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同人】剑胆护琴心---高冷太白和傲娇天香的欢庆事

2020-01-15 16:13:09 佚名



青龙会、血衣楼,多方势力蠢蠢欲动。

双盟阵营日渐趋势,八荒门派也是枕戈待旦。天峰盟主唐青枫,一书传八荒,召集众年轻子弟出山历练,意在围剿九华血衣楼,也是为年轻一代互相结缘,牢系八荒的坚固友情。

虽然是隆冬时节,但是自天香谷出来,梁婉儿那是出笼的鸟儿,心情舒畅。这次天香谷众多师姐都闭关了,这历练的机会落在了自己的头上,虽然出门前,被梁老太关屋子里写了三十遍门规,但是这也无法阻拦自己雀跃的心情。

人逢喜事精神爽,踏入九华地界,正准备穿过树林,忽然闻得打斗和呼救的声音。作为八荒子弟,路见不平,自是要拔刀,不,撑伞相助!梁婉儿脚尖点地,略施轻功赶了过去,便看到是一伙流寇打劫良民镖车。虽然护镖的镖师有几分身手,但是奈何流寇都是刀尖上讨生活的人,招招狠辣致命,没几个回合便纷纷败退。

梁婉儿刚冒头,脚和腿就更快的做出了后退的反应,这好像不是撑伞就能解决的问题了。镖车上的百姓看到梁婉儿,一身粉色天香校服自表身份,脸上皆露出劫后余生的期待。这让梁婉儿羞愧的停下了继续后退的脚步,自己学艺不精,倘若现在换成任何一个师姐,早已经提伞冲了上去,并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可是看着个个身高八尺的壮汉,一脸的凶神恶煞,对着镖师手段残忍,自己握伞的手就抖个不停,更不要提拔剑了,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受困百姓看到梁婉儿的迟疑,恳求的喊道:“可是八荒天香侠女,恳请上前施救。”

天香!我代表的是天香,我是天香的弟子,我不能怕,更不能怂。梁婉儿咬唇冲了上去。

“哈!堂堂血性男儿居然作此杀人越货的行当,还对不对的起生你养你的父母!”梁婉儿努力让自己声音平稳,气势凛然。毕竟,两方叫阵,输人不能输阵。

流寇头领,听得一声软糯的娇喝,转头看向梁婉儿,瞬间面露轻蔑,但却只是一瞬,流寇头领面色惨白,手中的刀被惊吓落地,“啊……啊……”惨叫的慌忙后退。其他的流寇看老大反应异常,也向梁婉儿看了过去,皆是一副见鬼的模样,吓在原地不敢动。

梁婉儿心生惊喜,咦?就这么吼一声,他们就怕成这样,天香的名号果然是威震八荒。

梁婉儿骄傲的叉起了腰,抬高下巴,轻蔑的说道:“天香医者父母心,你们以后用心改过,放下东西,都滚吧!”

流寇头领带着众人急忙磕头认罪,撒丫子的跑的不见人影,若不是最后他们边跑边喊,梁婉儿的余生一定可以拿这件事吹一辈子。

流寇头领边跑边喊:“天哪,秦川太白啊,快,快跑!”

    梁婉儿顺着重获新生的众人目光,向自己的身后看了过去。

一点剑意千川渺,两袖白云万仞遥。

有的人只需要站在那里,就有着一种相隔仙境、无法触碰的清冷,一柄无锋剑在手,泛着冷冷的光,太白门派校服得体整洁,剑眉星目淡淡的看着你,却又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梁婉儿就这么一直盯着这“抢功”的太白弟子,独孤白却压根没有在意到她眼里的不甘与愤怒,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从怀中掏出了几瓶药,交给了受伤的镖师。

镖师们那是一片感恩戴德的言谢。

自始至终,独孤白未置一词。

梁婉儿这边都要气炸了,抢功赶跑流寇,还跟我抢着医人!叔叔能忍,婶婶都看不下去了!

梁婉儿三步并两步冲了过去,说道:“救死扶伤,那是我们天香的看家本事,你一边呆着去,我来!”

