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同人】一顾倾人心 账房先生和巴蜀管家结缘事

2019-12-26 16:03:12 佚名


    自移花入世以来,移花港口天天帆影攒动,日日八荒各派拜访求教良多,移花岛却不是如人所料的那样盛情接纳。

求医问药?他日再来,苏大管家今日无空。

求学讨教?再也别来,移花门派不善切磋。

却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

“小哥你好,我是巴蜀唐九,今日前来找苏大管家商议玉石生意。”一紫衣男子摇扇下船,对着港口的接待小哥笑意满满。

“哎呦,小的在这都恭候一早晨了,就等着这巴蜀的贵船临港了,可是把您给盼来,您请这边随小的来。”接待小哥笑成了盛开的喇叭花,殷勤的领着唐九一行人去了大殿。

苏霜华见巴蜀众人来殿,笑盈盈的上前说道:“早就接到唐二来信了,你们可算来了,山高路远的,你们先去休息一下,等会我的帐房先生回去见你们,生意上的事情,我不甚熟悉,全凭先生做主。”

“但凭大管家安排。”唐九行礼,又跟着小哥去了后院。

随行的唐家随从上前跟唐九说道:“九爷,这大管家鬼得很哪,他要是和咱们谈生意,看在咱们唐掌门的面子,怎么也不好开太高的价格,这推了一个账房先生出来,万一古板刻薄,分毫不让,咱们又看在移花巴蜀的交情上,更不能压价了,这真是狠赚了。”

唐九呵笑一声,自己从小跟着巴蜀老管家身边长大,整个巴蜀各样生意各种门道,那是睡觉说梦话都张口而来的,还能怕一个避世多年的岛上帐房先生?一会一定口吐芬芳的拿到最低的玉石成交价格,满载而归。

稍作休息,唐九的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唐九开门一看,是一个俏丽丽的丫头,一双明眸清澈,紧紧的盯着自己。唐九一顿,问道:“可是账房先生来找?”

丫头点点头,转身带路。

唐九跟在后面,他的傀儡小九九也跟在后面,发出咯吱咯吱的走路声。辗转几回,到了一个别致雅静的小屋子门前,丫头停住,回头示意,就推门而入了。

唐九跟进去,见屋内空无一人,小丫头开始煮茶了。

唐九环顾四周,三面墙满满的都是书本,却不是什么古籍珍册,而是各种账本账册,心想道,这帐房先生定是古板严苛之人,平时都没什么爱好嘛,天天对着这么多账册,简直比他们家老头子还要无趣。

小丫头煮好了茶,端放到唐九面前,又端了一杯放在小九九面前,小九九欣喜的捧起茶杯。

唐九挥扇打了她的手腕,说道:“你喝了又得回去修。”

小九九僵硬的撇了撇嘴角,不舍得放在鼻尖狠狠的嗅了一下,满足的叹口气。

小丫头看了看两人互动,有些不好意思。

唐九了然,宽慰道:“无妨,唐门傀儡之术,我学的不精,我家这个没法喝东西。不像唐二哥那个茴香犹如真人。”

小丫头点点头,脸颊微红。

唐九喝了一口茶,说道:“麻烦请你们账房先生出来吧,我们早些谈妥生意,我也想早些回去。”

小丫头一直紧紧盯着唐九的脸,待唐九说完,点点头,去了书案上坐下,从书案抽屉中一把上等白玉算盘,置于案上,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唐九惊奇的眨了眨眼,看着一直顺从的小丫头,一坐在书案上,手附在白玉算盘上,紧紧盯着自己,待势而发,一番要和自己打架的架势,这个角色转换,还真的让唐九没转过弯来。

唐九试探的问道:“你就是账房先生?”

丫头点头。

唐九不相信的摇摇头,说道:“你懂生意嘛?你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啊?”

丫头皱了皱眉,抽出一张纸,写着:“苏杭。”递给唐九。

唐九撇了一眼,字迹隽美,字如其人,淡雅清秀,真是好字。

“我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俩个好地方。”

小九九嗤笑出声:“公子,那是人家的名字。”

唐九盯着苏杭一会,突然意识道什么,问道:“冒昧的问一下,你是不是不能言语?”

苏杭紧紧盯着唐九说完,点了点头,抽了张纸继续写道:“小傀儡他说了什么?”

唐九莫名,说道:“你知道我说什么,你听不到她说的?”

