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同人】谈笑度余年——英勇威弟和高冷刀姐的余生事

2020-01-08 11:48:24 佚名


“大师姐,这神威堡是不是就觉得我们好欺负?居然趁着傅前辈和路掌门出海的日子里,上门挑衅?”神刀堂内,愤慨嘈杂。

代掌门掌管堂内大小事务的顾霖铃,无视堂内众同门的喧哗,一双秀眉皱起,紧紧盯着手中神威堡的来信,沉吟片刻,摆了摆手。堂内立刻静了下来。

“这不是挑衅,就是切磋一下。辽兵用刀居多,八荒中,神刀堂的刀法出神入化,跟我们切磋也是提高他们的对战能力。”

“大师姐,谁看不出来这就是一个借口,韩家刚召回了那个在少林学艺的继承人,这是要踩在咱们身上立威呢。再说了,我们堂内,现在闭关的闭关,能去领战的……”

“自是切磋,大家也不用在意输赢,有想去历练的把名字报给我,这次我带你们去。”顾霖铃柔声细语却引得一篇叫好口哨。

“师姐威武!我们大师姐这次肯去,他们神威堡怕是给自己挖坑了。”同门小弟甲高兴的晃着手里的鹰。

“师姐从来都没有出过堂,本以为这次还要留在堂内处理事务,没想到啊,反正啊,师姐出马,一个顶俩。”同门乙拍着马屁。

“就你会拍,那是顶俩嘛?那是顶他们一个营。”同门丙拍的更是卖力。

这次大师姐肯同行,他们再也不会像上次秦川那些太白狗上门,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了。

神刀堂大师姐顾霖铃,是路掌门十年前从隔壁古陶镇挑拣到的好苗子。那日,路掌门进镇采买,遇上劫匪劫道,一套斩血海,根本都没见血,就把劫匪吓得抱头鼠窜,车队里的人都磕头感恩,却见一女童上前道:“前辈,可愿授我武艺?

路小佳顺了顺鹰的毛,问道:“想学武杀了他们?”

女童眼神坚定,说道:“我想学武保护家人,不再像今天这样,倘若没有遇到前辈……”

“好孩子,你看起来也七八岁了,学武可是晚了些。”路小佳打量了眼前的孩子,身型已经有些长开,再练筋骨却有些难了。

女童默声半晌,从路旁捡了一节树杈,娇喝一声,挥舞起来。虽然力量差了许多,但是斩血海的招式,丝毫不差。

如获至宝的路小佳,征得女童家人同意,当天就带着女童回了神刀堂,将神刀堂所有的刀法书籍给了女童,三日后,女孩倒背如流,所有刀法只需演示一遍就可融会贯通。凭借极高天赋,即使入门尚晚,却也是坐稳了大师姐的位置。

路小佳常说,自己练武的精髓,那是霖铃最懂的。

“用武功救人比用武功杀人,快乐的多。”

风沙漫天,尘土飞扬。远远的望去,一座威严庄重的军营置于最大的绿州边上。那就是神威堡了。

“师姐,这燕云风沙好大。”同门甲揉着眼睛。

“神威堡世代驻守边关,环境恶劣,谨慎守关,也是血性英勇。”顾霖铃看着眼前的景象,对神威堡之行,多了一份期待。

刚刚步入大营,和神威堡的接待士兵打过招呼,入帐休息中,便听到帐外传来雄厚礼貌的恳求声:“请神刀堂师兄师姐,出来赐教。”

“这帮兵痞子,懂不懂礼数,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要打架。”同门乙嘴中叨叨的却是打开了帐门,只见几个星眉剑目的少年,穿的一身红色铠甲,手握长矛,一脸的探究。

几个神刀堂身手还不错的此刻都在顾霖铃的帐中,见神威堡的人如此嚣张,立刻抄起刀来,出门迎战。

顾霖铃担心生出事端,也是跟在后面,到了演练场。

一一找好了对手,行礼之后就开始较量。顾霖铃看得入神,身旁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你是他们里面最厉害的嘛?”