独孤白撇了一眼,气鼓鼓的粉衣小姑娘,看她从肩上甩下来一个大包袱,打开里面的药罐药包乱七八糟堆成一堆。

独孤白皱了皱眉,往旁边靠了靠。

梁婉儿双手飞快地拿出了几种药膏,给每个受伤的人分配了对症的药,还帮忙给镖车整理了散乱的货物,忙完这一切,惊觉太白弟子还在这里,便上前。

“太白,也不知道是师兄还是师弟的,反正不管你多大,我都大你一个月的。叫我婉儿师姐吧。”

独孤白明显感觉到了左边眼皮跳了跳,面上却是一贯的冷漠,抱剑站着。

“多谢两位少侠鼎力相助,不知两位少侠前往何处?”车队领头上前搭话。

“燕来镇!”梁婉儿答得爽快。

领头看了看独孤白,独孤白只是点了点头。

领头放心的笑起来说道:“我们也是去往燕来镇,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和我们一路行走,这样我们也安心得多,感谢两位少侠了。”

梁婉儿听闻,立马抱拳,说道:“大伯不必客气,在下义不容辞。好人帮到底,送佛……额,就是一起去吧。”

车队同行,梁婉儿坐在货物上,独孤白代替了受伤的镖师驾着货车。路程还远,梁婉儿有些无聊,看看身前的太白,即使是驾驶马车这样的粗活,也让他做的行云流水,肩平身正,目不斜视,

啧啧啧,秦川太白常年大雪封山,养出来的人都这么冷冰冰的。实在不如我们天香谷,鸟语花香,养出来的都是“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的绝色佳人。

“太白师弟,你们秦川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或者特产?”

“独孤白。”独孤白的声音如人一样清冷。三个字终结了梁婉儿任何想要继续聊天的念头。

就这么一路沉默的到达了燕来镇,跟车队分开以后,梁婉儿看着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的城镇,早就把被独孤白冰了一路的心情暖炸了。

吃喝玩乐,好不乐哉。天色渐晚,暮色四合。

梁婉儿拿出地图,找了找萃喜楼的位置,冲了过去。

本来八荒年轻弟子应落脚于九华的华清寺中,但是有那么几位前辈心疼晚辈天天在寺庙素餐寡水,愣是豪掷千金包了整个萃喜楼,作为他们此次历练的食宿之地。这种体贴入微的安排,在梁婉儿得知的时候,就告诫自己,以后过年上香,一定要给韩思思前辈、江山前辈、苏霜华前辈多点几盏长明灯。

一进大厅,递上拜帖,还未回神,就差点让一只大黄狗扑倒。大黄狗赶上半人高,奈何梁婉儿身材娇小,被逼的一路后退,被门栏一绊,向后倒了去,所料之中的以头跄地没发生,小话本里的英雄救美却发生了。

袭鼻而来的冰冷气息,还有皱眉嫌弃的表情,美女扑怀的事,迎接自己的居然是冰冷冷的剑柄。

梁婉儿一时气结,竟保持着后仰的动作未动。

独孤白瞥了一眼,说道:“自己起不来?”

梁婉儿“哼”了一声,腰身一转,站直了身体。

一个绿衣女子笑嘻嘻的上前赔不是:“不好意思,我家大黄见了漂亮姑娘就管不住了。”

梁婉儿看来人是丐帮弟子,想了想江山前辈,立马笑得灿烂,说道:“没事,没事,逢人都会夸我漂亮,习惯了。”

江欢心一愣,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率真纯直的天香弟子,瞬间心生欢喜,拉着一起去找座位。

独孤白看着一两句话就好得跟亲姐俩似的两人,有些疑惑,转念想了下,好像这丫头都没跟自己道谢呢。

“可是秦川独孤师兄?”韩遐迩刚才跟着江欢心一起过来,等两位姑娘喜笑颜开的走了之后,上前打个招呼。

“独孤白。”独孤白回道。

“独孤师兄来得正好,这边要开席了,为大家接风,还请上座。”韩遐迩一脸笑意,招呼独孤白坐到了左边首座。

从左边起,依次是秦川太白独孤白、移花岛苏杭、巴蜀唐门唐青玖、襄州真武临江、少林智皓。右边起依次是燕云神威堡韩遐迩和韩天阔、荆湖丐帮江欢心、云滇五毒念奴、徐海神刀堂顾霖铃、然后就是一脸不甘的东越天香谷梁婉儿。

