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长篇连载】山月清欢(全门派同人) - 第二十五章 花明

2020-01-13 18:06:16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Chapter.25 花明

 

东越,孔雀疑冢。

四周迷雾渐起,一行三人都未曾多言,来到门前,少侠却止住了脚步,“不如我留在此地看守,两位师兄去取孔雀翎吧。”

蓝铮也不多废话,颔首道:“好,一切小心为上。”

他按开大门边上的开关,长着青苔的墙壁徐徐打开,一条通道出现在眼前。

苏怀墨看了一眼这沧桑的石门,旋即便跟着蓝铮一头扎进疑冢,寻找孔雀在这里留下的孔雀翎羽。

身后的石门又缓缓地合上了。

疑冢内机关甚多,蓝铮在前方开路,轻车熟路地避开箭雨一类的机关。不算失约的上一回,苏怀墨还是第一次到孔雀疑冢中来,他跟随着蓝铮的脚步,微弱的烛火将二人的影子映照在狭窄的通道内,一时间只有偶尔踩断枯枝的声音回荡在通道之中。

一路无言。

伴随着蓝铮熟练地打开最后一个机关,面前石门大开,出现在他们眼前是一处开阔的平台,棺木被置于最高处,周围再无他物。

孔雀真正的遗骸并不安葬在此处,棺中唯有翎羽。

站在棺前时,苏怀墨的心中却忽然涌起了一阵不太好的预感。

“让少侠守在门口,真的没问题吗?”他捏着笛子,眉头微微皱起。

蓝铮摇摇头,不紧不慢道:“公子羽必会追击到此处,她拦不了多久,所以我们得快些找到翎羽。”

“……”

闻言,苏怀墨叹了口气,示意他先将孔雀翎羽拿到手。

“说来,待解决公子羽之后,孔雀翎一物你待如何处理?”

“自是交给有能之人保管。”

“你是想说……沈孤鸿吗?”苏怀墨不自觉眉头轻皱。

蓝铮站在木棺前笑了一声,回眸摊了摊手:“眼下也没有旁人了吧。他是最好的人选。”

苏怀墨不再说话。

无论如何,此话的确不假。

如今天下唯一能与公子羽对抗、又有那样实力护得孔雀翎不失的人,的确只有沈孤鸿了。

蓝铮在四周依次打开了几个机关,那棺下的一块木板忽然降了下去,升起来的便是孔雀翎羽。

那璀璨华光之下是令人生畏的力量。

一阵风过,蓝铮上前一步拿到翎羽,拧着眉道:“迟则生变,快走吧!”

 

疑冢外。

“你们果然有后招。”

忽然,公子羽的声音出现在了不远处。

正在此地巡逻的少侠心下悚然一惊,她停下脚步,面对着迷雾,只见自峡谷间缓缓走出来的是一道白衣白发的身影,那熟悉的压迫感是……

“公子羽!”

她不自禁地倒退了数步,握紧了兵器。

公子羽竟然在一路追踪他们!

“孔雀曾说过,若能成功将孔雀翎重铸,会将翎筒与翎羽分开放置……”公子羽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地传来,似是冷哼了一声,“如今看来此话不假。你们的孔雀翎,是个没用的空壳。”

少侠额头冒出了冷汗,她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里眼下只有她一个人,蓝铮与苏怀墨正去取孔雀翎,相信很快就会回来。

此地雾气弥漫,想必公子羽还得有一会儿才能找到入口,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她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一路依靠迷雾与树林的遮蔽,与公子羽周旋,试图将他引到出口附近。

好不容易在一个路口处甩掉了公子羽,眼看见不远处的出口离自己越来越近,少侠提到嗓子眼的心刚放下没多久,正暗自松了口气,却听到身后的声音,“呵,还想逃?”

公子羽的脚步不紧不慢,始终紧跟其后,好似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糟糕……”

少侠死死盯着面前的公子羽,一步一步往出口退。

而公子羽仿佛看穿了少侠的心思,冷笑道:“你没有退路了。”

正当少侠准备要殊死一搏时,她的身后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她许久未听到、却又那样熟悉的声音。

“没有退路的人,是你!”

