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涯路远系列故事 - 第十四篇

2020-01-05 08:05:03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冬夜,微雪。

苏汐昨天没太睡好,可他又不想这么早去睡觉,困的在书桌边打起了盹。

“有人在吗?小女子被冷坏了,无意冒犯……”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词句。

惊醒了的苏汐抬眼望去,果真是那个机灵姑娘,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掐了掐自己的手指,确认这不是梦境之后,起身。

换做是旁人怎么也得问一句是傀儡术血衣重生大法还是醉心花?

苏汐什么也没问,轻轻的抱了抱唐菁,说:“欢迎回家。”

 

“苏公子,漫漫长夜有何安排?”她一回来就挑逗他。

“准备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的……”他如实回答,并走去不远的灶房烧起了热水。

唐菁呵了呵手,神色不满的说:“好久不见,你也不带我去夜晚的开封城玩?”

“我昨天没睡好,改天再带你去。”苏汐拒绝道。

“赶紧烧水!”唐菁改了主意,“天这么冷,我要洗个澡暖暖身子。”

洗澡暖身?苏汐撇了撇嘴,行吧你洗你洗。

不多时,热水烧好,一大盆一大盆的被他倒进了澡盆。

唐菁看他准备妥当,开始脱起衣服,也不太避讳苏汐。

“苏公子要不要和妾身共浴?”挑逗不止。

“你再这个风格说话,我要怀疑你是假的唐姑娘了!”

“怎么会呢?”身着单衣的唐菁没再继续脱,也没去屏风后的澡盆,看她的意思……

是想往苏汐的怀里蹭。

 

“唐姑娘,不要闹。”苏汐满脸无奈,“这样不冷啊?”

唐菁甚感此人不解风情,斜了他一眼,去屏风后面脱下最后的单衣,钻进澡盆里去了。

苏汐刚松了口气,就听见她的声音传来:“好无聊,说话给我听。”

这个要求还算正常。

不过他也没啥想说的,于是就随手拿起书桌上的一本江湖八卦,翻了几页,拈了一处念道:

【人既赴任,帮盟传于儡。一日操演,儡受辱于人,众皆为其言之。归,三骂诸众。吾身为佐事,劝之。儡怒而胁吾,不从即离。吾走,后听闻儡后人大喜,恐吾夺其权位之忧不复矣。】

“苏汐!”唐菁拍了拍水,“你……”

苏汐扬眉,说:“我念的是,花钱登于江湖八卦补边角的短文。”

“我听的懂。我只想知道你现在为什么要念江湖八卦?”

雨雪纷纷,美人入浴,此情此景,吟诗作对都不为过,偏偏念个仇怨八卦,煞风景。

“你要我说话给你听的嘛。”苏汐撇了撇嘴,“我能……”话语戛然而止。

屋外有了动静。

 

“谁的人?”

十几个黑衣人,几十双眼睛盯着缓步走出来的苏汐。

“苏公子,用你们中原的话说。”领头之人嘲讽,“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啊,辽人。”苏汐会意,叹了口气,“没必要吧?”

“现在怕了?后悔还来得及。”

苏汐怪异的瞅了他一眼,说:“不是,我是说为了我没必要这样费力吧?太劳烦大家了。”

众黑衣人感觉受到了轻辱,剑拔弩张,只待首领一声令下。

“上!”首领也不多言,本就领的杀令。

苏汐正欲出招,唐菁飞身而出,杀到了他前头。

“你安心洗澡就好了!”唐菁对敌很是轻松,苏汐忍不住嚷道。

唐菁回的义正言辞:“你被欺负了我还能不出手?穿衣服慢了点让你受委屈了!”

我怎么被欺负了?就凭他们?望着打的正酣的唐菁,他忍下了嘴边的话。

半晌功夫,黑衣人都被打趴下了。

苏汐揪起首领的衣襟,正要问讯,就见他喉头一动。

“死在我屋子外不吉利。”苏汐嫌弃的说,把药丸打出了他的嘴。

“问不出什么了,我继续洗澡去。”唐菁转身回了屋,水还温着。

“都走吧。”苏汐不想杀人,即便是辽人。

一干黑衣人你搀着我我扶着你的离去了。

 

“我跟你说。”这下苏汐有话跟她讲了,“前几天……”

几天前,开封。

辽国使节谒见宋帝之后,前来拜访了苏汐。

“苏公子文名盛烈,可否为我大辽谋事?”使节客客气气。

“在下不过一介微末,怎敢应盛烈之名?”客客气气的拒绝。

“为大辽谋,名利皆可图。”使节调查过苏汐,“苏公子如今功名无有,钱财不盛……”

 

“哇哈哈哈。”唐菁笑他,“人家说你又没身份又没钱!”