这神威丐帮移花岛都在上座,自己没什么意见,那毕竟是出了钱的大家族,自己掌门要不是得到消息稍晚些,那个左手首座肯定是我的!他一个太白干什么了,就上首座,大家跟他打招呼,他就跟丢了五百两似的,眼皮不带抬的。

待大家坐定,韩遐迩起身说道:“大家一路赶来,甚是辛苦,家中几位长辈包了萃喜楼为这次历练的住宿之地,希望各位进出都要跟店老板登记一下,毕竟江湖凶险,每个门派都是派来了佼佼者前来,所以各门派前辈们也是关心备至。本来主持这次历练的应该是唐门唐掌门,奈何唐前辈公事繁忙,这事就由唐青玖师兄代劳吧。”

突然被点名的唐青玖,此刻正一脸陶醉的看着自家小苏杭给自己布菜,让苏杭用筷子戳了手才发现自己被点了名字,随站起来。

“不可,这次历练,功劳最大的自然是出钱多的,不对,费了心的神威堡、丐帮领头,我等听从号令便是。”

“阿弥陀佛,我们少林听从韩师弟调遣。”少林智皓突然表态。

“呵,辈分这么小,谁愿听他的?”五毒念奴弹着酒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智皓。

智皓被呛的脸面微红,却仍是不甘回道:“那五毒师姐觉得谁合适?”

念奴挑眉,看了看众人,悠悠的说道:“就江欢心吧,就她说话,我不烦。”

江欢心无奈劝道:“姐,别,我做不来。”

江欢心看着僵局,硬着头皮说道:“秦川太白剑法八荒第一,独孤师兄又是若虚前辈的后人,就由我们独孤师兄领头吧。”

真武临江点头,赞同道:“太白师兄辈分高,资历久,带着我们最是稳妥。”

“凭什么!!!他连个话都不会说。怎么发令施号。我觉得神刀堂大师姐才是稳重体贴,掌管整个神刀堂大小事宜,谁人不知,我挺顾师姐!”梁婉儿一听要让这冰人当领头的,指不定一路上多么严苛沉闷,还是温柔稳重的大师姐看着让人心生欢喜。

听闻这话,独孤白抬眼,给出了入门来的第一个眼神,看着因为激动愤概站在矮凳上的小个子姑娘。眼神犹如实质,冰的梁婉儿一个激灵,默默的下了矮凳,坐了下来,低头吃菜,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众人皆无言时,独孤白突然说:“我会说话的。神刀堂顾师姐,有劳了。”

此言一出,拍板定钉,皆大欢喜。顾霖铃对着大家行了礼,算是领了这差事。梁婉儿气的鼓起了脸,这不到底还是选了顾师姐,那么冷冰冰的盯着我吓人干什么,真是讨厌。

席间一片笑语欢声,梁婉儿看着整个大厅里,人家神刀堂大师姐虽是冰美人,但是身边带着一个一直嘻嘻哈哈的天阔师兄,也让人觉得春风拂面。其他几人,江欢心被韩遐迩拦着,否则非要跟唐青玖拼酒拼到天亮,殊不知,婉儿早就看见移花那个小师妹偷偷塞了颗药丸给那个唐门,要不这个唐青玖上哪找勇气跟丐帮嫡传弟子拼酒?真武那个临江小师兄,偷偷摸摸地给五毒念奴师姐夹菜,被狠狠瞪了一眼,却如获至宝似的。唯一清冷的左手上座,梁婉儿真是啧啧称奇。世间真有这么淡泊冷漠的人,即使这样八荒少年其乐融融的场景里,他也能给自己冻出来一个天地。(少林因为清规戒律早已回了华清寺。)

