淹死了。月黎看了一眼世子,更是疑虑重重,看来柳如馨真的不是被世子偷梁换柱‘请’回府上。要是不在世子府,她一个孤女能去哪里,真的死了?

 

“我也觉得,柳姐姐人这么好。所以上岸以后我就顺着湖边寻,寻到了一件东西,也不知是不是柳姐姐的。”小丫头理直气壮,丝毫不被世子的威吓所吓退。连霖瑜都小小惊讶了下。世子见这小家伙浑身湿透,脚底全是湖泥,头上混着芦花,不似在撒谎。这才问:“你找到了什么?”

 

子逸大胆上前,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世子。那是一个因为被水浸泡而皱起的荷包。和一般小姐的荷包不同,上面绣着的不是花朵,而是一颗颗带着叶子,形状近似香梨的小果子。世子肩头猛一颤,像是垮塌了下去。

 

“卫某今日失礼......”许久,听见世子垂着头,嗓子里发出压抑的声音:“是卫某的过失,改日卫某再来登门道歉。”言毕一礼深深拜下。霖瑜当即就想怒吼一句:“你还知道!”就被月黎生生一把掐进肚子,霖烟已经平静地福身:“世子殿下大可不必。”不要再来我这向春楼便是最大的恩赐了。

 

落魄的世子不再讲客套话,挥手离去。霖烟也不挽留,吩咐下人把烧毁的房间清理干净。

 

霖瑜依旧满脸郁色,月黎自知劝他不得不再坚持。“我记得你们来荆湖是有要物得寻,柳姑娘是我楼里的人,行踪自然有我们来负责,你们不用在这件事情上费心。”霖烟冲月黎这般说,顺便使了个颜色给霖瑜。霖瑜本身就对柳姑娘这档破事恶心得不行,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自家妹子都这样说,他也不用客气,勾着月黎的脖子就出门。

 

“等子逸把衣服换了。”月黎轻轻制止。霖瑜讶异的看了自己的好友一眼,怎么也没想到他要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小金兰也带上。“我先回去换衣服,大哥二哥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小家伙也没想到月黎会主动带上她,脸上带了点欢欣,蹦着就往楼上去了。

 

总要多给点甜头,才会让对方信任自己,不然问什么都是徒劳。月黎暗自想着。

 

“无忧果......无忧果......”霖瑜走在荆湖宽阔杂草丛生的大路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叶。按理说今天就能拿到报酬,可惜被人利用了一道,也只好继续漫无目的地自己去寻了。“别急,”月黎抱着剑,“你也觉得柳如馨没有死。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但我还是认为,她手上有这样的东西。”

 

他就不信一个落魄的小姐会有那么大的胆量空手套白狼,若非真的没点资本哪敢下这么大的单子。无忧果酿成的女儿红在这个时代,可是最名贵的嫁妆。

 

“先去填饱肚子,天色稍晚换身衣服去榜爷那里接货。”

 

月黎请霖烟在茶摊上吃冷吃兔喝酒时,子逸跟来了。穿着另一身月白色道袍,料子簇新,能看出子逸很喜欢这身衣裳,极少穿。袖子有些宽大,子逸端碗的时候袖口会甩到桌子上。月黎看了两眼,抓过对方的胳膊帮人挽袖子。那行动不带一丝犹豫,在霖瑜眼里显得自然得恶心了点。

 

月黎只是有些洁癖罢了。

 

“店家,上坛酒来!”阮霖瑜招呼着,放眼一瞧,这路边的小摊只是小户人家的格调。仅仅职位过路行人解决饥饱问题,没准不会有酒。他盘算着干脆要点清粥小菜算了,正要再喊一嗓子,就见有位相貌极其丑陋的老妇蹒跚而来,怀里窝着一小坛东西。

 