苏杭,继续写道:“唇语。”

唐九了然,小傀儡的唇部动作没有那么精细,自是看不那么清楚,怪不得这小丫头打一开始就是一直紧紧的盯着自己,是生怕看漏了自己说的话。这苏大管家好本事啊,给我找了一个不能说看着听的帐房先生,我倒是如何谈生意,回去定要找了唐二哥狠狠告他一状。

唐九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说道:“妹妹,我呢,有点事想先去找苏管家商量一下,然后咱们再谈?”

苏杭写道:“我无兄长。”

唐九无奈笑笑说道:“谢谢茶水款待。”说完就愤慨冲去了大殿。

一路疾步中,唐九可算明白了,为何自己出行之前,唐老二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说过,来移花谈生意,实属一件难事,毕竟这玉石的价格,那是天香谷众姐妹伶牙俐齿,太白各位唇枪舌剑都没能拿下的生意,有这么一位失聪不言语的帐房先生坐镇,那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步入大殿,苏大管家像是等候多时,下人奉了茶给唐九,唐九扬手说:“不喝了,你们家帐房先生那喝过了。大管家,别的门派你不给做生意就算了,可是咱们两派那是血浓于水的啊?”

苏霜华皱眉道:“哪里来的血缘关系。”

唐九挑眉道:“我们家唐二在这疗伤,留了多少血,都撒在了你们移花岛的土地上了啊,这就是过命的交情。”

苏霜华点头:“亲兄弟。”

唐九得意:“那不就是了,咱们……”

苏霜华继续点头说着:“明算账。”

唐九仰天长叹。

苏霜华轻笑,给唐九添了添茶,转而叹气道:“九儿啊,你是不知道我家这个苏杭的可怜身世啊,天生失聪,勤学唇语,才能勉强与人沟通,在我们移花,失聪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唐九心惊,以笛为武器的移花,听不到便是弃子。若是其他门派也没什么,偏偏是移花岛上的孩子。

苏霜华看唐九已然动容,继续说道:“这孩子也是倔强,不通音律,自是让同门欺负,自己苦学算术,还好勤能补拙,才算在账房上有了一席之位。否则,顶着移花累赘之名,如何立足?”

唐九想起那双小心翼翼紧盯自己的眼睛,那眼眸的背后,藏得不是铜臭的算计,而是渴望证明自己有用的坚定。

此时,连身边的小九九,也咬起了手指,对那个有着一面之缘小姐姐有着心疼和怜惜。

苏霜华看气氛渲染到位,抛出最后一席话:“如果你们嫌弃她天生残疾,不与她商谈生意,她这个账房先生不做也罢,去后院扫地去吧。”

唐九立即起身,说道:“不不,苏管家,钱财乃身外之物嘛,可怜苏杭姑娘身世坎坷,再说了,移花岛玉矿天下闻名,贵一些也无妨。我这就去找苏姑娘签写纸约,不出十日,银两必到。苏管家,告辞。”

苏霜华看着小跑而去的背影,得意的笑出声。身边奉茶的侍从,赶紧奉承着:“苏大管家高明。”

苏霜华摆摆手,说道:“看上我们家的宝贝了,不多出点聘礼,他唐二的面子也不好使。”

唐九一路小跑,回到了刚才那个别致静雅的小屋,犹如刚才他离开的那样,苏杭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低头看着账本。

唐九上前敲了敲书案,苏杭抬头,紧紧盯着他,小鹿般的湿眸,此刻看起来,更是多了心酸。

唐九咬咬牙,说道:“原价加两成,此后玉矿开采的一年份产量,我们巴蜀全要了。”

苏杭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欣喜溢出,让整个清瘦的脸颊看起来更加动人。

唐九看着欢喜,只见苏杭玉葱般的手指,飞快地在白玉算盘上拨打,玉珠落玉盘的清脆过后,苏杭指了指算盘,唐久撇了一眼,狠狠的锤了锤胸口说道:“行!十日之后,三成定金就会送到。”

苏杭飞快抽出一张纸写起了契约,盖了章押了手印,递给唐九,唐九也签了字,印了手印,这巨款生意算是敲定了。

在船上漂泊几日回了巴蜀,刚一到山下,就见茴香和花椒杵在门口,唐九还没张口,就让两个傀儡架起来,一路带到了唐青枫面前。

唐青枫看着唐九,叹了口气,说道:“来,给我看看你签了什么东西回来。”

唐九忐忑的从怀里掏出了纸递了上去,唐青枫撇到了纸上的数字,立马扔到了唐九脸上,说道:“你这是谈生意去了还是签卖身契去了?”

唐九低头不语,身旁的小九九突然说道:“公子喜欢姐姐。”

唐九抽出扇子狠敲小九九脑袋,急道:“让你多嘴。”

唐青枫“嘁”了一声道:“还真是签卖身契了啊?”