来人是个飒爽少年,常年风沙的洗礼,皮肤有些粗糙黑黝,却也掩不住那一双眸子中的清澈。

顾霖铃犹豫的该如何回答。

少年自顾自说道:“高手都是暗自观察之后才会出手,我觉得你就是了。”

顾霖铃挑眉回道:“少年,你也是在暗中观察?”

少年突然羞红了脸,这不是也自吹是高手?黑黝黝的脸颊透出了可见的红色。

少年语塞半晌,又再次鼓起勇气说道:“还请神刀堂师姐赐教。”

顾霖铃一看,便知此人不是自己的对手,随即摇了摇头。

少年脸更红了,说道:“师姐这是不屑?”

顾霖铃点头,说道:“你在我手下,走不过三招。”

少年气涌,提起长矛,对着顾霖铃,嚷道:“你们神刀堂都这么目中无人吗?”

话音刚落,从帐顶飞下一直黑鹰,张着利爪就向少年的脸抓了去,少年见状大喊后退,霎时间乱了分寸。旁边比武切磋的听到大喊,也停了下来,看到这样一个情景,神刀堂的笑成一片,神威堡的面露尴尬。

“神刀师姐,还请您尽快将鹰召回来,我们这小师弟最是怕扁毛类的。”神威堡师兄甲上前解释。

顾霖铃含指吹哨,黑鹰立马飞了回来,落在顾霖铃右臂,雄赳赳的昂着头,等着夸。

顾霖铃顺了顺它的毛,以示嘉奖。

被追的少年站在远处,满眼愤恨的看着这扁毛黑鹰,心里羞愧满满。

是夜,风沙较之白天更大了,刮得帐篷沙沙作响。顾霖铃实在无法入睡,便出帐闲逛,路过演练场,看到一少年身影,很是刻苦的挥着长矛,勤奋练习。

招招式式很是认真,但是仔细看下来却是不得要领。

少年猛然停手,发现了顾霖铃。

少年向前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本意想打招呼,但是想起白天出糗的一幕,又不好意思了。

顾霖铃走了过去,走到少年身前。

少年低低的喊了一声:“顾霖铃师姐。”

顾霖铃点头,回道:“韩天阔师弟。”

韩天阔惊喜抬头,说道:“师姐知道我的名字?”

顾霖铃点头。白天那么让人印象深刻,神刀堂包打听的那几个师弟们,早就将这人的老底都打听的清楚。神威堡较为年轻的一辈中,资质颇低,却人缘极好,英勇好战,却武艺不精。

“你刚才练的有些不太对,虽然神刀堂和神威堡武艺不同,但是所有的武艺在我想来,应是身随心动,不要刻意的去学习招式,而是顺心而为,心中有武,手中便有艺。”

“师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否指点几下?”韩天阔提议。

顾霖铃想着闲来无事,倒也可以,伸手做了请。

韩天阔刚提起矛,就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姐的鸟可睡觉了?”

顾霖铃心中发笑,面上却冷冷地点了点头。

两人你来我往切磋起来,顾霖铃的刀都没出鞘,韩天阔已经接招接到手忙脚乱。看着气喘吁吁的韩天阔,顾霖铃停了手,说道:“不要想着你的矛是你的武器,把它想成你身体的一部分,融入身形,身随心动。再来!”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韩天阔看着仍然气息平稳的顾霖铃,心中五味杂陈,有羡慕,有嫉妒,有敬佩,有不服。

顾霖铃趁着韩天阔走神,刀柄狠狠戳上了韩天阔的胸口。

“打架还走神,你真的不要命了。”说完,提刀回了帐子。

面对顾霖铃的训斥,韩天阔又红了脸。细细品味顾霖铃的话,一点点的练习,竟是到了天明。

清晨顾霖铃刚掀开帐子,就见一脸期待的韩天阔等在外面。

“霖铃师姐,昨天我练了整整一夜,想着你说的话,还真是茅塞顿开呢,想着早晨一见到师姐,就给你汇报一下。”

