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五章 天香师兄

2020-01-09 18:28:46 佚名


(十五)天香师兄

 

张子逸着急要去东越,在认识公孙月黎之前她有自己的事业。她和相当一部分少侠致力于为天下苍生而跑断腿。子逸的一位同伴在东越寒江城遇到了棘手的事端,子逸接到这封群发求助信时已是从荆湖向燕云出发的两天以后。

 

她本来并不急于去会见天香谷的前辈,毕竟制药需要时间。可这封书信传来以后很是让她焦灼不安。同伴在信中提出寒江城慕情的师叔已然叛逃进青龙会,而慕情姑娘也被人要挟。一干少侠都在思考解救的法子,而打头的那位少侠在密探监牢的途中暴露行踪,现在内伤严重。

 

即便她不用特意赶回去也会有其他侠士处理后续,但她毕竟已经是这群人里的一份子不能置身事外。

 

岂料纵马将将驶出五里便遇上了边境匪盗。

 

风沙漫卷狠狠磨剐她的面颊,四周没有可以藏身的去处,那一队马匪叫嚷着,身形在沙尘中逐渐清晰。子逸勒马,黑马不安地发出一声响鼻,受到主人双腿夹住马腹压力瞬间安静下来。狭路相逢实属无奈,她稳住心神,反手握住背上的剑柄。

 

似是有人突然环住了她的腰,子逸心惊正欲挣扎,便被人大力一掐。再反应过来时她发觉自己早已飘飞在半空浑浊的风沙里。抱走她的神秘人轻功了得,即便是在子逸自己都不敢轻易使用轻功的戈壁大漠,那人都飞得平稳,悄无声息。子逸向下看去,那匹无助的黑马霎时被那伙马匪制住,正拼命往她的方向嘶鸣。子逸咬了咬嘴唇,虽然晓得马儿不会丢了性命,可还是忍不住愧疚万分。

 

她的双脚触及到百丈高的砂岩顶部以后迅速从神秘人的怀里挣脱开,却发现对方正施施然地......收伞,顺便抖了抖伞上的砂砾。是天香谷的弟子,子逸觉着自己紧绷的神经瞬间松了七成。“多谢师姐。”她上前行礼,打量了一把这位师姐的身板:除了伞无比娇艳粉嫩以外,浑身上下都穿着土黄色的长衫,头上裹着头巾整个人只留半张脸露在外面。师姐专心致志抖伞,并不理睬她。

 

不对吧,有些奇怪,子逸想。这位师姐身板看起来过于雄壮,肩宽实在不是正常女子能有的范畴。胸......太宽了,比起说是胸,不如说是胸肌。她斟酌着又喊了一次:“师兄。”“嗯?”对方应声,声音粗粝狂放。

 

那时子逸的内心天人交战,崩溃与震惊以及感慨百年不遇的激动相互碰撞,差点让她直接崩溃。这武器!这轻功路数!是抠脚香!百年一遇!居然让她碰到活的了!她跃跃欲试,大有想扑上去摸摸对方大胸肌的冲动。“没见过男人拿伞啊!”这位雄壮的兄贵吼了她一句,声线低沉如箜篌,子逸霎时就要拜倒在对方的霸王花裙下。她冒着粉红泡泡先摇头,又赶紧点头,宛若一个傻子。

 

“别说废话,你刚才虎了吧唧的,是想和人硬钢吗?”师兄抖干净砂砾,又开始细致地折叠伞叶。子逸一头雾水,那种状况不直接硬钢还能咋的?“你脑子没毛病吧?!这么多人你一小丫头片片你打得过?”这位师兄又嗷嗷叫起来,子逸耳膜生疼:“怎么会打不过?只是一群马贼,再来一群也应该打得过啊。”

 

子逸,作为从小接受门派优秀教育的开小灶弟子,觉着一打打一片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哇靠!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牛X啊!”师兄不加掩饰地大声吹捧,然后原地转了几圈回来一把薅住子逸的小肩膀:“能打架不?”“能。”子逸愣愣的,不明白这位大哥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成,我打架不行,你陪我去马匪那里把金鑫小姐救回来。”这大哥摩拳擦掌,子逸一听马匪劫了人,立马正义感上身打算入伙。不过是一群马贼,她压根不带怕的。

 

“那,师兄我怎么称呼你?”“我就是金鑫。”

 

嗯?子逸一张小脸迅速扭曲,这信息量太大,她受不了。

 