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注视,独孤白冰冷的目光回视过来。梁婉儿一惊,下意识地躲闪,转念一想,我光明正大的看看他怎么了,我为什么做贼心虚?看回去,必须看回去,谁先闪开目光谁就输。梁婉儿昂着头,眼神轻蔑,鼻孔正对着独孤白的方向。独孤白开始看梁婉儿目光躲闪了,本想收回来,怎料,她突然换了一副“谁怕谁”的表情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独孤白实在想不明白,这一个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奇地继续盯着梁婉儿看。

俩人大眼瞪小眼的较量,不一会儿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江欢心实在忍不住,出声问道:“独孤师兄,婉儿师妹,你们这是……”

“还能是啥,看对眼了呗!”唐青玖话一出口,就被苏杭掐了一把腰。

众人哄堂大笑,梁婉儿羞愧难当。独孤白倒是坦然,不过,心里却觉得,这个思维跳跃,举止乖张的小丫头,有那么一点意思。

入夜,梁婉儿、江欢心、苏杭几个小姑娘作伴出门游玩,除了那几个忠心护花的使者,其他人,其实就秦川独孤白一人早早回房休息了。游玩尽兴,大家归来,纷纷去找自己的房间,因为从来没有出来玩的那么开怀,在街边还喝了一些果子酒,梁婉儿现在脑子有些晕乎乎的,上到客房三楼,记得欢心说的是左手边第一个,还是右手边来着,哎,随便吧,手比脑子动的快,猛然推开左手第一扇门。

哇,这是什么仙境啊,有些雾气缭绕,房间正中的地上,有着一个大浴盆,浴盆里坐的是衣衫不整,发丝湿漉的美男子,哇,他在看着我,热情的看着我!脑子不受控制,梁婉儿抬脚就想踏进去,刚刚抬起来,“嗖”的一把无锋剑飞插在自己将要落脚的地板上,发出“嗡嗡……”的争鸣声。

梁婉儿脑子突然被冷得一个机灵,无锋剑,美男子的剑?那美男子不就是……

“啊!啊!独孤白,我不是故意的,我走错了,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梁婉儿捂着眼睛,站在房间门口大声喊叫。

独孤白抬手一个掌风关上了门。即使关上门,也能听到外面梁婉儿喋喋不休的道歉,里面还掺杂着唐青玖、临江等人好奇八卦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婉儿师妹看独孤师兄洗澡了?”

“哇,你真有勇气,看到多少!”

“你们两个闭嘴,给我回房间!”念奴一边拖着梁婉儿回她的房间,一边训斥着这不嫌弃事大的两人。

苏杭生气瞪了唐青玖一眼,跟着念奴去安慰梁婉儿。

屋内独孤白听着门外渐渐平息的声音,给这个有点意思的小姑娘,贴上了一个莽撞无理的标签。

翌日清晨,大家下楼一起吃早饭。一顿早饭,吃得梁婉儿如坐针毡。唐青玖和临江不加遮掩的偷偷笑着自己,就连稳重的顾霖铃师姐也在偷偷的看自己,自己真的是无地自容了,可是,如果不解释,这样让人误会也不太好,于是……

梁婉儿踌躇片刻,鼓起勇气说道:“咳咳,那个,我昨天不是故意的,我什么也没看到,房间里雾气……”

     “闭嘴!”一声令喝,吓得梁婉儿不敢再吱声。独孤白一脸冰霜的放下筷子,起身上楼了。待听到那重重地关门声,大厅里爆发出了阵阵大笑。

      “婉儿师妹,你可真是勇气可嘉,我认识独孤白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会动怒至此!”临江师兄边说边笑,手里的浮尘都跟着他一颤一颤的。

       唐青玖摇着扇子,笑嘻嘻说道:“哈哈,婉儿师妹,他居然没有拿着无锋剑跟你拼命,你绝对是个可造之才!”

    顾霖铃咳了两声,说道:“好了,不要再逗婉儿了,一会智皓师兄来了,我们该部署一下这次围剿计划,那个,能不能麻烦婉儿师妹,去楼上喊独孤师兄下来?”