顾霖铃有些还没回过神,整整一夜?至于要这么刻苦嘛?这明显就是一说就会的东西,怎么还要这么久。

“哎呦,这大清早,我是听到了什么?霖铃师姐?想着你一夜?”韩思思正巧带着韩遐迩和江欢心前来。

韩思思此话一出,韩天阔的脸登的一下就红到透底。反观顾霖铃一片坦然,看到韩思思,抱拳行礼:“韩前辈。”

韩思思摆摆手,说道:“昨天你们前来,我正好在路上,带了这小两口回燕云,要不江山那个醉鬼才不肯放人……”

“娘!”韩遐迩赶紧制止,要不这顿抱怨能抱怨到中午。

欢心上前缠着韩思思说道:“母亲莫气,大不了咱们就住在燕云不回去,让我师父携礼登门让他体会体会不给面子的感受。”

韩思思看着儿媳讨好撒娇,心里瞬时舒畅,说道:“走,神刀堂的孩子们跟我去营中,好好地给你们接风洗尘。”

顾霖铃抱拳行礼:“多谢前辈。”

去的路上,韩思思跟顾霖铃说,路小佳走之前给她留了信,想着有空的时候,让你们过来玩玩,帮他看看他家的孩子都还茁壮不。

韩思思还说:“尤其是提到霖铃,一封信一半都是你的嘱托,说你性子冷,什么事都憋着,堂内大小事都是自己抗,让他心疼的很。”

顾霖铃听得心里有些暖。师父在外还是很牵挂自己的。

韩思思歪头看着顾霖铃,叹息道:“这就让你师父感动了?你呀还是太小不知人心险恶,他这么说,你岂不是死心塌地的给他料理整个神刀堂了?”

顾霖铃正色回道:“师命不可违。霖铃心甘情愿。”

韩思思摇了摇头:“这路小佳太不近人情,这么好的孩子硬生生的养成个冰美人,这般如花年纪就该跟我家欢心一样,选得良人,觅得良缘,相夫教子才是人生快事。”

“咳咳……”一旁的遐迩和欢心都尴尬的咳了起来。

韩思思哈哈大笑:“瞧瞧,小两口甚是害羞。”

进入大帐,早已摆上烤肉烈酒,众人嬉笑谈天,神刀堂和神威堡都是爽朗习武门派,很快都打成一片。

顾霖铃生性孤僻,坐在一旁独自饮酒,未与众人说笑。

韩天阔端着酒杯过来了,环顾四周,看也没有别人,才鼓起勇气坐了下来。

“霖铃师姐,早晨二当家的话,还请您不要介意。”

顾霖铃转念一想,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韩天阔舒了口气,说道:“二当家向来爱拿我们小辈开玩笑的。”

顾霖铃点头,说道:“她是位好前辈。”

韩天阔猛地点头,说道:“嘴上不饶人,心里对我们这些小辈都是极疼爱的。你看我们燕云风沙是很大,但是习惯了也挺好。师姐晚上出门,是不是被吵得睡不着了。除了我们燕云人,都不会喜欢这里的环境的。但是,我们这里烤肉和好酒也是别的地方没有的,师姐……”

“嘿,你看咱们师姐旁边那个神威小哥,真是勇气。”神刀堂同门甲看着眼前情景啧啧称奇。

神威堡同门乙回道:“我们天阔小师弟,就没有聊不到一起的人,自来熟的很,一定能让你们大师姐如沐春风。”

“呵呵,那你们小师弟估计要铩羽而归,就看不出我们大师姐两米之内那都是天寒地冻的。”神刀堂同门丙不屑。

韩思思喝酒间听到弟子的谈论,瞥眼看了看,一人饮酒不语,一人高谈阔论,摇了摇头,这帮小孩哪里懂得感情是没有沟壑的。

“霖铃师姐,我听闻师兄们说你读书过目不忘,刀法一点就通,真的好羡慕。”韩天阔为顾霖铃斟了一杯酒,有些讨好的意味。

顾霖铃歪头看了韩天阔一眼。韩天阔瞬间笑得灿烂,继续说道:“有没有什么秘诀?我学什么都比同门慢的多,要用数倍努力才勉强合格,很是吃力。”

顾霖铃点头,回道:“天赋。”

韩天阔有些气结,却还是不死心,他自打出生以来也没见过像顾霖铃这么聪明的人,这根本不是常理可存在的,一定有什么秘诀。

韩天阔又将新烤好的烤肉放在顾霖铃盘中,满脸期待的看着顾霖铃。

顾霖铃被他盯得无奈,只好说道:“我也不知道,书看一遍自然就记住了,刀法习一遍自然就融会贯通了。如果有什么诀窍,那估计是我比较专心。”

韩天阔殷勤献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得到,有些郁闷,嘀嘀咕咕道:“那我要永远这样落后于人了嘛?”