“唐师兄?!”

换下那身绘着枫叶蓝衣的唐青枫穿着移花宫的服饰,白袂飘摇,站在少侠身前,挡住了公子羽。

“唐青枫……”公子羽微眯着眼,似是将他打量了一番,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

“傀儡音阵,开!”

……这和当初嘲天宫前的那一幕,何其相似。

少侠浑身颤抖了一下,立马冲上前,想站在唐青枫的身侧。

她不允许第二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嘲天宫那一幕是她的梦魇,也是催她前行的动力。

傀儡音阵毁于公子羽手下,眼看着八个傀儡再次毁于一旦,少侠一个箭步冲到了唐青枫身前:“唐师兄快撤!”

“今天谁都走不了!”

“公子羽——”蓝铮在此时终于赶到,见状他扣动孔雀翎的机关,对着公子羽来了一发翎羽。

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苏怀墨震惊的声音:“少宫主?!”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当孔雀翎发动时的光芒闪过,公子羽却安然无恙出现在众人眼前。

或者并非是“安然无恙”。

公子羽后撤了一段距离,而倒在地上的,竟然是一个傀儡。

唐青枫皱起眉喃喃道:“自替身?”

也对,明月心也是出身唐门,她与公子羽朝夕相对,自然有无数机会将这秘技传授给他。

只是不知他还有几个傀儡能够供他使用“自替身”,应对接下来的攻势。

 

此刻少侠站到前面紧紧盯着公子羽,生怕他再次突然发难。

而苏怀墨来到唐青枫身边扶着他,出口的话第一次带上了愠怒而少了恭敬,“少宫主怎么来这里了?!我不是交代了不要插手此事吗?”

“师兄呢?怎么他也不拦着你?”

唐青枫咳嗽了几声,拍了拍苏怀墨的手,示意自己的无事,浅笑着说:“别担心,我没什么大碍。”

一听他这话,苏怀墨眉头更加皱起,他压低了声音急促道:“少宫主,你明知——”

苏怀墨话未说完便硬生生止住,只见唐青枫将手指抵在唇上,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的目光看向了一个方向。

这时公子羽已然退去,少侠连忙来到唐青枫面前:“唐师兄,你没事吧?”她面带焦急与担忧,也许还有些后怕。

“哪有什么大事?不过是耗损了些内力,真气有所不足罢了,稍后我调息片刻就好……”

唐青枫笑吟吟地说:“倒是可惜了我的八个傀儡,当初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修好的,谁知竟敌不过公子羽的一招便毁了,唉。”

结尾他还叹息了一声,好似真的在可惜他的傀儡,但表情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交谈间,唐青枫就如往日那般,做出了轻松的做派,只是声音中却多少有些中气不足,显然是妄动内力的后果。

恕苏怀墨直言,他的这番话说服力之低,便是哄十来岁的孩子也未必哄得过。而少侠显然并非不晓事的孩童,她当即怀疑道:“唐师兄,你的伤势……真的没有问题吗?”

唐青枫沉默了一会儿,才妥协一样的承认:“好吧,方才的确是牵动了些许旧伤。”他咳嗽了一声,脸色在一身白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苍白,却摇了摇头笑道,“不过不是什么大毛病……不信你问怀墨?”

苏怀墨在一旁沉默不语。

他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更清楚真相。

不知为何,苏怀墨觉得心头堵着一团火。

这火气好似来得莫名,强压着却一直得不到宣泄。

他说服自己,那是因为此前唐青枫重伤的代价是苏霜华的命,既然背负着大总管的性命,他为何又一定要插手这些事情,也不愿闭关静养?

