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十六章 生变

2020-01-13 18:08:16 佚名


(十六)生变

 

月黎一路带人马冲到神木谷口时竟然听见了喊杀声。

 

这不对,张之栋带了队伍去和金家家兵会和,神威堡的士兵不适合参与这出大戏。韩秋义也只是借出自己的贴身侍卫与家兵。可这谷里的喊杀声……难不成还有哪支势力来趟这趟浑水?

 

“秋小兄弟,你看……”现在听命于公孙月黎的是韩秋义手下的陪嫁家兵,虽然不是正经军队编制,但也是有组织有纪律,唯韩秋义的军令马首是瞻。月黎不纠结谷里是什么人,总之到了已经打起来的份上,也不怕状况更混乱。他抬手正要示意攻进去,一声鹰唳突得破空而来。紧接着一只十几斤的燕云大鹰毫不客气往他肩上着陆。

 

月黎不动声色倒吸一口凉气,倒不是这鹰多沉,而是爪子太尖利,正抓在他的伤口上。

 

张师爷跟他有仇吗?

 

他解下鹰腿上的字条,展开一看面色便凝重三分——字条很快被燕云的黄沙剐蹭,上面用朱砂写的字迹血一样醒目。

 

子逸发觉自己大意了,这神木谷怕是久被山贼占领,光是杂兵看起来就不止百人。而两面为山中间是谷的地形,还有依靠山壁建造的高耸土楼。那之中到底还有多少神木谷的人手,这回她也开始心里打鼓。源源不断的敌手随着污秽的,笑师兄告诫过“非礼勿听”的叫骂声向她涌来。

 

她手起刀落反反复复,连手中的剑柄都被血浸得湿滑不堪难以把握。

 

这回可是真的杀人。上一次在向春楼念及世子家兵不过是普通打工人没下重手,这群马匪却没有留命的必要。子逸喘了口气,算着金鑫大概快到达目的地,才稍微收势。面前几队马匪没想到黄毛丫头还挺能打,一时间犹豫着不敢上前。子逸盯着他们后退的脚步,把自己湿滑的双手在衣襟上擦净,重新握起剑来。

 

最后还是马匪队长壮胆,狞笑着朝她冲去,这群马匪才重振旗鼓。

 

小姑娘慢慢沉下脸色,心中默默念着:来。

 

突然又被一只大手环住了腰际,片刻功夫她便被抱到马背上去。紧接着一片刀光剑影,黄沙与鲜血四处飞溅。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你不是去东越了吗。”

 

“大哥,”听见月黎的兴师问罪,子逸紧绷的身子下意识就放松了,“情况复杂,嘿嘿……”居然还忍不住要傻笑两声。月黎看对方干脆瘫在怀里无比信任的模样,责备和质问的话半个字都嘣不出来。他目光一暗,算了,反正之前放心不下,现在至少能见到人,还算可以,回头再跟这小崽子算账。

 

韩秋义的家兵训练有素,迅速加入剿匪行列。之前神威堡一直不动神木谷,一方面因为分身乏术,另一方面因为神木谷参与青龙会事端。原是不能轻举妄动,可如今神木谷参与了这出闹剧,恐怕小命要提前了结。

 

“大哥,”子逸急急地揪住月黎的袖子,“金师兄往神木谷深处去了。”虽然她替金鑫拖住了大量敌手,可这个地方根本算不清还有多少人。金鑫那身手分明是入天香谷不久,除了轻功熟练其他都半斤八两。万一金鑫还没干扰到绑架金小姐的那队马匪,还变成第二个人质,可就嗨了,得赶紧过去支援。

 

“过去干什么?”月黎也不问金师兄是谁。

 

“我吸引火力,他去拖住那伙绑架犯。”“他走的哪条路?”“屋顶,地势高,好蒙混过去……”子逸老实答了,可并不清楚月黎这样问的用意是什么,在她看来都是浪费时间。她心急火燎:“大哥!”

 

对方随即捉了她的胳膊施展轻功几步跃上土楼高耸的屋顶。到这时子逸才算确定自己心中的那点端倪是什么——若是支援金鑫,直接带队冲到谷口给绑匪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即可。可月黎这样子明明就是留兵马打扫战场,让她带他去找金鑫……想到这里子逸下意识缩手,情绪抗拒。

 

“听话。”月黎捉着她胳膊的手指紧了紧,回头望她,眼里是不容抗拒的凶狠。子逸只有在第一次和月黎见面的时候才见过这张面孔,吓得一怔,眼见着气性上来就要闹了。月黎这才发觉自己态度莽撞,赶紧软下性子伸手擦去子逸脸上的血迹:“你是我的金兰,你要信我。”

 

子逸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二人短暂对峙,终于子逸像是被风沙眯了眼睛,她顺势收手揉眼,算是妥协。

 

“要我看看?”