顾霖铃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进步慢了。”

韩天阔又来精神,说道:“还请师姐赐教。”

顾霖铃正视韩天阔的眼睛,问道:“你习武是为了什么?跟同门分出高低?”

韩天阔试探地回答:“作为神威堡男儿,自然是杀辽狗,保家卫国。”

顾霖铃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目标太空远,现在朝局还算稳定,真正上战场保家卫国还是机会太少。你应该有一个你自己坚定的目标,有着自己想要保护或者争取的东西,然后为了它去奋斗,去进步。”

韩天阔想了想,暂时想不到答案,便问:“霖铃师姐呢?你的目标呢?”

顾霖铃回道:“七岁的时候想学武保护家人,现在想看顾好神刀堂,不求独步八荒,但求无人敢欺。”

此刻,在韩天阔的眼里,满堂的嘈杂退却,眼前只余这个眼神坚定,面容坦然的女子。

片刻以后,顾霖铃实在顶不住这样灼灼地目光,低声说道:“韩天阔师弟,你看得有点久了。”

回神的韩天阔,顿时又红了脸,低头坐在那里,双手不知所措,拿起酒壶斟酒,倒进杯子里的还不如撒在外面的。

顾霖铃伸手拿过酒壶,转手之间,韩天阔碰到那有些冰凉的手指,一股暖流从自己手指流窜,直抵心头,一个想法浮上心间。

“师姐,我想成为你这样的人,保护神威堡的人,护得燕云周全。”如果可以,我也想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人,这是这一句,根本没勇气也没有资格说出口。

很快,顾霖铃一行的切磋之旅也结束了,回了神刀堂许久日子。

这一天,顾霖铃盯着眼前的账本,居然分神了,想起那一个眼神诚恳到有些让人感动的少年,浅笑摇头,估计那少年现在还在燕云的风沙里,勤加锻炼。

夜里,顾霖铃猛然坐起身,数年来,极少被噩梦惊醒,喝了口凉茶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梦中的心悸依然萦绕在心头,梦中那个飒爽的少年,对着自己笑得灿烂,背上却有着数支弓箭,鲜血滴滴而下,少年突然跪地,向自己伸着手。

“大师姐,大师姐,燕云急信。”门外的人边喊边跑了进来。见到早已起身的大师姐一愣。

顾霖铃急忙抽过来她手里的信,写信的是江欢心。一目十行,行行惊心。

几日前,探子来报,边关处有辽兵小规模屯守粮草,韩思思并未放在心上,有事去了一趟移花岛,于是便让弟子们自行磨练,让他们自行组织布署战略,自己并未过问,却许了一个承诺。此次立功,便可获得百夫长。韩天阔最为积极,此次行动是先锋军,几日过去,丝毫信息未传回来。韩天阔出行之前曾经留书一封,并嘱咐了,如若未归,将此信交予顾霖铃。

顾霖铃看着信中信,苍劲有力的字体,写着自己的名字,手却抖得不敢拆开,闭眼深呼吸了几口气,将信塞进胸口夹层,对来人说:“备马,去燕云救人。”

夜以继日,马不停蹄。

顾霖铃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江欢心在营外翘首以盼。

“顾师姐,刚传回来消息,辽狗在边关十里处,要拿天阔祭旗示威,要我们……”