身边的唐七唐八也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唐青枫撇了两人说道:“你俩还好意思笑,人家老苏早就想给他家这个宝贝招个女婿,让你俩去了,都没见到人吧?人家大舅哥那一关你们都没过,你俩还好意思笑呢?”

唐九哑然,问道:“什么宝贝?女婿?”

唐青枫瞪了一眼说道:“老苏那个宝贝,苏杭,被称为‘玉指拨玉盘,赚的满铛铛’。自十四岁掌管账房以来,从没做过亏本的买卖,人小精明,现在都十八了,该婚配了,就到处相看,这么会赚钱的宝贝,我们巴蜀势在必得!这不,我这让小七小八也去了,都给我丢了人回来了,你倒是不错,过了老苏的眼。可是你也不能回头就给我签了个卖身契啊,两成!两成!你怎么跟你师父学的管家,巴蜀养不起你,赶紧滚去移花岛当上门女婿吧,本来还指望你把那个宝贝娶回来充盈一下我们的库房,得了,全赔了!”

唐九让唐青枫一席话说的晕头转向,慢慢的悟出了一点什么,问道:“她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啊。而且她天生失聪,受同门排挤,只能呆在账房才能立足,她怎么就是移花宝贝了呢?”

“愚笨!移花财库巨大,怎么可能随便给一个小丫头?她天赋极高,是老苏的得意弟子。本来不是天生的残疾,四岁的时候跟着苏霜华游历,被歹人下了毒,其实那毒是冲老苏去的,算是挡了刀的。把老苏心疼坏了,费尽财力人力,才保住了性命,只是失了聪,断然不能再习移花武功。卧床十年,这孩子身子也没长开,看着跟是三四十的,也是可怜。 好在这孩子也是心性高,苦研了唇语和算术,将整个移花岛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整个师门各处采买都要看她的脸色,你说说,她在移花是什么地位?”

唐九摇摇头说道:“苏管家不是这么说的,还说,我不跟她谈生意,她就要被罚去扫地了啊。”

唐青枫气的撇了一眼唐七唐八,两人会意,抽出扇子对着唐九的头一顿猛敲。

“给我使劲打,敲醒他,枉我跟老苏夸下海口,定要把他家宝贝娶到巴蜀来。哎……”唐青枫甩袖带着花椒和茴香出去了。

比头上传来的疼痛更为清晰的是心底的窃喜,原来,她在移花生活的还不错,不是自己臆想的那样,她没有吃苦就好。

又是一次巴蜀的船靠岸,还是上次接待的小哥。

“巴蜀的公子来了?我们大管家早就候着了,请随小的来。”

唐九揣着一袖子的银票去了大殿。

苏霜华仍在煮茶,笑盈盈的看着来人,问道:“定金都带了?”

唐九点头,将一袖子的银票都掏了出来。

“别,别放我这,去给杭儿送去,这些世俗之物,影响我修行。”苏霜华对着唐九摆摆手。

唐九径自收了起来,心里嘀咕,我信你个鬼话噢!

一路小跑去了那个想了好多天的小屋,还没进屋,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女声,有一些结巴,但还算清丽:“小九,九,你,跳的,好看。”

又是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唐九进去就看到自家傀儡耍宝般的跳舞,逗着清丽的小姑娘,小姑娘的脸上是惊喜的笑。唐九突然觉得,自己的卖身契太值了。

唐九过去,抽出扇子敲了小九九的头,说道:“你倒是跑的挺快。”

小九九捂头躲在苏杭身后,苏杭盯着唐九。

唐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好久不见。”

苏杭摇了摇头,继续盯着唐九。

唐九回视,看着那小鹿般湿眸,突然就羞红了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道:“我很是惦念你。”

苏杭皱眉,继续摇了摇头,再盯着唐九。

气氛一时尴尬。

唐九想了一下,说道:“我刚才听到你说话了,你其实会说话的?”

苏杭再次皱了皱眉,努力的张了张口,缓慢的说道:“订。订,金。”

唐九一时语噎,果然都是苏家的人,认命的掏出了银票,苏杭接过,坐到书案后面,一张张认真的数了起来,然后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写了一个收条,让唐九签字。

唐九拿过笔,凑到书案旁,低头签字,身旁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轻轻一嗅,就能闻道一股特有的书墨香,估计跟她常年浸在账册里有关。一时失神,手中的笔停了下来。

苏杭见唐九签了一半没在继续,抬头询问,彼时,两人面容贴近,唐九身上的熏香混杂着一股陌生的异性气息扑鼻而来,这气息居然有些喜欢,紧盯唐九的唇,生怕他说什么,自己看不到,或是这个收条有什么问题。

唐九回神看到的就是尽在咫尺的略带疑问和紧张的脸颊,惊得手中的笔脱了手。

小九九见机立忙捡起了笔递到自家公子手里,说道:“淡定!”

