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涯路远系列故事 - 第十三篇

2019-12-24 15:17:47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海盗那么弱,你居然不装模作样喊上几句‘好汉饶命!小女子孤身流落荒岛,甚是可怜’衬衬气氛?”

苏汐不理会花秋雨,半躺在千阙的华丽丽大床上继续讲。

倒了一地的海盗,醒了还要照料,太麻烦了。

唐翎和苏汐都不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也并不想把海盗灭了。

恰巧旁边有大只商船路过,唐翎招呼他们靠岸,让人把海盗顺路带回去领赏。

“二位侠士可否留下姓名?”船主不愿揽功。

 

花秋雨闻言大笑,说:“海政司欢庆少林入世的同时,告示上还给你苏某唐某留了个边角位置呢。”

“我的赏钱啊!”苏汐甚为痛心,“唐翎有钱,我又穷又伤,赏钱没有名也没留……”

“我要你饭钱了吗?”花秋雨无情敲打她的头。

“你再这样欺负我我就回去了!”

花家千阙又一次游山玩水未归,听闻苏汐受伤,花秋雨把她接了过来养伤。

唐翎和她一起搭涅雅号回的中原,不过他有他要去的地方,许多。

 

二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玩闹,府上的通禀声传来:方溪歌方姑娘到访!

“方溪歌?是谁?”花秋雨望向苏汐。

“一年前苏兄正心之试娶到的姑娘。”

“你们聊,我去准备茶水点心。”花秋雨让出地方。

方溪歌也不见外,对离去的花秋雨行了个礼,进屋子坐在了苏汐的床沿。

苏汐讲了许久,有点渴,抓起身旁的水碗准备喝水,问:“方姑娘来此何事?”

“请收我为徒!”方溪歌忽然跪倒在床边。

哗啦啦的流水顺着苏汐的上衣缓缓的欢快而下。

苏汐并未去管撒完了水的碗,因为她还在惊诧之中。

“方姑娘……”苏汐没想到其他说辞,嘴里蹦出一句,“不必行此大礼。”

“师父这是答应了?!”

“呃,拜我做甚?”她被惊吓到言简意赅。

方溪歌接下来说的话让她恢复了常态。

“教我怎么写接下来的故事。”

啊,原来是这个,我能胜任!苏汐心中暗喜,白捡一漂亮徒弟。

 

“容奕和陆玄幽的爱恨情仇。”苏汐一边擦拭衣服上的水珠一边听方溪歌讲她的故事,“有无反派?”

“有的有的。”方溪歌理了一下剧情,说,“反派叫夏翊汐。”

“羽翊的翊?”

方溪歌眼中闪亮,夸道:“师父好厉害!”

苏汐撇了撇嘴,说:“别喊师父,我不习惯。还有,不是这个翊难道是一二三的一吗?”

“yi有很多字的。”方溪歌忍不住说。

“哦,那我与他真是投缘。”苏汐点了点头,“反派是何身份?”

“我还没有想好。”

“慢慢想,不着急。”苏汐补充道,“夏夏与我投缘不能死!”

“哦。”方溪歌迷惘的答应了。

 

花秋雨带着茶水点心回来了,随口问:“方姑娘没和夫君一起来玩?”

“夫君行商在外,我听闻苏……姑娘在这养伤,特来讨教一二。”

苏汐默默的想,她要是喊自己苏师父该怎么处理她?

“伤重无力某苏。”花秋雨瞟了苏汐一眼,“讨教写故事她还能胜任。”

方溪歌点了点头。

苏汐起身抬手作势要打她,花秋雨放下茶水点心就溜了。

 

“既然你唤了我几声师父,我也讲一讲我的。”苏汐坐在了点心盘旁。

“虽说反派好用,我却不喜欢给他们取名字。在他人看来,故事少了许多起伏。我也不喜欢弄死人。”

“苑暖……”

“那个角色啊。”苏汐毫不脸红,“老板付了钱的。”

方溪歌来之前就看完了她的江湖八卦,线多而伏顺,确实少有死人,反派亦是无名。

“故事嘛,自己喜欢就好。里头的人物,开始是你的傀儡,随你牵着走,越往后,她越有了自己的方向。”

方溪歌再次迷惘。

苏汐少有的笑笑,继续说:“我给你举个例子。”

若我与人不和,其拜于名利,我言与诸人。

唐翎懒的很,不会出手,只会拿钱去砸他的名利。

沐月虽也有钱,但他年少气盛,会问明白是哪个地方的哪个人,然后去会他一会。

雪某会讲一讲江湖沧桑人世多舛,看淡点。

唐菁大小姐就不一样了,会兴高采烈的拉着我去把人做成傀儡娃娃。

“花秋雨!我跟你说我有个拜于名利的仇家,你会怎么办?”苏汐对外喊。

“我会问你那个家伙可曾婚配。”花秋雨的喊声传了回来。

 

方溪歌似懂非懂。

苏汐还打算再讲点什么,府上的通禀声再次传来:雪灵雪帮主到访!

“你旧时帮主来了。”

方溪歌并无喜意,问苏汐:“可有后门?”