多日不见,唐青枫还似与少侠有些话要说。

苏怀墨却不打扰他们之间的叙旧,走到蓝铮身边,气压低到连蓝铮也没有第一时间同他说话。

 

桑楚山庄的人很快就到了。

因原先的庄主子桑不寿如今携妻远在东海移花宫驻守,如今庄子也换了人打理,这次收到信来接唐青枫的人里,为首的正是昔日与万里杀慕容锦相恋的二小姐楚怜心。

她与少侠两人熟识,先前有过几分交情,又因楚天璇之故,楚怜心也是唐青枫名义上的长辈之一,将唐青枫交给她真是再妥当不过。

而一同赶到的还有苏小白和苏栾,后者身边还跟着一个江叙。

其实唐青枫受伤,于情于理,少侠本该护送一程,但眼下公子羽的威胁逼近眼前,她还收到来自曲无忆的消息要去见薛无泪,实在是有心无力。

“若还不放心,待一切结束之后,师妹不妨再来桑楚山庄看看我?”唐青枫末了开了个玩笑。

少侠答道:“只怕我这一去,便撞见从门口偷溜的唐师兄,还要拉我打掩护。”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告辞,“唐师兄,那我便先走了。”

唐青枫点了点头,他最后嘱咐道:“此行一路顺风,万事小心,当以性命为重。”

“放心吧师兄。”

苏小白看了看不远处正站在蓝铮身边的苏怀墨,却并没有上前说什么。

苏怀墨的心头一直在怨,他知道。

但他并不能多做些什么,心头的郁结只能由苏怀墨自己解开。

苏小白陪着唐青枫先行回桑楚山庄修养,苏栾留了下来。

苏栾便站在少侠身边,静静地看着他们远去。

片刻后,少侠忽然道:“阿栾,你说唐师兄他……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刚刚死里逃生一场,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眸中却依旧闪着光,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苏栾转着笛子的手忽然一顿。

她想了好久,想到了唐青枫,还想到了大总管。

最后她答道:“没有。”

 

“我不明白他为何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在峡谷的另一边,苏怀墨再度对蓝铮说。

不一样的是,这次他的脸色有些铁青,抿着唇,流露出了明显不赞同的神色。

“难道中原就这般好?难道我移花宫就不值得人留恋?身为少宫主,倘若待在移花宫,便无人可伤到他。”

“每个人坚持的东西都不一样。”

蓝铮抱着手,忽然道:“比如说你,你这般生气的原因,就真的只是因为唐青枫从移花宫里跑出来?”

苏怀墨沉默良久。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道:“他旧伤未愈,融合大总管的内功尚需一段时日,此时妄动真气,必有后患。”

只怕会有损寿数——这一句话被苏怀墨咽了下去。

到底立场不同,有些事情,即使他与蓝铮是友人,也是不能说的。

他只是强调道:“我不明白。”

不明白为何唐青枫明知妄动真气有缩减寿命的危险,也要拼命赶到这里来。

正如他不明白,为何唐青枫要执意回中原。

或者说,也许苏怀墨内心深处最不明白,也最不能接受的,是当初的苏霜华为何要以命换命救回重伤的唐青枫。

只是这个问题,他已经永远无法找到答案,也不能再去追究了。

“你当真不明白吗?”

蓝铮见苏怀墨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并未再多言。

他拍了拍他的肩,旋即岔开了话题:“寒江城的曲盟主到了,应该也是为公子羽而来。如今薛无泪正在他们手上,或许你可以问问他们具体情况?”

苏怀墨自然知道蓝铮的意思,呼出了一口气。

他压下自己心头复杂纷乱的思绪,努力将思路引到正事上。

公子羽的事情迫在眉睫,如今他虽逃走,却是后患无穷。他们需得好好筹谋一番,如何再次引出公子羽,只有将其彻底杀死,才能还江湖一个平静。

“那你呢?”

