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三章 铁血师娘

2020-01-03 17:31:45 佚名


“只是找一个小姑娘,出关还没走多远。”月黎快要耐不住性子,余光瞥向后方士兵身下的马匹。少师依旧木着脸拒绝:“有残余势力在附近,还请少侠服从安排。”我们要迅速戒严。

 

月黎算是崩溃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前脚刚走到关口,后脚这里就要开始戒严。如果真是残余势力在附近,子逸丫头一个人就这么冲出去还了得。他故作温顺,收敛面上的焦灼跟着士兵走向队伍尽头,经过最后一位骑兵时突然暴起袭击。可怜的小骑兵大约刚上任没多久,身量也不结实,就这么被月黎一脚踹翻在地。

 

马匹受惊扬起四蹄,冰冷的甲胄叮啷作响。月黎粗暴一勒马嚼头,追着子逸的方向而去。还未跑出百米,后背登时一麻,他立即偏移方向同时伸手摸了一把后背,竟是一只暗箭混着他温热的血。他回头一望,队伍里弓箭手驾着弩对准他的方向,月黎狠勒马头,堪堪避过三支弩箭,只在脸上多了擦伤。

 

只要他不听指挥就直接下令攻击,确实是前师娘韩秋义的手腕,可惜对付他未免太小儿科,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追上子逸。月黎抬袖子捂住口鼻以免吸入风沙,当他发现弓弩队不再继续攻击时意识已经有些恍惚。遂摸了一把身上的血闻味道:麻沸散。

 

就知道中年女人都叫一个心狠手辣。连手下都调教出一个德行,佩服。他要是没中毒哪能受这等委屈。

 

月黎咬牙,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从马上摔落下去......

 

醒来之后的月黎坐在床上对着他心狠手辣的前师娘韩秋义干瞪眼,眼睛瞪得恨不得比韩秋义肩膀上的大鹰还圆。心狠手辣的韩师娘实际上长着一张小家碧玉的婉约脸,即便身穿甲胄束发系红缨也显不出作为统帅的气概,只是冷面时真的可怕。那双浓眉下滚圆的眼睛极其冷:“就是一点皮外伤,也能让你这样?真没出息。”

 

皮外伤?

 

月黎快气笑了,他可没想到这位前师娘会直接命令手下放箭,光射中的一箭扎进去三寸长。剩下那几箭要是没躲过去鬼知道他还能不能从床上爬起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师——”

 

韩秋义冷着脸。

 

“韩前辈,”只好改口,“我要追回我的金兰。现在关外形势严峻,我担心......”“哦,你说和你来的小丫头,你还算能和我沾点亲,她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这态度和大毒枭唐啸天有一拼,月黎脑海里浮现出唐啸天那双鹰目,再瞧瞧韩秋义的浓眉大眼——果然差远了。

 

月黎心中不知骂了唐元多少遍,要不是和唐元有这么一层关系,韩秋义也不至于这样难说话:“她是我救命恩人。”“行了,难得你也有说软话的时候,中了个毒脑子也坏了?你说那小丫头应该是往南边官道上走了。”韩秋义浓眉轻轻一立:“我们没有找到。”

 

韩秋义满脸写着:我可是带人找了的,找不到就不归我们负责了吧。

 

月黎面对韩秋义欲言又止的脸不知作何反应。

 

“你不会还想着去追?人家也是正经江湖儿女用不着你操心。你可没几天活头了。现在外敌进犯,这里已经戒严,别给我惹事。”韩秋义抄过立在床边的九曲蟠龙枪大步离去。要是给她惹事恐怕就不是挨几梭冷箭的问题,说到做到,月黎心知肚明。他看了一眼韩秋义给他安排的房间,家具虽简陋但也齐全。在戈壁难得有这样窗明几净的房间,还是背风的。

月黎实在分不清这位前师娘究竟是怜惜他还是讨厌他。

 

“秋大哥。”是小孩敲门的声音。月黎听见那句‘秋大哥’怔愣了一下,才让人进来。是韩秋义的独子赵渊,年仅九岁,身形初现,穿着却是走卒的褂子。赵渊把头发扎得干净利索,只在头顶留下一个发髻,露出光洁的大脑门和与韩秋义相似的粗眉圆眼。神情却比韩秋义亲和太多了。

 

“我现在拜入太白门下......不要喊我秋大哥。”月黎轻轻皱起眉头。

 

“那我要怎么叫,”小男孩儿扬起眉毛显得神采奕奕,“月黎大哥?公孙大侠?”

