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四章 失误

2020-01-06 16:34:15 佚名


赵渊有个从真武门出来的幕僚,这让月黎着实惊讶了一番。赵渊百步穿杨一箭射中游走在关门附近的可疑番人,巡逻士兵当机立断将其拿下。月黎依旧没习惯燕云的风沙,糊着满脸泥土靠近时,却看到那一帮士兵里站着位道长。身长七尺,发髻盘得一丝不乱,那一身被风沙卷到略微破旧的玄色道袍把人愣是衬出一种绝壁孤松的气度。狂风猎猎,他竟是不为所动。道长面容长期接受风沙磨砺,干涩而枯黄,只有眼神平静清澈。

 

月黎无端地就把这双眼睛和子逸的做了个对比。

 

“张大哥。”赵渊上前一步一个扎实抱拳道谢,充满少年人的意气风发。这位道长挥了拂尘单手回一个道礼,并不言语,便随着返关的士兵往反方向走去。若不是这位道长背上剑匣还哩哩啦啦往地上滴血,月黎真心觉得他就是出尘独立的世外道人。

 

总归还是有些不一样。月黎默然,他没怎么见识过真武门人,对真武掌门张梦白也只是耳闻罢了。与这些道长们萍水相逢过许多次,仅仅只对他们平静清澈的眼睛记忆犹新。但子逸在这干净的基础上多了三分天真无邪,和三分......慧质。月黎总觉得这个姑娘能看透很多事情。

 

“打中的那个,是行商。”赵渊听罢汇报回来,面色凝重。他习惯性叉腰低头叹气,少年老成。月黎理解赵渊的难处,伸手拍了拍他的头。打仗归打仗,但绝不伤工商农医,特别是行商,这群辗转各个地段,掌握着经济流通的人群,是怎么也不能得罪的。神威堡不伤平民百姓。赵渊一方面懊恼为何行商会在不通报的情况下在边关行走,一方面后悔自己方才那精准一箭。

 

他因为年纪尚小,忍不住得意了好半天。现在知道自己精准打击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如何不丧气。月黎也不多提这件伤心事,只和赵渊分析情况:“可,张道长分明是杀了人的。”不伤平民百姓,那道长血腥吓人的剑匣又是为何。“这队行商要入关,到关口时突然被劫持。张大哥带领巡逻队伍一路杀过去,未曾看见商贩头领。却不想被人掳走......就是咱们在城墙上看到的那些人。那些人掩人耳目将商贩头领的衣服换去。然后我一箭......”

 

就射中了。

 

月黎在心中念到,温言安慰赵渊,军医传来消息说那位商贩只是皮肉之伤,并未触及内脏。于是赵渊更加怀疑人生,原来自己的臂力也这般差劲。“渊队,副统领让您回去见她。”士兵拖着甲胄过来向赵渊行礼。估计就是回去领罚了。月黎看着赵渊沉重的脸色,心想韩秋义未免过于严苛。虽然赵渊行事确实冒进且漏洞百出,但毕竟这样的孩子今年也才九岁罢了。月黎九岁在干什么?在太白门里一边学武一边抓沉剑池的鱼!一心想要复仇,什么家国情怀,什么大爱无疆,他统统没想过。

 

进了堡内,只见韩秋义坐在上席双腿分坐,面色如霜。赵渊二话没说先跪了下来,月黎不假思索跟着噗通一跪,再没抬头。赵渊没出生以前这位前师娘就是月黎的半个妈,赵渊出生后他和赵渊更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赵渊偷偷递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月黎没有回应。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韩秋义的冷言冷语从头顶悠然飘来。赵渊突得涨红了一张小圆脸正欲出声,便被韩秋义严厉打断:“你知道什么!首先,从军者必须身体力行,我派你去勘察关口喊上公孙小子。你却将此事全权交给你的幕僚,自己去叫人,孰轻孰重没个分辨?”赵渊咬着嘴唇肩膀一垮。月黎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突然心中充满负罪感。

 

“其次,冒失唐突!分明事情已经解决却要贪个军功!若今日你那一箭再射进去三寸,你......”韩秋义高亢的声音伴着喘息戛然而止,赵渊一时惶恐赶忙抬头:“母亲!是孩儿错了!您......”“不需要你关心,”韩秋义漠然摆手,“我让你外出求学,你却......执意偷跑回来,还带了一个幕僚,那位少侠一表人才。我是说过领军者要任用贤能。可你要是一无所成,又如何让贤能心甘情愿为你所用。”韩秋义疲惫地闭上眼睛,久久不能言语,而赵渊早已是面色惨白。

 

“最后,你也大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你的一跪要是这般不值钱,我倒也不觉得你的认错真心实意。下去领罚吧。”赵渊低声称是,黯然失色退出门去,月黎依旧跪在地上不曾抬头。

 

“你倒是义气,”韩秋义一声冷笑,“他都下去了你还跪着干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月黎在等待领罚。”“你二十岁的人了,什么不懂,少给我装大尾巴狼!又不是我亲儿子,给我起来!”