顾霖铃不待欢心说完话,就调转马头直奔边境线,顾霖铃的黑鹰一声长啸,飞速的冲了出去。

江欢心一看更是急得不得了,这单枪匹马的,怎可救人。这师姐本沉稳淡定,怎么这会慌得什么都不顾及了。急忙喊来了韩遐迩,召集了师兄弟们赶了过去。

顾霖铃一路疾驰,远远的望见辽人在边境线上,竖起了一个桅杆,上面五花大绑着一个伤痕累累的人,身着暗红色神威堡盔甲,风沙扬起额前的散发,那就是梦里出现的人啊。

辽人看有人前来,瞬间起哄。

“这神威堡是不是没人,就来了一个娘们?”带头的一个辽兵笑得正得意。从空中飞驰下一只黑鹰,猝不及防的啄掉了他的一只眼睛。

“啊啊……”随着带头人的惨叫。

顾霖铃从马上跃起,直奔桅杆。

“弓箭手,给我射下来!”独眼首领一声令下。

刚刚落在桅杆上,数十支弓箭随风而至,一手抓紧桅杆,一手提刀横扫,勉强挡下。

顾霖铃后退一步,靠上了韩天阔,韩天阔转醒,看到眼前的背影,愧疚和无地自容涌上心头,眼眶红了红,说道:“师姐你不该来。”

顾霖铃趁弓箭手换箭空隙,割掉绳索,将韩天阔背在肩上,

韩天阔双腿被打断了,根本无法用力,自己的体重对身形单薄的顾霖铃来说,很是吃力。

顾霖铃背着韩天阔刚刚跃下桅杆,就被层层包围了。

韩天阔不忍,继续说道:“顾霖铃,你自己走吧。”

顾霖铃压了一路的火气,终于爆发出来了。

踏浪刀将冲上来的几个辽兵击退,换得喘息,说道:“闭嘴。有力气说话就跟我一起出去。”

韩天阔咬了咬唇,说道:‘师姐,我腿被打断了。”

顾霖铃心里一惊,侧脸看了过去。原本飒爽英姿的少年脸颊,此刻苍白消瘦,这几日应是吃尽了苦头,身上不知伤了几处,还有血珠不断地从衣服上冒出来,膝盖一下的双脚,血迹早已干涸,斑驳的沾满了双脚。

顾霖铃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感觉到了心痛,紧紧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将背上的韩天阔往肩上提了提,手中的刀因为真气灌入,隐隐发红。

踏浪斩出,杀出一个空隙,趁此空隙,一跃而出,可刚刚踏出几步,辽兵又围了上来,弓箭手的弓箭再次随风而至,顾霖铃使出天地风火勉强抵御,但是背上背着韩天阔,身形迟缓太多。韩天阔看着心疼,一掌拍在顾霖铃背上,顾霖铃借力翻出了包围,回头疑惑的看着韩天阔,韩天阔诀别般的笑容,再次刺痛了眼睛。顾霖铃提刀饮沧海,继续跟辽兵缠斗,一步步的打回了韩天阔的身边。

韩天阔心急,喊道:“顾霖铃你走,我已经出不去了,不要再搭上你了。”

顾霖铃边打边说道:“从来就没有,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辽狗!还不速速放人?”一身深红铠甲,一杆红缨枪在手,立于马上就已然让辽人吓破了胆。韩家二当家!更何况身后还有众多神威堡的弟子。

双方势均力敌。独眼首领此次擅自行动,本就想着偷偷立功扬名,早就探子报了,韩思思出门了,怎么会回来的这么快?现状看来,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是趁机撤兵才是。立刻鸣号收兵,临行看着坏了自己的计划的顾霖铃,心生恨意。

抽起身旁弓箭手的弓箭,瞬间拉弓射箭。

顾霖铃此刻有些力竭,低头看着韩天阔的伤势,不曾察觉这暗箭。

韩天阔看着低头小心为他敷药的顾霖铃,听见二当家的声音,知道自己是真的可以活下来了。余光瞥见寒光,不假思索的挡了上去,一箭贯胸,滚烫的血液从胸口炸开,炸光了刚才所有的劫后余生的喜悦。

顾霖铃看着被一箭贯胸的韩天阔,他的血渐在自己的脸上,明明滚烫,却冰透了自己的心。

爆天星从天而降,将顾霖铃和韩天阔保护起来,一身紫衣男子落在顾霖铃身前,一个傀儡背着一个小姑娘扑倒在顾霖铃身前。一个穿着移花门派校服的小姑娘,捧着一个玉瓶,着急又吃力的说:“吃,吃掉,会,会活。”