 

越喊越生分。

 

“......随你开心吧。”月黎掀开被子下地活动筋骨。接着就见这小孩儿正了正颜色抬头说道:“韩副统帅说了,要是秋大哥已无大碍,就跟着我去城门部署。”

 

韩秋义果真是一个物尽其用真正耐用,前徒弟要拉上不说,才九岁的儿子也要套上走卒衣裳扔到前线去。而且赵渊居然管自己亲娘叫‘韩副统帅’。虽然知道江湖规矩,可这位师娘也过于严格了些。“咱们这就动身。”月黎朝着赵渊示意。

 

八荒门派,拜入师门的未成年少女总是少数,所以门派会将少数少女弟子早早计入门下,放出山门修习。而对于数量相对较多的少年弟子,门派都选择让其在门派内修习至成年才正式记入弟子名列。这过程月黎自己是极其清楚的,他在太白修习长达数年,也是成年以后才正式记入太白门中。看赵渊这等年纪就开始上阵,想必也决定要涉足江湖。

 

只是......

 

“前段日子听说你师从擅长西学的伍端范先生,感觉如何?”长辈和小辈相处总也免不了问一句学业,即便月黎自己也十分讨厌这种行为,奈何实在是不知说什么话题才合适。伍端范先生是当今圣上钦点状元郎,人叛逆不循规蹈矩,不入朝堂去行商。可那一身学识不是作假,声名在外,万千学子为求得伍先生的指点而绞尽脑汁。

 

才九岁的赵渊能求得伍先生的指教已是十分令人震惊,伍先生厌恶迂腐,俗不可耐的想法。偏偏才九岁的的赵渊得人青眼,实属不易。韩秋义甚至一度也爆发出作为母亲常有的喜悦,一时间春风得意恨不得昭告天下,接着敲锣打鼓地将赵渊送到伍先生家门口。

 

这不过就是两月之前的事,怎么今日赵渊居然还在神威堡当小走卒。不早该去杭州求学才对吗?“我没去了。”赵渊小身板一垮,这才有点九岁小孩该有的懊恼样:“好男儿就该上沙场!”他言之凿凿。难怪这小崽子现在穿着走卒的衣裳在神威堡跑腿。月黎慢慢打量着赵渊,看样子韩秋义不同意赵渊留在神威堡,免不了和韩秋义大吵一架。只是不知道固执专断如韩秋义怎么会就这样答应赵渊留下来。

 

毕竟韩秋义可是那种,一旦晚辈不听话,就干脆放箭的可怕女人。

 

赵渊将他拉上城墙,沉下脸问道:“秋大哥可擅长步射?”月黎老实地摇了摇头。毕竟年纪不大,赵渊脸上当即露出‘要你何用’的神情。月黎从土墙根角落拿了翎羽沉默着递过去——太白门弟子本来就不擅长步射,他不逞英雄。不然要神威门有何用,便盯着赵渊背上的弩弓看。

 

“队长!”城墙西头有士兵喊话,“是一小队行踪可疑的番人,已跑出百步远。”

 

月黎永远忘不了那天,在自己眼前一个貌似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小子突然将那沉黑的弩弓拉满。刹那间,弩箭破空而出只留下尖锐的声响。月黎被箭风带起的沙子眯了眼,再望去,百步外将将躲进砂岩背后的一个番人应声倒地,立刻被追击而上的骑兵当场擒拿。

 

“其实我不放那一箭也可以。”赵渊瞄了月黎一眼嗫嚅道。

 

这是害羞?在和他解释?月黎颔首:“倒是很有韩前辈的风范。”所以何必把我抓到城墙上来,分明是帮不上一点忙。“韩副统帅吩咐了,你不能置身事外。”月黎看向赵渊,分明还是那副单纯正派少年样,可偏偏,月黎觉得这句话颇具深意。韩秋义仿佛是刻意要让他搅和进来,不太符合她的行事作风。

 

“咱们过去。”他在心中慢慢思量着,大约有了答案。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