这些人里,还是顾师姐最狠啊,明知道现在楼上那个是一点就炸,还让我这个点火的送上门去。

看到顾师姐对着自己眨了眨眼,心里也是了然,这事还是应该好好的道个歉,否则接下来的行动,还要分心理这些不必要的情绪,确实不好。

梁婉儿站在独孤白门前,反复思量道歉的话,迟迟不敢敲门。

“吱呀……”门从里打开,还是那副清冷摸样,冰冷的气息把梁婉儿的嘴巴又冻上了。

“何事?”见梁婉儿迟迟不说话,独孤白忍不住出声,毕竟,面对这种看着柔弱,实则傲娇,还处处敢得罪人,此刻又在自己面前扭扭捏捏,独孤白真的特别没办法,一个小小的身体怎么能装进去这么多五彩斑斓的性格脾气。

“那个,对不起,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都说你们秦川是那什么来着, ‘一点剑意千川渺,逢人见我汪汪叫’的大侠。可不可以……”

“两袖白云万仞遥。”独孤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回答里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啊。对,我记错了。再次对不起。”梁婉儿低着头,不敢说话了,这个一紧张,脑子就赶不上嘴快的毛病是没治了。

“此事已过,务须再提。”独孤白淡淡说着。

梁婉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可是转念一想,确有不妥,鼓了鼓勇气说道:“独孤白,我会负责的。”

“嘭!”门狠狠关在自己面前,好好的道歉,却又碰了一鼻子灰。秦川太白师兄,真是怪脾气得很呢。

一行人按着计划,赶往九华最南处,血衣楼附近,和万里沙的黄元文汇合。万里沙黄元文监视血衣楼动态已有许多日了,给大家分析了一下现在驻守血衣楼有几个不明身份的头领,还有几百驻守在血衣楼的守卫。

众人听得认真并有许多担心,面对的敌人武力不低,人数也多

想要一举攻破,必然是要制定一个周密出其不意的作战计划。

“这打架嘛,瞬息万变,要我说,咱们几人合力冲进去打几个回合,打得过就一路打进去,打不了,咱们几个要跑,自然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的。”唐青玖摇着扇子说的漫不经心。

“呵,你跑起来,自然会让你家傀儡拖着你,我们可没有这么好的挡箭牌。我们腿短,跑不快。”念奴边擦着双刺,连眼神都不分一个,就反驳了。

顾霖铃建议道:“我、独孤师兄、唐九、天阔、智皓师兄、临江师兄先去探路,等我们将前方道路探索清楚,再来汇合。”

“听师姐安排。”众人异口同声。

独孤白未作声,看了一眼梁婉儿,提剑率先离开,第一先锋小分队也赶紧跟了上去。

门口那几个守卫,其他几人还没出手,剑光几个闪烁,已经是一路畅通。

唐青玖歪头对着小九九说:“瞧瞧我们太白师兄,这剑法,天下无双,只身单挑龙潭虎穴,眉头都不带皱的。”

小九九早就看的一脸花痴:“好帅,好帅,好想变成婉儿师姐,可以看到……”

走在前方的独孤白突然身形一顿,深吸一口,复又前行。

临江和韩天阔对着唐青玖和小九九,竖了一个大拇指,众人憋笑,继续前行。

“有人闯进来了,快来人啊!”打斗声还是引起了哨兵的注意,很快,冲出来了一批血衣斩杀者和众多死士。

众人一起缠斗起来,毕竟是各大门派的年轻才俊,打的轻松毫不费力,初入江湖,却也难免年轻气盛。

“都去死吧!”随着血衣死士的喊叫,他们点燃自己的炸药,顿时场地中,不分敌我,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死士在自爆,众人被打的措不及防。

一不留神,韩天阔、临江都有不同程度受伤,而且烟雾燃起,根本看不清前路。

“顾霖铃,带他们先撤退,我断后!”独孤白回风落雁,击退一拨人,给大家一个喘息的机会,智皓背起受伤的临江,顾霖铃扶着韩天阔,唐青玖和小九九护在两侧,快速的往寨子门口退出去。

等在寨外的众人一看,急忙上前包扎救治。

梁婉儿扫了一圈,问顾霖铃:“师姐,独孤白呢?”