三人几乎同时愣怔在原地,那老妇满面红色烫伤的疤痕,曲曲折折蜈蚣一般从面颊盘亘至脖颈。眼睛说是眼睛不如说是在这丑陋的面目上开的两条缝。一双同样布满伤疤的手骨瘦如柴,颤颤巍巍把怀里那个糊着泥土的小罐推上桌。再一闪身,踱到店家茅草屋的后院去了。

 

月黎和霖瑜对视一眼,谁也没有打开桌上的酒罐。那位老妇的丑陋几乎是令人感到可怖与刻意的,不管那是意外还是他人恶意伤害的结果,都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店家,要三碗小米百合,再来一盘青笋螺丝。”霖瑜再次挥挥手喊来店家,这酒,看着泥水螂汤的,他可不打算喝。

 

店家是个皮肤黝黑,厚嘴唇大骨架的中年人。穿着干净的短褂与草鞋,过来点头示意自己知晓。月黎瞧了一眼霖瑜的面色,又把店家叫回来说要将那一小坛酒退掉。没想到这位中年男人盯着那酒缓缓摇头,说这并不是他家的东西。模样平静坦荡不想做假,说完慢悠悠走了准备布菜。

 

这话几乎另霖瑜一阵悚然,三人面面相觑。子逸绾绾袖子,突然不管不顾起来,要开那小泥坛的封。月黎想起慕湘花的事端,登时吓了一跳,抬手要阻止她。

 

“这个是无忧果吧?”随着浓厚香甜酒香味的扩散。子逸探头堵着罐口看,声音瓮声瓮气的。月黎和霖瑜一愣,拉开小丫头自个儿去瞧。看见蜜色的酒液里沉沉浮浮几颗指尖大小的植物果实。与山杏相似,两头扁圆中间丰满,由于长期浸泡而变得更加油亮肿胀。——真的是无忧果。

 

是柳如馨。

 

霖瑜和月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难怪那老妇人的样貌丑陋得这样刻意,行为举止多有做作。原来借着火灾将自己折腾成那副辨不出人形的模样。霖瑜本来以为,这女人对别人那是心狠手辣,没想到对自己下手也同样不留余地。更重要的是,她亲手拿来了报酬,就说明她晓得他们是谁。

 

这人的命不能留。

 

奈何子逸还在席间坐着,仍是一副不明情况的模样,还在沉浸于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喜悦之中。二人只能互相交换眼色,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毕竟柳如馨像是同样损伤的腿脚,这一带多是宽阔林地,少有藏身的地方,她跑不了多远。

 

各自心怀鬼胎吃完这一餐饭,霖瑜借口说自己在门派还有要事,让月黎带着子逸先回向春楼。稍晚片刻,当月黎回到了自己的厢房,霖瑜从窗口钻进来,口气很淡漠:“这回人是真的死了。”月黎点了点头。

 

“你点什么头啊,”霖瑜有些懊恼,“人不是我杀的。”“什么?”“被别人下手了,我找到的是尸体,喉咙都被割开三寸,伤口新鲜着还在往外冒血。”月黎被他这绘声绘色的描述整得恶心,挥手叫他赶紧打住:“我觉得也许不一定是死了,毕竟烧伤那样严重,随便换一个同样衣着的人也可以。又或者知道我们身份的人不仅仅是柳如馨,有人告诉了她......”

 

“你的猜测确实更吓人一些。”霖瑜盘腿爬上月黎的床铺,龇牙咧嘴以示害怕:“只要干了杀手这一行仇家就不会少了,先是被下毒接着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也不知道公孙你丫有没有感到后悔。”“没有。”月黎盯着自己指缝间的老茧垂下睫毛,斩钉截铁道。

 

“我......真的认为那的确是柳如馨,而且世子下手把她解决了。”霖瑜坚持道。“你这样确定?”月黎自问不是一个相信世间情爱的人,可他还是不能想象世子会把自己欲求追求那样久的人,眼都不眨的解决掉。

 

“最烦不过‘情’之一字。”霖瑜摸着自己的一头乱发打了个哈欠,就打算在月黎床上睡觉了。月黎默然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