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二章 燕云记事

2019-12-30 17:32:35 佚名



公孙月黎搬了小竹椅在向春楼门口晒太阳,微风轻轻嫌掀起他鬓角的发丝,一缕一缕慢慢抚摸他的面颊。他在等子逸收拾包袱,很快就要从荆湖去往燕云。

来荆湖的这么些天让他倍感迷惑,他想要活下来,想要寻找当年杀他家满门的凶手。他自以为隐藏地足够好了,偏偏背后还有人将他轻易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种柔韧有余,让他感到自己的生死都在他人的计算之内。

 

不,这不行。

 

他在温热的光下慢慢捏紧拳头,谁都不能要了他的性命,想都不要想。他不仅要解毒,要活着,还要活得夺目,让那些沾染他家鲜血的恶徒血债血偿。前些天师娘......不,前师娘韩秋义发来书信,听闻他在寻药的路途上有些困难。唐元知有一味药材在韩秋义那里应有线索特发书信求助。韩秋义明言她晓得单子上的‘子母衣’是个什么玩意,让月黎麻溜点滚过去。

 

滚过去。

 

燕云的女人,和他那窝囊师父比起来,竟是不知干脆利落了多少倍。

 

“子逸!”他抬头朝楼里喊了一声:“收拾好了吗?”没有人答应,于是他又喊了第二声:“需要我帮忙吗?”终于看见一团灰色的影子从楼里钻出来,背着大包小包和真武双剑,手中抱着一件很大的白色毛领衣袍。那是他的太白校服。月黎才算想起来,自己来时换下来的校服被丐帮的兄弟们拿去洗了。本就不是太在意,差点也给忘了个干净,难为这小丫头还记得。

 

月黎感到自己开始习惯有这么个小丫头当跟屁虫,实在有些不妙。

 

走之前霖瑜手底下的人查出柳如馨很早就婚配过,是世子明媒正娶的妻子。女儿红是不可能没开封过的,所以并不知道那一坛加了无忧果女儿红的主人是谁。月黎很难不想起有个晚上,柳如馨说想要见子逸的事端。只是这丫头仍旧坦诚,只说柳姑娘把她错认成了曾经的闺中密友。她否认以后回房去了,谁知当晚柳姑娘的房间起了火。

 

这种说辞傻子才会信。月黎这般想着。年纪小见识浅,就连撒谎的本事都那么蹩脚,偏偏还那样理直气壮。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颇得真武法门。可人家偏偏这般坦荡,让他实在不敢轻易定论。

 

要不是小命还需要这丫头的担保,他真想......只是想想,直接把这摸不清底细的小家伙做掉。鬼晓得这一桩桩麻烦事跟她真没关系,月黎思量着,面上还是波澜不起。

 

“大哥,”张子逸背着包袱突然出声,“陪你去了燕云以后,我想先去东越。天香谷的前辈找到了暂时可以压制毒性的法门。”而且她在东越也有要事,更不好让东越的前辈们等着,不如陪月黎去往燕云以后分头行动。月黎侧头,只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瞧她。他还以为,以这小家伙的脾气是决计不会提出除了粘着他以外的计策。

 

“霖烟姐姐说了会陪我去。”子逸瞅了一眼月黎面色,忙解释道。

 

我才不介意你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去东越。我介意的是你背着我到底想去搞什么名堂。

“嗯,小心些,实在不行喊上你二哥。”睁着眼睛说瞎话谁不会,霖烟那样子一看就是向着这丫头不会有什么猜忌,月黎恨不得多往子逸身边塞眼线才好。

 

“阮二哥要替霖烟姐姐暂管向春楼。”

 

关键时刻怎么也靠不住,月黎慢慢在心里将霖瑜用一整套太白武学揍了个遍。却还没等到这不靠谱的人出来送别,印着神威堡图样的马车早已顺着大道稳稳当当行驶至向春楼门口。马夫板着一张纹丝不动的脸,跳下车并不言语,只顾将月黎与子逸的行李往车上甩。一副要是再墨迹一点就直接把二人打晕帮上车的架势。

 

看来霖瑜忙于打理事务,来不及告个别。其实他觉得有可能今天不告别以后可能没第二次机会了,转念一想又嘲笑自己现在屁大点胆子,没出息。告别不告别又有什么关系,霖瑜高兴就成。

 

月黎清楚地记得霖瑜分走半坛无忧果女儿红时脸上的微笑,活像傻子。

 

子逸先爬上了马车,接着就是一声惊叹。纵然月黎有了心理准备,爬上车那一刻也忍不住变了变脸色。

 

不是惊叹车内豪华装修,神威堡向来以勤俭节约端庄大方为立身准则。一辆车子整洁简单不破败。只是,除了能落座的地方,车子里角角落落塞满了干粮。尽是风干的腊肉和馕。这么多年韩秋义这位师娘一点都没有变,不仅没变,那种粗犷老干妈本性变本加厉。不管信里对他的措辞有多么嫌弃,马车里还是给你塞满粮食。