“独孤师兄留下断后,按说也该冲出来了,里面有死士自爆,一时冲不进去了……”

不待顾霖铃说完,梁婉儿提伞冲了出去。

“哎呦,这小姑奶奶,我跟去!”唐青玖赶紧和小九九追了过去。

冲进寨子的梁婉儿,眼前全是烟雾,根本看不清人在何处,心急如焚,硬着头皮往里一路冲。

突然,眼前有几点剑光闪过,梁婉儿欣喜,奔了过去。

独孤白刚斩杀几个将要自爆的死士,刚一转头,就看到一脸欣喜的梁婉儿向自己冲了上来。

“你来做什么?”独孤白呵斥,转眼又有自爆死士冲了上来。

“我来救你啊!”梁婉儿抽出伞中剑,击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死士,将伞从独孤白身前一划,伞舞盾!

看着被挡在风墙之外的死士,独孤白拉起还在得意等夸的梁婉儿冲出了寨子。

唐青玖和小九九刚冲过来,就看到两人手牵手肩并肩的出来了。如果不是一个面若寒霜,一个春风得意,还真以为这俩是进去游玩一番回来了。

唐青玖有些不是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干巴巴的说道:“出来就好。”

独孤白看到唐青玖盯着自己抓握的手腕,一把甩开了。

梁婉儿还是能感到刚才手腕上存在的温热,原来这人也不是那么冷冰冰的嘛。

独孤白到了众人汇合之地,查看了受伤几人的伤势,还好都是皮外伤,用了移花的药立竿见效。

独孤白建议道:“现在,冲进去,死士都差不多了,他们最大的防御就没有了。正是个机会。”

八荒新秀,自然不能这么退却而归,一鼓作气集体杀了进去。血衣楼众人没想到自爆死士没有把他们吓走,这么快就杀了回马枪。

“我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喧闹不止,唯有战斗才能让他停止。”一个拿着双剑的八尺大汉,念念叨叨的走了出来。

江欢心突然叫道:“他拿刀的姿势……是东瀛人。”

顾霖铃也是熟知东瀛人招式鬼辣,叮嘱道:“大家小心。”

几个回合,众人措不及防,纷纷被定身。

展梦魂得意喊道:“你,无路可逃。”

此时唯有一人行动自如,无痕剑法,抵御展梦魂的定身攻击,一招杀意技·剑履山河!剑光点点,人剑合一,行云流水,剑剑致命。

“啊,那个声音终于停止了。”展梦魂喃喃中闭上了眼睛。

梁婉儿走过展梦魂身边,叹息道:“死亡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独孤白撇了一眼,未作言语,打头前行。

“青龙不死!血衣重生!”刚刚进入到血衣楼腹地,四面八方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口号。

众多血媚蝶簇拥着玉蝴蝶等在路中。

“各位少侠,既然到了血衣楼,不如陪我玩玩嘛!”

江欢心看着眼前一袭绿衣,手执绿伞,顿时惊到:“血玲珑?你不是死了吗?”

玉蝴蝶咯咯笑了起来,说道:“燕南飞杀掉的是我的姐姐,姐姐是光,我是影,我们长得一模一样。你看多年的影子终于成为了光!现在,她没杀掉的人,就由我来接手吧……”

念奴踏前一步,说道:“这是个用毒的,其他人退后,我来。”

临江也跟着上前:“我陪你一起。”

念奴瞥了一眼,并未作声。

唐青玖带着小九九也上前,说道:“用毒,我家小九九百毒不侵,看怎么打她个满头包。”

苏杭想了想从包里拿出几粒药丸分给这几人,有备无患。其他人往后退了退,毕竟后面还会有更强的敌人,要保存体力和战力。

玉蝴蝶看着他们商量起劲,不耐烦的说:“好了没,那我就开始了,就你这个俊俏的小道长吧。你是我的了!”