蓝铮的笑容敛了敛,“我在附近等你,如今孔雀翎只剩两发翎羽了,不能再浪费。”

 

二人经过青龙潭,到达桃源盛景深处的道观,这里如今关押着薛无泪。他们到达时,曲无忆正在门口望着远方,脸上没有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怀墨淡笑着拱手一礼:“许久未见曲盟主了。”

曲无忆同苏怀墨早在拜访移花宫时便有相识,此时看他与蓝铮一道而来,也没有惊讶,只是微微颔首:“苏公子,别来无恙。”

身旁的蓝铮朝曲无忆颔首示意,只叫了一声“曲盟主”,便去了一旁,像是对他们接下来的谈话没有多大兴趣。

苏怀墨也没有拖沓,开口道:“薛无泪在曲盟主这儿是吗?”

曲无忆点了点头:“是,正被关押在道观里。只是他方才指明要见少侠,现下少侠在道观里和薛无泪交谈。”

薛无泪找少侠何事?苏怀墨闻言不由皱了皱眉。

他思索了片刻,话语一转,挑了另一个话题为切入点:“据闻公子羽在天香谷之时,曾指明要我们将薛无泪交出,可是为了引出百晓生?”

这猜测自然并非无中生有,百晓生此前几番身死,最后都被证实是借血衣大法假死重生。上一次是在万象门被公子羽一掌击杀,实则却是借其功力治愈自身病患。

事情有一则有二,也无怪旁人有如苏怀墨这般的猜想。

只是这次曲无忆静默了一瞬,才开口道:“不,百晓生已经死了。”

“什么?”乍一听闻这样的消息,苏怀墨也不免一时愕然。

“百晓生当真已然身死了?”

他定了定神,继续道:“这……消息可会有误?”

这也不能怪苏怀墨,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位闻名天下的智者,竟会死得如此突然。

嘲天宫之后,百晓生与薛无泪隐身幕后,一直是被四盟所忌惮的劲敌,却不料最终会以如此荒诞的方式,在一个所有人不知道的地方,悄无声息逝去。

他忍不住去看曲无忆。苏怀墨吃不准她对曾经的授业恩师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看法,但却知她绝非是信口开河之人。

果然,只听下一刻她道:“消息是从薛无泪口中传来的,我已亲自去确认过,百晓生的确已死,是明月心给他下了青龙绝命散,此毒无药可医。”

“在生死面前,百晓生也只是凡人罢了。”

曲无忆一直是面若寒霜,不动声色的模样。只是此刻她垂下眉眼,无意识地抚摸着掌下金轮,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怀墨怔了一怔,思索过后继而感叹道:“既然如此,就不难猜出薛无泪行事如此癫狂的缘由了。”

他们正说着话时,却见少侠从道观里出来了。

她眉头紧锁,神色却坚毅,拳头攥紧,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开口便是“百晓生已死,薛无泪要跟我们合作”。

苏怀墨微微蹙眉,有些意外:“你是说,薛无泪愿与我们合作,一道对付公子羽?”

少侠点了点头,“薛无泪有办法引动公子羽体内的血衣蛊,可借此削弱公子羽的实力。”

她顿了顿,继而带着些决然的意味道:“合作仅到公子羽身死为止,若下回再遇到薛无泪,我仍与他势不两立!”

曲无忆微挑了眉头,说:“你既有了主意,便按你说的去做吧。”

身为寒江城盟主,她从不相信薛无泪的人品,也不赞同与他合作。但在这件事上,她却将信任赋予了少侠。

“提到对付公子羽,我倒想起真武的张掌门曾提过的‘大驱影阵’,只是此阵只能困敌,不能伤人,具体事宜还需好生思量……”

曲无忆思索了片刻,道:“此事既已有了些眉目,也不急在一时,我观眼下蓝铮似是有话要同你交代,便不打扰二位了。”

说到这里时她顿了顿,显然也是知道关于孔雀翎一事,故而不便多提,只是离去之前交代道:“我稍后便传书张掌门,此事少不得与他做一番商议,届时少侠到襄州无涯峰与我们碰面就是。”

少侠颔首道:“好,襄州见。”

 