顾霖铃来不及思考,将玉瓶里的药悉数倒进了韩天阔的嘴里,韩天阔勉强咽下,但是出气也比进气要多了,鼓起勇气抬手摸了摸那想了无数日夜的脸颊,轻声说道:“霖铃师姐,我真的很努力去做,可是我太笨了,还是什么也做不好,还拖累了你。”

顾霖铃皱眉,问道:“你想做什么,好起来,我陪你一起。”

韩天阔叹口气,回道:“我最想的,是想成为配得上你的人啊。”

顾霖铃一愣,瞬间也是想通了其中关节,骗子所报的辽兵粮草只是一个诱饵。韩天阔想打击辽兵,争的百夫长,英勇先锋,却被探子所骗,最终被俘。他这冒死而为,是太想证明自己。

顾霖铃疼惜的抱紧了韩天阔,缓缓地说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英雄。”

韩天阔明知此话的宽慰,却也是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三日后,韩天阔在自己帐中缓缓转醒,身旁空无一人,韩天阔有些迷糊的在想,自己这是魂归故里了?突然瞥见了床边放置的踏浪刀,心里惊喜,赶忙拍了拍自己的脸,啪啪的生疼。

帐帘被掀起,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韩天阔惊喜喊道:“霖铃师姐。”

顾霖铃端着药碗,看到已然坐起的少年,几步跨到床边,上下打量,猛然将苏醒的少年抱住,眼泪夺眶而出。

这几日的内心煎熬,无数设想,如果当时唐青玖和苏杭没有跟韩前辈一同到来,苏杭身上没有带着移花岛灵药,如果自己再早一点察觉了那枚暗箭,如果自己当初不给他说要为目标努力,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他还是一个在神威堡无忧无虑的少年?可是每次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少年,这一切的如果都是不存在的。如果不是为了证明自己,他不会铤而走险,以命相搏,换得证明自己的功名。而这功名,是为了自己。韩天阔留给自己的那封信,字字句句都像对自己的凌迟,他想努力,他想变强,他想成为更好的人,他想配得上自己,他想……可是那像遗言的书信,如果一语成谶,他的死就是自己的责任。从来没有过如此,慌张无措,无能为力的感觉。此刻终于可以解脱了,一切都好起来了。

韩天阔被突然热情的顾霖铃有点惊住,转而狂喜,说道:“霖铃师姐?”

顾霖铃放开韩天阔,面色也有了微红,说道:“你可以叫我霖铃。”

韩天阔笑得灿烂,猛地点头。

顾霖铃想了半晌又说道:“以后,你可愿和我一起?”

韩天阔若不是此刻身受重伤,简直想要到演习场狂奔一百圈,激动的红了脸,舌头也打了弯:“好,行,可以,必须,一定,君子一言,八千马也追不上!”

顾霖铃面颊也微红,让韩天阔赶紧把药喝了。

韩天阔端着碗还是有些迷糊,再次确认的问道:“师姐怎么会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一点都不够好。”

顾霖铃佯装叹口气,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还差点劲吧,可是,就是因为你还不够好,我才要留在你的身边,让你变得更好,更优秀,更幸福。”

多年后,路小佳回了神刀堂,在门口,看见一个四五岁身着小号神威盔甲的小孩上蹿下跳的,挥着小红缨枪,让自己证明不是坏人。

“哪来的臭小孩,一边去,这是老子的地盘。”

“哪来的糟老头,滚出去,小心我让我娘的鹰啄你!”

 

作者有话说:第四篇,写了神威神刀,两个相当血性的门派,里面有其他篇主角来串场了,有想知道的可以去看一下另外几篇。《欢心畅遐迩》少林丐帮、《百因必有果》五毒真武、《一顾倾人心》唐门移花,预告下一篇,最后两个门派天香和太白。谢谢各位看官阅读,祝大家新的一年,喜乐安康,万事如意。


本文作者:欢心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