公孙月黎出发之前心中充满疑惑,他去见了金行商。这位突厥商人虽然做买卖,身形却不臃肿,措辞也不油腻。方正国字脸上一撇八字胡,胡子下是线条坚毅宛若刀切的唇缝。月黎感觉这位突厥人身上的突厥痕迹不算明显。他本以为对方会在交代完情况以后求他一定要把女儿金小姐带回来,并没有,金先生仅仅讲述了绑架他的马匪的特征以及子母衣的长相。对于被掳走的女儿只字未提。

 

他不提,张之栋也不提醒。月黎很难分清这到底是深明大义还是说,金小姐压根儿就不是亲生的。

 

月黎认为不是亲生的可能性比较大。

 

可再怎么着那也是个良家少女,放着不救简直丧尽天良,月黎压力很大。他带着张之栋手下的一队轻骑向匪窝赶去,一路碰上十几支突厥散兵。反复交锋几回月黎喘着气,强压一把丹田的灼痛。他开始怀疑自家师娘怕不是借此机会叫他打白工缴个残余势力。“这是有组织有纪律地骚扰,绑架金先生的那一伙人应该不只是马匪那么简单。”月黎摸了一把头上的汗,他一路仅靠身法杀敌颇为费劲。

 

“我以为你早知道。”张之栋纵马一跃向前,突然来了这样一句,月黎感觉自己也许受到了嘲讽。“秋少侠,咱们兵分两路。我先行一步去窝点查看,您自便。”说罢绝尘而去。这是什么意思,留着他在这里独自剿匪,白打工也不是这么个打法吧!张之栋那一副拒绝合作的模样真实欠打,月黎不由得想念起子逸小兔子来。她那么机灵,应该已经到东越了吧。

 

他倒是没想到子逸这丫头不仅没有安全到达天香地界,还被陌生男人抓了壮丁。

 

“要救人真是难得要死。”这位天香兄弟因为身形过于明显,潜入这项任务对他来说就是强人所难。他们隐藏在石墙的凹槽处,金鑫庞大的身板要缩在这样逼仄的地方尤其难受,忍不住提了一嘴。结果窝在他身前迄今为止都好言好语的小姑娘突然回头瞪了他一眼,目光严肃且冷。

 

金鑫一时噤声,他倒是没想到,这个真武出来的小姑娘偶尔也会有出戾气很重的一面。然而并不令人生厌,反倒显得可靠。

 

马匪一路向东南往神木谷而去,过了神木谷就会出燕云。神木谷关一出,就是人烟稀少的黄河平原,这片平原再往南就是开封。等马匪过了神木谷关口再要抓着人就要动用边关驻将的力量,诸多麻烦。

 

等到一队人人在黄沙中叫嚷着过去,金鑫见子逸似乎松了口气,这才开口接着说:“奇怪,论理说这伙马贼走西南苍梧城不用穿黄河平原就能直接过关口……”话说一半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蠢了,苍梧城现在被万里杀占领。更何况燕云到秦川那一段山势险要,就算没有盟会介入,马匪想安全脱身也很难。

 

可是为什么非要押着他金家的人往开封去呢?

 

“金师兄,咱们应该碰到麻烦了,他们应该不是单纯的马匪,而是驻扎神木谷的山贼。初步估计至少有四百多人。”子逸的意思是迂回一点潜入进去,然而金鑫误会了她的意思:“嗨!你既然仗义陪我走一遭,我肯定得保着小丫头你的一条命。我父亲与我互通消息,这伙贼人占了神木谷,却没有本事一路蹿到开封。你我发现行踪以后便可以发信号了,金家卫队埋伏在附近,你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

 

原来这位师兄是这种,豪迈性子,还真是结结实实的北方汉子,拿着伞果真是相当违和。子逸张了张嘴,她从金鑫这番自信的包票中感到一丝端倪,具体是什么还寻思不出来,便点头应下。

 

“那师兄,按时间算的话,挟持小姐的那一伙人应该快在同伙的掩护之下到达神木谷关口。这样,我杀出去吸引巡逻小队,你轻功好走屋顶借助高地势给他们制造麻烦,决不能让他们出关。”

 

“你干啥?”金鑫嘴角一抽,他分明说的是等支援的意思,怎么这小姑娘像是要直接动手。还没来得及商量,就看这小身板一窜一跃一突进,风沙之中霎时喊杀声叫骂声此起彼伏。

 

完了,金鑫心想,他这哪里是找了个支援,明明是捡了个魔鬼!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