念奴听得火大,索命决冲了过去缠斗起来,这玉蝴蝶是用毒的高手,却不是招式上的能人,几个回合就被念奴杀的连连退后。

临江看玉蝴蝶周身忽然散发绿色烟雾急忙喊道:“小心!”

念奴气急攻心,拼的有些用力,招式未及时收回,烟雾已经进了鼻喉。

小九九一个大跳站在念奴和玉蝴蝶中间,一掌打翻了玉蝴蝶,唐青玖暗器随风而至,七枚银针,针针入了死穴。

“姐姐,我,我不想死……却也不想寂寞的活。”玉蝴蝶败北。

继续前行,在血衣楼的最深处。

一座高楼上,一个可人的少女俯视众人。

“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到这里。”女子话语轻蔑。

韩遐迩认出此人,喊道:“冶儿!”

“冶儿和主人一起来血衣楼玩呢!”女子自顾自说话,全然不在乎各位少侠的惊讶。

待看情冶儿身边所站之人,众人更是惊讶。

智皓说道:“是孔雀!可他不是死了吗?”

可人的少女突然大怒,尖叫道:“冶儿做的主人是永远不会死的!”

临江恍然说道:“我明白了,傀儡,原来孔雀是冶儿造出来的傀儡。”

冶儿更是怒不可揭,大叫着:“主人才不是傀儡,主人就是主人!”

梁婉儿看着情绪变化无常,语无伦次的冶儿,悄悄地说道:“这怕不是有些魔怔了?我们要欺负神志不清的小姑娘嘛?”

冶儿年纪虽小,功力却是惊人,相隔甚远,却听清了这细语。

冶儿居高临下的盯着梁婉儿,冷笑一声,说道:“就你上来,陪我玩玩吧!”话音未落,一条长鞭从上扬下来,猝不及防的缠上了梁婉儿的腰,将她轻轻提上楼去。

梁婉儿惊得下意识大喊:“独孤白救我!”

独孤白运气轻功紧跟飞上高楼,其他几人也纷纷跃了上去。

到了二楼一看,身前有着五个阵法图,而梁婉儿已经被冶儿带入阵法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独孤白想要冲上去,被临江一把拉了回来。

临江劝道:“稍安勿躁,这是五行相生相克,待我分析冶儿招式五行,定能胜克。若是硬闯,恐怕胜算极低。”

独孤白身形顿住,眼睛却死死盯着趴在地上,疼的大口喘气的梁婉儿,嘴唇绷成了一条线。

智皓和临江一起详参阵法,突然喊道:“冶儿为木,众人速速踩了金阵法,杀过去。”

众人照做,杀至冶儿身边,与冶儿、傀儡孔雀缠斗一起。

一时间,剑履山河、神鬼夜哭、星河倒卷、龙震百里、五仙灭地、万点繁星、天地不仁、杀意四起,积攒了一路的愤慨,此刻全面爆发出来,傀儡孔雀挡在冶儿身前最先身亡,智皓趁机最后一技‘我佛慈悲’终了了冶儿最后的生机。

冶儿望着眼前倒地的傀儡孔雀,喃喃自语着:“主人,冶儿又可以来服侍你了。”

苏杭冲到梁婉儿身边为她服了内伤药,可是皮鞭上倒刺许多,腰周的衣服甚至皮肤都已划破,不停渗着血,看着骇人。

独孤白上前脱下外衣,宽大的外衣将梁婉儿从头到脚包了起来,顺势抱了起来。

梁婉儿惊呼出声。

独孤白皱眉,低声问道:“可是弄疼你了?”