 

子逸对这样大喇喇的好意表现出了不知所措。月黎不作声,飞身上车把车门拉严实。马夫立即驱动了车子。子逸还站在车里清出一片能坐的地界,马车一启动登时一个趔趄,眼见额头就要撞上框棱。月黎伸手在她腰间一扶,愣是把人拽直了。

 

好轻,他才用了不到一指力。

 

“其实你跟我去燕云再去东越过于麻烦了。”完全可以现在就跳车拉上霖烟动身去东越。接着他就看见对方眼神古怪:“大哥你不能运气吧。”月黎一下想起上一回和刀客干了一仗,回来差点口鼻流血。多亏子逸那一手真武学出来的艾灸才没余毒复发。

 

行嘛。他在心中和自己置气,分明就是给自己捡了个保姆,男人的自尊大受打击。他不再坚持,双手抱胸闭目养神。耳边传来小丫头悉悉索索的响动,便睁开一条缝看对方在做什么。张子逸坐在对面翻看信件,也不避着他,手中捏着两封,座椅上散落三五封。正看得全神贯注,看着看着,突然露出浅浅的笑意。

 

月黎必须承认这丫头笑起来是顶好看的,虽然年龄尚小,可那由内而外的舒朗与大气早就肆意外露。恰逢微风吹起车帘一角,细碎的微光播撒下来,晃得月黎眼底泛起涟漪。他喜欢木棉一般温暖与柔软的女子,只是偏偏不可以是他的这位金兰,也不知道该不该感到可惜。

 

“燕大侠的书信?”他出声问道。对方抬起头,嘴角慢慢绽放一个笑容,笃定地点头。

 

给四盟干活致力于怼青龙会的大忙人,而且看起来,对于蔷薇剑燕南飞极其信任与......喜爱。虽然不想承认,可子逸每回查看燕大侠书信时所表露的神情,就是喜爱没错了。

 

月黎两只手指慢慢摩挲自己衣料上的暗纹,甚至有一种想要质问对方‘我和燕大侠你更喜欢谁’的冲动。又因自知问题可笑而越发烦躁。他干脆真的闭上眼睛,草木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实在让人有些乏困。

 

五日后月黎掀开帘子。燕云满目黄沙虎狼似的朝马车里钻,他眯缝着眼睛瞧了瞧戈壁与黄天相接处伫立着的黝黑建筑,这才赶紧放下门帘掸自己身上的风沙。低头看见子逸掩着鼻子避风沙,晶亮的双目瞧着他的反应。“前面就是关口了,你要转程最好现在下车,驿站就在旁边。”月黎并不想让她的前师娘见到这位金兰。小丫头很乖地点了头,摸上自己很早就收拾好的包袱挤出马车,尽量不让风沙涌进来。

 

“大哥我走了。”她回头,圆脸上带着一点期盼的意味。“路上小心。”月黎心领神会。于是对方温和地笑了。

 

直到子逸走进驿站,月黎才放弃自我挣扎:让这丫头自己去东越,他实在放心不下,既然来了燕云何必要多此一举。接着跳下马车决定把人抓回来,正迎上一抹黑影伴着马的嘶鸣飞快消失在漫漫黄沙里。

 

居然是子逸,她骑着一匹黑色良驹,极快地奔向戈壁边际。月黎登时心间没来由的一凉,这个速度他再怎么追都追不上,只得赶紧冲进驿站言明自己要借马——却都只剩下些拉货的老马。“老丈,为何驿站里的良驹这般少了?”燕云这边关地界从来不会缺马。驿站老丈是精瘦有力的老男人,手指干枯却骨节分明,他漠然道:“神威堡征用了。”

 

“征用?”话说一半,月黎反应过来现在还不是多想这些的时候,赶紧继续追问:“方才那位......小少侠,为何不租用马车。”老丈浑浊老眼里放出鄙夷月黎多管闲事的光:“姑娘说有急事。”

 

何事这般急。月黎攥紧手指,那家伙急到在暴风沙尘遍布的燕云戈壁都敢直接纵马离去,潇洒又不管不顾的架势简直不像个真的小孩儿。陪他一路来到燕云这几天却又不表露一点十万火急的情绪。迁就他,同时也不言明什么。

 

月黎只觉一股滚烫的气焰从丹田直冲向喉口,运用内力强压下去稳住心神。这样不行,一定得把人追回来。

 

“是公孙少侠吗?”风沙中钻出一列卫兵,甲胄与他们的面庞一样粗糙。领头的黄马甲红樱枪身高八尺有余,足足一堵墙的身形堵在月黎面前。“是我,”月黎知晓这是韩秋义的部署也不废话,“请少师备马。”

 

“韩统领吩咐我们将少侠你带入关内。”“我的金兰出关了,备马。”月黎看了一眼领头队长那油盐不进的样子,咬着牙解释。

 

油盐不进的铁板眼神似是动摇,最后依旧坚持着摇了摇头:

 

“......军令难违。”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