唐九羞愧得夺过笔,写下了:“唐青玖。”

订金已到,签单完成。苏杭舒了一口气,看到唐九的名字,终于问出了上次就有的疑惑。

“你,行九?”

唐九点头。

“真好。”

唐九不以为然道:“好什么,一堆兄长,天天被欺负。”

苏杭莞尔。

唐九了然,说道:“不是同一个父母的,都是唐家论资排辈的。你知道我三哥嘛?”

苏杭摇头。

唐九无奈的说道:“那是一只熊猫。”

苏杭惊讶,复又笑出了声。

唐九问道:“你会说话,为什么第一次见我要写字。”

苏杭慢慢道:“结,巴,不,好听。”

唐九深深看了苏杭一眼,说道:“好听。你慢慢说,我慢慢听,我有的是时间。”

苏杭霎那羞红了脸。

唐九在移花岛逗留了半个月,整日就是跟在苏杭身后,看她或是只字片语,或是提笔寥寥几句话,就将前来谈生意的人打得落花流水,想了想自己上次前来已是笔下留情了。心里的疼惜衍生出了丝丝的敬佩。但是年幼体弱的她,每次谈完生意,面色皆会苍白,唐九就让小九九去跳个乱七八糟的舞,却也让苏杭格外开怀。

日渐生情,终是让苏大管家坐不住了,招唐九前来。

“你什么时候走?”

“苏大哥,我家掌门说了,我什么时候把那两成的订金吃回来,什么时候才让我滚回巴蜀。”唐九摇着扇子。

苏霜华挥着衣袖扇扇风,说道:“唐二什么意思,就让你在这吃一辈子呢?你个七尺男儿,喜欢人家,你回去准备聘礼啊,在这赖着干啥。”

唐九心中得意,嘴上却说:“我们掌门说了,聘礼已经在那两成里,我要是回去得带着嫁妆。”

苏霜华抄起茶杯就砸了过来,小九九上前一个箭步抓住茶杯,回道:“谢谢大管家赏。”

苏霜华气的指着眼前一人一傀儡,说不出话来。转念一想,就说道:“无所谓,移花岛家大业大,养你一个也不多,既然你们巴蜀的诚意就这样,那就算了。正好秦川来信了,他们过一阵要来采买,我就让苏杭去接待吧。”

“不行!”唐九有些急了。自己能察觉,苏杭对自己有好感,可是婚嫁大事,自己对于她的决心还是吃不准,这时候最容易动摇,要是再来一个风流倜傥的太白剑客,难保这个没出过岛的小姑娘有什么心思。算了,面子里子都不如妻子重要。

“苏管家,我现在就启程回巴蜀,等准备就绪,立马请了家中长辈前来提亲,在此之前,还请苏管家代为好好照看。”唐九行了长礼。

苏霜华挑眉,说道:“有一点,你要明白,我们苏杭常年体弱,不能离岛,若想成亲,必定要久居移花才可。”

唐九点头,说道:“之前唐二哥说了,我是愿意的。反正唐家人多,不差我一个。”

苏霜华点头,催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滚吧。”

正巧此时,苏杭前来给苏霜华报账,听到了这一句,急忙进来,疑惑的看着苏霜华。

苏霜华自是不能明说,就说道:“这小子赖在咱们这白吃白喝的不给钱,我撵他回巴蜀。”

苏杭一听看了看唐九,唐九撇着嘴,委屈的点了点头。

苏杭转头就跑了。

苏霜华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也不得人心啊。”

唐九心都提了起来,这个态度,怎么让自己安心回巴蜀,可是这段时间以来相处,看着她也没这么讨厌自己啊。

过了一会,门外传来粗粗的喘气声,唐九出门就看见,苏杭小小的人,拖着一个很大的木箱,一步步往大殿拖着,立马上去搭了一把手。

两人拖着大木箱来到苏霜华面前,苏杭急匆匆拿出怀里的钥匙,打开了木箱,里面金银玉器满满一箱子,还有厚厚的成摞的银票塞在边缝上,苏杭喘了好几口气才慢慢说道:“我养。”

苏霜华气的又在找茶杯了。

唐九却感动的红了眼。

一顾倾人心,再顾难忘怀。

本文投稿作者:欢心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