梁婉儿鼻尖全是那清冷的香气,突然觉得浑身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只有这温柔的怀抱和头顶上温热的气息。

此时,万里沙黄元文也赶了上来,看到一旁冶儿的尸体,舒了口气,说道:“此间事了,我也要回去给离盟主汇报,今日之后,再也无血衣楼了。”

众人回了萃喜楼,多少都有伤在身,正逢除夕将至,各门派掌门也是接到了自家弟子围剿血衣楼的喜讯,碍于伤势在身,就让他们都留在萃喜楼过年,等伤势好转再自行归家。

几位少侠也是年轻气盛,难得过年期间可以在外,不用受门派里长辈门规所束缚,那是玩的逍遥自在,伤势也好的极快。

除夕夜,团圆饭。这一年的团圆,是年轻新秀们的,血衣楼一战,皆是一战成名,各家掌门心生骄傲,送来了各种补品珍器和当地特色美食。

就连智皓师兄也留了下来,虽不饮酒,也是和这些并肩作战的朋友们,好好团聚。

酒店老板将八荒美食统统端上了餐桌,江欢心看着满桌佳肴,

白切鸡、红膏呛蟹、一品锅、杜鹃醉鱼、爆炒见手青、烤全羊、驼峰炙、烤乳猪、油炸花生米、蒸鲍鱼、凉拌明玉子、叫花鸡、剁椒鱼头、红泥暖锅涮菜、水煮鱼、雪莲粥。

     此刻,餐桌旁的自己,就是身在仙境,食指大动,立马大快朵颐呀!

     身旁的梁婉儿嘴巴早已塞得满满,口齿不清的说道:“我第一次出谷,就来了九华一个地方,居然就能吃遍了八荒美食,我简直就是太幸福了。”

     江欢心一边往嘴里塞了满满一嘴烤羊肉,一边点头,说道:“我家江老头平时也是有口福得很,我跟着吃了这么些年,其实最想念的还是秦川的狗肉火锅,大雪封山,天寒地冻,喝一口肉汤,通体那个舒坦。”

梁婉儿听得羡慕的眼睛冒光,瞥向对面的独孤白,想了想,还是算了,如果自己跟他张口说,想去秦川吃火锅,估计一个眼神就把自己冻在雪地里。

看来狗肉火锅是吃不成了,有些扫兴的,低着头,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碗雪莲粥。

梁婉儿抬头,正看到收回去手的独孤白,独孤白眼神有些闪烁,嘴里说着:“伤势刚好,不宜油腻。”

周围嘈杂的声音瞬间退却,耳边只剩下声调冰冷,言辞却暖心的话。是不是,这个狗肉火锅也没想象的那么难吃到呢?

子时已至,大家也是酒足饭饱,女孩子们穿着厚厚的大氅,看着男孩子们在酒店门口点着各样的爆竹。

唐青玖最是调皮,趁人不注意将小爆竹丢在他人脚下,引得顾霖铃大声斥责,苏杭皱着眉头,用拳头打着唐青玖的背,唐青玖笑嘻嘻的享受捶背按摩。

韩天阔和韩遐迩站在梯子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爆竹,临江和智皓在下面打下手,念奴和江欢心则站的稍远,不知道在聊什么,江欢心笑得开怀,念奴的脸上也是难得的笑意。

梁婉儿站在一旁看着众人,心里舒畅欢喜,新的一年结交了这么多好朋友,有着如此不凡深刻的记忆,真是不枉此行。

忽然,余光撇到了一个白色的衣角,不知何时,独孤白站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看着众人嬉闹。

梁婉儿舒了口气,说道:“现在这样,觉得好满足啊!”

独孤白轻咳了一声,轻声说道:“如果,再加上狗肉火锅呢?”

梁婉儿两眼发光的看着独孤白,激动的抓着独孤白的衣袖问道:“在哪里?哪里?”

独孤白缓了缓才回道:“年后随我回秦川,我请你吃。”

梁婉儿霎时间听出深意,爆竹的光亮映在两人的脸上,也红不过两人羞红的脸。

爆竹声中,独孤白听到了一个轻轻却甜甜的回答:“好。”

 

 

 

作者有话说:太白和天香放在了最后,CP最多的两个门派,十大门派,五篇短篇同人(《欢心畅遐迩》《百因必有果》《一顾倾人心》《谈笑度余年》《剑胆护琴心》)都完成了,也是给自己的天涯之路一个纪念。正好也与#新春同人令2020#新春主题,意外契合,开心!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估计下次见,就是血衣双生相爱相杀和从龙铁卫冷血双刀啦。

 

本文作者:欢心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