“咳咳,唐姑娘!你还想不想继续听下去了?”

“你说你说。”唐菁的话语里依旧止不住笑意。

苏汐撇了撇嘴,继续说的言简意赅:“他说了许多,我都委婉的拒绝掉了,毕竟是使节,不能失礼。”

“所以人就恼羞成怒来杀你了!”

“辽人竟如此重视我个写江湖八卦的,不仅夸我文名盛烈,被拒绝了还派这么多人杀我。”受宠若惊啊。

“开心吧?”唐菁洗完了澡穿衣服中,“开心给本姑娘唱一个!”

“你刚还嘲笑我。”“辽国使节说的。”

 “说到辽国。”苏汐忽然想起了什么,“仿耶律观音奴衣着的那件,现在可以穿了。”

“你没给丢了?”唐菁略感意外。

“夏天买的冬衣,我不留到冬天烧给你,也不应景啊。何况那衣服那么贵!”

回击归回击,苏汐还是把那件未加精雕的衣服翻找了出来。

没有凤凰纹饰,少有辽人饰物,色不重而形甚美。

“明天我就穿!”又一次见到心仪的衣服,唐菁心情甚好,“睡觉睡觉。”

 

苏汐把床让给了她,正在考虑自己睡哪,毕竟这不是夏天那会了,地上冷。

就听得唐菁问他:“苏公子不睡床上?”

“我们还没有成亲,这样不合矩。”他想了想,抱了床被子去了灶房。

他想着和我成亲!唐菁心情更好了,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

添了许多柴的灶房暖和和的,苏汐裹上被子也很快的睡了过去。

没想到唐菁醒的十分早,一醒就穿上了新衣裳来喊苏汐带她去开封逛。

被摇醒的苏汐被唐菁拉着就去了主城区。

玩了一天,苏汐困倦劳累,只想洗个热水澡,早早睡觉。

唐菁也没有闹腾,她在摆弄白天买回来的那些东西。

 

窸窸窣窣。

在澡盆里泡着的苏汐离得远,没听见这点声音。

“天波府?”唐菁没问来人身份,因为人家不用遮掩身份。

“要犯唐氏!”

毕竟杀了许多人,犯了不少案,唐菁被天波府盯上,也不足为奇。

就算来得是宋庭的精锐,她也不可能乖乖就范。

唐菁摆好了阵势,正打算与他们一决高下。

“各位大人,咱们有话好说,何必动武呢?”苏汐拦到了两方之间。

他随意的穿了几件衣服,却镇住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安心洗澡就好了!”唐菁嚷他。

“你有本事是你的事,我想护着你是我的事。”苏汐转向那边,“各位赏我个薄面?”

统领震怒,此等无理要求!正欲开口骂上几句再和兄弟们擒拿唐菁。

一个接一个都晕了过去。

“你做了什么?”唐菁惊了。

苏汐一边脱衣服回澡盆里泡着,一边回道:“这可是我家!还能让一拨又一拨的人来放肆?”

搞点陷阱用点迷草,省事。

 

“你刚说想护着我?”

“和你昨天一个意思。”苏汐体会到了昨天她的感觉,即便打得过。

唐菁叹了口气,说:“他们来抓我,和辽人来杀你,可不是一个意思。”

“这个嘛……等我洗完澡,我们就跑!”

“好!”唐菁愣了一愣,随即回答道。

她的脸上,笑意盈盈。

苏公子确实是最值得她喜欢的那个人。

 

穿好衣服的苏汐,被一脸甜腻的唐菁吓住了。

就要逃跑了还这个模样?难道是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没有啊,官府来抓我们,我们又有错,不跑难道把这群人杀了毁尸灭迹,再来再杀?

他撇了撇嘴,抓紧时间打点值钱物件和银钱。

并不想理会这个又不帮忙还一脸二傻子样的唐菁。

 

就这样,苏汐和唐菁过起了逃亡生涯。

其实也没有很惨,银钱足够,武功都好,跟游山玩水差不太多。

但是,苏汐的心里,始终有一个疑问。

辽人找到那里,也就罢了,唐菁刚来没几天,官府怎么就找到了那里?

他把疑问和唐菁一说,她也觉得事有蹊跷。

 

“花秋雨!”苏汐大喝,“你竟敢出卖我们!”

唐菁不多言,一剑刺向花秋雨。

“千阙,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花秋雨临死之前,不甘的说道。

 

“千阙是谁?”唐菁问苏汐。

“花秋雨那个整天游山玩水不归家的女儿。”

本文由匿名作者投稿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