曲无忆先行离去后,少侠看了看一旁正抚摸着孔雀翎的蓝铮。

“蓝师兄,我已经答应了和薛无泪合作,准备生擒公子羽。”少侠把方才同曲无忆说过的话又给蓝铮说了一次。

与在曲无忆面前时表现出来的魄力不同,这次她多少带了点忐忑。毕竟与薛无泪合作对付公子羽,从某种程度上跟与虎谋皮无异,同样是风险极大。

蓝铮听完倒是点了点头,甚至还点评道:“对付公子羽,寻常手段未必能见效。诛心的效果的确比伤身来得更直接。”

他想了想,最后拍板决定:“我们同你一起去,你和张掌门生擒公子羽,我和怀墨去襄州的孔雀疑冢拿翎羽。”

苏怀墨站在一旁,并没有出声,默认了这一决定。

做事需得有始有终,如今追击了公子羽这样久,苏怀墨自是不可能中途放弃。

唐青枫现下在桑楚山庄修养,有苏小白他们陪着,应当不会再有意外出现。苏栾也回到了山庄,他便再无牵挂,一定会专心去完成这件事。

这样,移花宫与公子羽之间的恩怨,或许在他手上便能有个了结。

苏怀墨是这样想的,同时这也是他的祈愿。

“待事毕后,你便来孔雀疑冢和我们汇合吧。”

“好,那蓝师兄和苏师兄一路小心!”

 

此刻,青龙潭的另一边,明非一剑将偷袭的贼人钉在地上。

他拭去了溅在脸上的鲜血,眸间仍有未褪的杀意,恍若带着太白山巅的冰雪气息,忽然回身,警惕地对草丛沉声道:“谁,出来!”

草丛簌簌地响,不一会儿冒出的却不是想象中的敌人,而是一个身形绰约的紫衣女子,却令得明非心下微惊,“阿柔,你怎么来了?”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他冷峻的脸上不由柔和下来,将长剑收起,杀意也褪得一干二净。

来者正是纪柔。

她抿着唇,将手头的一方干净手帕递给了明非,让他擦一擦眉角残余的一点血迹。这位唐门姑娘性格内敛,此刻眸中却带着遮掩不住的担忧:“我不放心你,所以出来找找。”

明非喉头微微一动,心头温暖,下一刻他却摇了摇头,“你不必如此,稍后我只要巡视过这条要道便回去了。”

说着他指了指道路两旁。这里本是荒草掩没,近日却被人为踏出一条道来。

天香谷一路向东北方向,直到青龙潭,这一路上被龙堂杀手占据,全仰仗八荒弟子苦战而力保不失,明非也是其中一员。

纪柔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我知道。”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哪怕看你一眼,也好安心一些。

她心里是这样想的,却羞怯于说出口,斟酌了再三,话到嘴边也只是道:“既然如此,不如我陪你走走吧。”

明非有些意外:“你?”

“放心,我虽武学低微,可也还算出身唐门……尚有几分自保之道。”纪柔不由颤了颤眼睫,她微笑着对他保证说,“绝不会拖你后腿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明非本就不善言辞,此刻面对心上人时更觉自己拙舌,哪怕心里头的想法万千,一时也不知如何表达出来,不由几分懊恼。

他只好站在前面,为她挡去山谷传来的风,侧身时伸手为她理了理领口。

“风大,小心着凉。”他如是说。

二人的距离靠得很近,纪柔微低了头,嘴角却一直扬着。

暧昧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流转了片刻,明非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他从衣襟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东西,摊开手心,是一朵盛放的紫色小花,旋即将那朵花轻轻地插在纪柔的云鬓间。

明非抵着拳头清咳了一声,“方才自山崖边采来的,我觉得很衬你,所以……”

纪柔先是惊讶了一瞬,随即羞红了脸颊,带着笑意回道:“我很喜欢,谢谢你,明非。”

可惜他却一早挪开了眼神,好似有些不自在,连耳尖也微微泛红。

“喜欢便好。”

(未完待续)

本文投稿作者:梨晚/寒霁夜茶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