 

子逸摇了摇头,抿着嘴唇依旧不情不愿。

 

金鑫的轻功用得确实炉火纯青,谷口至谷尾十几里的路程也能及时赶到。不过是费力了一些。他蹲在山顶,小心探查下面的情况。当看见被围在匪徒之间的少女发髻凌乱,但衣裳不曾破损也没有血迹时,他偷偷松了口气。这群马匪像是在等什么讯息,分明已经到了另一侧谷口却按兵不动。这样最好,子逸妹子已经牵制住了谷里其他马匪,一路追来也没有受到阻挠,下一步便是点燃引信通知金家家兵。

 

他拿出信号弹,如释重负。角落破空刺来一支飞羽,金鑫堪堪避过。谁知那只暗器从一开始就并非冲他而来。信号弹在他手中折成两截,金鑫并不气馁,赶着拿出第二只信号弹。于是方才暗器的主人起身纵跃,单手成爪攻势逼人。

 

太白剑式!

 

金鑫心中骂娘,对方武力明显在他之上,会的又是些杀招,不过并没要他性命的意思。这样看来,金鑫直骂卧槽,估计就是阻止他给金家家兵传递讯息。

 

王八蛋啊,太王八蛋了!金鑫一边努力避开对方的抢夺护住怀里的信号弹,一边强忍着自己的气息。毕竟马匪还在谷中,来找茬的这个并不介意暴露行踪,他可是介意的很!不要他的命那来找茬是干什么!

 

金鑫暗自咬牙,这使太白剑式的男子看着跟他年岁差不多,咬得穷追不舍。他无可奈何准备轻功避开锋芒再发讯息,谁料对方似乎洞悉了他的想法,一个飞鹤冲天接海底捞月抓住他的脚踝往谷底甩去。金鑫心下一凉,挺身反抓来者手腕借力滚回谷顶,立即迎上结结实实的一掌。

 

金鑫五脏六腑皆是一震,仍死捏这信号弹不放。就听那男子不耐烦地从嘴角发出一声冷哼,细长的丹凤眼中寒冰遍布,起手又要来一式。金鑫早被这一番折腾捣鼓得眼花缭乱,他蜷起身子鲤鱼打挺,目光落在来者身后一个熟悉的小小身影上。

 

“子逸?子逸乖乖!这倒霉催的,快帮师兄我拦着点这疯子啊!”男子听见他喊子逸的名字动作居然停了下来。

 

可这不对,金鑫看见救兵的喜悦凝固在子逸与男子的对视之中。怎么了,这男的看起来又冷又凶,还比子逸能打多了。金鑫勉强笑起来:“什么玩意儿……子逸你不靠谱啊,居然也叫人逮住了。”

 

居然觉得他是绑架小孩的匪徒,月黎不悦地皱起眉毛。身为杀手他该杀就杀了,谁会去干绑架这么丢人的活计。他懒得废话,起身又向金鑫扑去。金鑫早已汗流浃背,月黎的招式花样繁琐,左右腾挪令人应接不暇。他渐渐因为体力透支而四肢酸软。

 

这时谷底传来气势汹汹地喊杀声——月黎带领的那一队家兵明目张胆杀了进来。

 

金鑫就知这波人根本不是来救人质的。他本来的计划是确认位置后发动信号,这样金家部署的弓弩手便能一击击穿匪首的脑袋。如今地下大张旗鼓乱了最好时机,什么计划都不作数了。

 

“太白狗!”他干脆也不再掩藏气息,直接大骂出声:“你跟我有仇啊!为什么不让我救!”话音未落,脸上立即挨了一记掌风,他飞落在地。

 

“大哥!”金鑫听见子逸焦急的声音,小姑娘扑上来按住男子的胳膊生怕他再动手。原来是这么回事,金鑫自嘲地笑笑。打他的男子之前不曾伤他,这回似乎真的被这句话动怒了。抿着嘴唇走上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金鑫是真的眼满金星,只能任由对方从他手中扯走信号弹,当着他的面掰成两段:

 

“你不想要命,还有人想要。”

 

金鑫总算听见这个冷脸说话,果然,声音都和长相一样,是不折不扣的杀坯。

 

“子逸妹子,我知你仗义,这个人要不是你大哥就好了。”子逸目光躲闪,确实比起刚认识的师兄,她还是会听大哥的话。月黎却更加烦躁,恨不得再给金鑫来一记,他容不下有人在面前挑拨离间。

 

“官狗!老子警告你们!我手上就是金家的大小姐!你们今日若是让了!她能有个全尸!若是不让,这小娘子估计就得城门曝尸了!”

 

谷底回响着匪首猖狂的叫嚣。但进攻的家兵充耳不闻,列阵,拉弓,上弦。被劫持的姑娘被推在阵前,瘦弱僵硬如易折的柴木,随时都能投入烈火之中。

 

金鑫咬牙大喊一句‘你奶奶的’,硬撑一股气力朝谷底扑去。

 

月黎眼底一片晦暗,之前他拿到的字条上面只有一个朱砂写下的大字——止。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