“秋雨姑姑!”苏汐喊花秋雨把方溪歌领去后门,没有多问半句。

“师父,改日再叙。”方溪歌恭敬行礼,随着花秋雨自后门而出。

苏汐紧了紧衣襟,往大门口那个方向迎了过去。

路过露天的中间庭院,她才发觉,天上轻轻的飘着雪。

这个时节,开封终于下雪了。

 

“苏姑娘。”见她迎来,雪帮主停下脚步,“绿蚁新醅酒……”

苏汐点了点头,补充道:“我现在能喝上一点了。”

“听说你受了伤,别喝了,对身体不好。许久不见,我们叙叙旧。”

“好。”苏汐随着雪帮主就往她们帮盟驻地走去。

她并非不知道人家的来意。

很快就到了地方,他们家帮主招了招手,许多忙活着的帮众就聚了过来。

苏汐饶有兴趣的站在她身边。

“苏姑娘与我交好日久,前些日子你们怠慢了人家。”雪帮主指了指众人。

“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一点小事坏了心情。”这话是对苏汐说的。

苏汐瞅了瞅众人,那几个眼熟的都不在,估计是外出忙活了。

“你们可别看苏姑娘年纪轻轻的,她可是江湖上有名的……”

“雪前辈有心了。”苏汐赶忙打断她,“大家散了散了。”

雪帮主挥了挥手,众人继续忙活去了。

 

“那几个人都没在啊……”苏汐撇了撇嘴,“别多想,我不是记仇的意思。”

雪帮主静待下文。

“断绳碎石非人之过,我替之言说而已。至于那个驳我的,也不过是误会罢了。”

 “那你还要我的态度?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嫌我不够累是不是?”她略显怒意。

“误会这种东西,说不开来可就成了真的。”苏汐摆了摆手,“我可不想背个辱骂匠人的名声。”

雪渐渐的大了。

“你这儿我也呆了许久,却也没认识几个人。我当你是朋友……”

故而讲个详细,证自己一个并无失礼,免的失了这个朋友。

 

二人沉默了一阵子。

苏汐换了个话题,说:“你们那个倒黑白,丧情义,谋私利的同盟小地方,听说要完了?”

“真不太清楚。”

“贪恋权位这剂毒药倒给我省去了亲自动手的麻烦。”

雪帮主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知道了什么。

“火锅呢?来都来了,不是说请我吃火锅?”苏汐不再提那个小地方,话锋一转。

她本以为苏姑娘在事情了了之后会婉拒一起吃一顿的询问,这还没问。

“你说绿蚁新醅酒我才随你过来的。”振振有词。

行行行,给你摆个火锅,现在烧。

 

“帮主!那个找麻烦的又来了!”帮众某来报。

“不见。”

“找啥麻烦?”苏汐惬意的从火锅中捞起块煮好的肉丢嘴里。

帮众某知道这是帮主的客人,回话道:“不和帮盟的使者,来挑衅的。”

“我去会他一会。”说话间她拿起果酒瓶子喝了一大口,“微醉有感觉。”

雪帮主默默的庆幸,让人准备的是一点都不浓烈的果酒。

 

“你谁啊?”使者被人引进来,苏汐作势挡住了他的去路。

身后台阶之上的火锅旁,雪帮主坐在那里不疾不徐的动筷子,看都没看向这边。

“我是谁很重要么?”

“呵。”使者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我是来找雪灵的,其他人也配跟我讲话?”

“原来如此。”苏汐醉意浮现,对使者的言语毫无愤懑。

“识趣的这就别挡道。”

“你主动找我讲话是怎么个事?”她随口讥讽了回去。

使者愣了一愣。

“一个使者罢了,就敢如此放肆?”苏汐神色冷冽,“你刚问我是谁?”

“啊。”

“我也不是什么一流人物。”

使者正欲嘲讽,她接着说:“可你要是惹怒了我呢,江湖上一多半的人,都会认识你。”

醉着的苏汐开始絮絮叨叨。

使者越听越慌。

这个姑娘家的势力,仿佛一把藏于无形的剑,随时都可以拔出来。

而且如果她想,拔出来,即杀人。

 

打发了冷汗淋漓告辞而去的挑衅使者,苏汐回身准备继续吃火锅。

“别看了,你讲的时间太长了,都烧化了。”

苏汐很是心疼,说:“我替你摆平麻烦,你都不给我捞点放着……”

“这么冷的天,吃凉的对身体不好。”

苏汐捞着那些融在一起的菜肉,也不嫌弃的丢进了嘴里。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含糊不清的说:“帮盟错综复杂,许久以前我替你招过人。”

雪帮主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后来我听说你们以前也有些陈年旧事,虽说过去了。”

江湖八卦流于市井,如此招人显眼的很,那些陈年旧事或许就此流传了开去。

又喝了一口果酒,苏汐转身欲走,说:“帮盟有情有义还有钱,自己招人不困难。”

 

走出去许久,苏汐回身,望了眼站在远处的雪帮主,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

“笛奏龙吟水,这个名字我真的挺喜欢。”

 

本文由匿名作者投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