 

话糙理不糙,月黎拍拍衣袖起身在下席找个梨花木的椅子随便一坐。

 

韩秋义换了个随意些的姿势,双腿交叠。那张婉约的小女儿面庞和她那一身甲胄格外不符。她擦拭自己的九曲蟠龙枪漫不经心道:“唐元那畜生最近如何?”“唐元那畜生过得不错。”月黎不明就里。突地一把长标擦着他的耳廓生生插进地里。

 

“放肆!他是你师父!他自己这么多年没本事,把你也教养得没大没小了?!”

 

月黎望着韩秋义的怒容云淡风轻:“我只是向着您,可惜从伦常来看我不能背叛我师父。”所以最多说他两句坏话罢了。韩秋义一怔,戾气收敛不少,手一捞端了茶碗喝上一口:“没别的事了,你去中帐找张之栋。本想让他去接你说明情况,免得你一头雾水,真是没想到......”韩秋义皱起眉来。

 

张之栋就是赵渊的幕僚。

 

月黎生怕这位师娘又记起赵渊的冒失,忙不迭地起身告退。

 

那位道长竟是早就交叠双手在堂下站着,见月黎出来,便是行了礼,接着转身向后走去。月黎知晓张道长应是前来带路,多的言语就不说了。韩秋义虽然是赵渊的生母,但张道长并非她的直系下属。分明没有特意交代过什么,道长却早早候在门口,看来是个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人。

 

“秋少侠。”张道长突然开口,声音和他的眼神一般干净澄澈。月黎听见‘秋少侠’三字很是一愣,转念一想大约是赵渊和道长提起过,便也应了声。“韩副统领实际上是秘密接见突厥的行商,想要他们手中的一样东西。但途中生变,现在这样东西应该是被突厥那边劫走了。”月黎点头,被劫走的这样东西应该与他有关,就是‘子母衣’没错了。不然韩秋义不会选择在这种关键时刻与敌国行商往来。

 

“消息确凿可信?”月黎还是秉持谨慎为上的精神。

 

“可信,行商金先生和韩副统有个交易。突厥那边想用联姻的方式来掌握金家财富,许贵妾之位给金先生的独女。当然,金先生......”“金先生不愿意。”张之栋点头,接着道:“金先生用一样东西向神威堡求助,力图一个容身立命之所。但神威堡内忧外患,所有眼睛都盯着。韩副统始终无法有大的动作,以免被冠上卖国通敌的污名。”

 

月黎心明眼亮,这话意思说白了就是,韩秋义为了他殚精竭虑却处境尴尬。于是神威堡之外的人来处理更合适一些,所以将那件东西寻回的工作还得月黎亲自来。

 

“所以,张师爷,你为何把我带到伙房来了。”既然真武门弟子愿意屈身给人当幕僚,那喊一句师爷也不碍事。月黎看着这位奇妙的道长钻进伙房,躲过炊事兵的行礼,从灶台上顺了个食盒下来目光闪烁:“烦请秋少侠将这盒吃食送到静思堡里。”

 

看来赵渊这是被关禁闭了。

 

月黎接过这个食盒,忍不住出声询问:“师爷若是放心不下,自己去就是了,何必要费时间过我这一道。”“我只能是明棠的幕僚,而并非他的长辈,大部分时候,我只需要服从,不能左右他的意志。他需要自己成为一个出色的统帅。”——明棠是赵渊的小字。张之栋神色平静,月黎听罢这席话心间一震。看来赵渊确实运气极好,找了一位八面玲珑且忠心耿耿的军师,难怪韩秋义也对这道长青眼相加。

 

“好。”月黎拿了食盒就要去静思堡。“金先生的女儿疑似被掳走,我先行放出一波探子去查明情况,还请秋少侠抓紧时间。”月黎一时无语凝噎,这道长看似无欲无求众生平等,实际上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没有赵渊重要。先解救被绑架的良家少女和先给赵渊送饭,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所以我要跟着?”“对。”“我送完食盒......怎么过去。”“我会安排。”

 

“好。”月黎强笑着,答应得有些艰难。

 

有些时候他都差点忘了自己命不久矣,也就情绪波动时丹田传来的灼痛会提醒他。他在口袋里翻了一颗九曲丹生吞下去,依旧很担忧子逸丫头。虽说这家伙看起来就很机灵,但最好也别真遇上什么麻烦了。月黎嘲讽自己,居然也会有责备自己不去确认他人安危的时候。

 

他这么多年杀手白当了吗。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