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长篇连载】山月清欢(全门派同人) - 第三十六章 双盟

2020-05-25 17:46:42 佚名


Chapter.36 双盟

 

 

“阿栾,展信佳。”

“我跟江山师兄到伏龙谷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这里的黄沙真多啊,一眼望去满山遍野全是沙子,几乎找不到绿色,不过谷前倒是有一株桃花。今天我路过时见它快要开花了,我想了想,春天也快要到了啊……”

“这次沈谷主打算重开青龙会,时间地点都定好了,就定在开封的二月二,所以我和师兄他们收拾收拾,准备跟着端木家的商队回去了。”

“啊对了,我记得上次写信时与你说过我打算加入青龙会的事吧……咳咳,你看到这里千万千万别生气,放下手中的玉笛,先听我给你解释……其实我本来不想加入伏龙谷,也不想加入新开的青龙会,但江山师兄毕竟是沈孤鸿的亲弟弟,他一定是要加入的,而我又是他师弟……”

“我这一个月来待在谷中认识了不少人 ,除了原本伏龙谷的人,还有不少帝王州的,大家都是很不错的人,豪爽大方,又讲义气。我仔细想了想,我以前不喜欢沈谷主,是因为他是公子羽的义兄,可如今公子羽都死了,还是被他亲自清理门户。如今人死如灯灭,骆副帮主的仇也算报了,我再揪着人家不放,好像也有点不太好……呃,不太符合侠义。”

“你以前总说我对他抱有偏见,所以才常常针对他,也许真的是这样。不过沈谷主……嗯,以后可能要叫沈龙首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得好好观察观察,总不能被骗了吧?”

“……不说这个了,我收到了你之前寄过来的盐焗明玉子,味道还不错。沙漠里没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想给你寄一枝桃花,是谷前新开的那枝,可是又怕路那么远寄到都变成干花了……”

“我很想你,我还记得来年我们一起去天香谷的约定,希望可以快点见到你。不知道你想不想我……不许说不想啊!我现在想想你上次就是在故意气我,太过分了。”

“等过了二月二,我就来杭州找你,届时一起去吃明玉子和叫花鸡!就这么说定了啊,不见不散!”

 

自燕云到开封的车队上,镖车一辆连着一辆,装载着货物,还有上头的人。

镖车底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车轮忽然一停,车厢一震,江叙被晃醒了,顿时睁开了眼睛。

他就是不醒,前头的人也要摇醒他:“别睡了,前头有人劫镖。”

车队上的护卫都纷纷拿起了兵器,看这架势倒也十分习以为常。

“啧……又来了。”江叙伸了伸腰,算是简单热了一下身,手一撑翻身便跳下了车。

丐帮功夫全靠拳脚,他倒是比人少拿了件武器,打起架来拳拳到肉,酣畅淋漓。

也许是端木家的这一趟商队看起来太像是肥羊了,一路走来不知遇上了几波绿林好汉的“招呼”,后面打上了伏龙谷的标记,这才好了些。

但也总有些不怕死的铤而走险。

毕竟这不用本钱的买卖,干上一趟,几个月甚至半辈子都吃喝不愁了,也难怪劫道凶徒层出不穷,令来往商队苦不堪言。

这江湖由来如此,泥沙俱下,不止有快意恩仇,更有弱肉强食,底下不知隐藏着多少血泪。

车队里不知有谁低声抱怨说:“也是该整顿一下了。”

旁边一人拍上他的肩头叹道:“过几日,等过几日,以后估计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大家就都不说话了,抬起头隐秘地对上了一个眼神,又都心照不宣。

再过几日便是二月二,沈孤鸿新掌青龙会的大日子,届时必定重洗江湖黑白两道,制定新的规则。

 

二月二,民间俗称龙抬头,这一日开封城中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开封城身为本朝皇城所在,向来都是如此热闹,但是今日的热闹又有所不同。

早在几日之前,城门附近的客栈皆已爆满,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客纷纷聚集此处,他们相貌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武功或高或低,却怀着同样的一个目的。

盖因他们都接了同一张请柬。

二月初二,青龙会于开封设重立大典,共尊沈孤鸿为新任龙首。

凡接此请柬不到者,皆视为与青龙会作对之人,事后将被一律清算!

故而无论是因为被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不得不屈从或发自真心服从了青龙会之人,还是摄于青龙会的威风不敢不来之人,亦或是单纯来看热闹的八荒弟子,只要是接到了请柬,除了少部分人以外,其余多半都到了场上,来旁观这一场青龙会难得的盛事。

但这一趟也并非白来。

至少这重新开张的青龙会,单在阵容上看已是不容小窥,更何况领头之人是那位杀了自己义弟、为江湖除去一大祸患的沈孤鸿,这更让人觉得,江湖是真的变天了。

这青龙会,不再是从前的青龙会了。

不多时,江湖各路的势力头领纷纷现身,一个比一个来头大,于是下座中窃窃私语的人不在少数。

“你看那人……竟是蛇王!连黑街这块最难啃的骨头都被沈孤鸿收编了,啧啧,想不到这位新上任的龙首看着不显山不露水,背地里竟有这般手段魄力!”

“现在天底下的绿林黑道,不管是陆上的还是水上的,都已经臣服于新的青龙会了么?”

“不,还差一路。江南十二连环坞的殷紫信姑娘继承父业,以龙首山的天泉山庄为总舵,其旗下诸分舵据守江南险要水域,至今未向青龙会投诚。”

“信娘啊……谁能想到呢,最后连环坞竟是她一个女子当家,手腕最硬,颇肖当年鹰王风采。”

“嘿嘿,要我说啊,要不是当年青龙会杀了她哥,还未必轮到她呢……”

而最后到达之人,无论黑道白道,都太过熟悉,众人的议论也随着他的到来而平息了几分,旋即,讨论声比起先前又更大了些。

帝王州,叶知秋。

 

午时已到,背后的议论纷纷且不提。在这日头最烈之时,四周的篝火渐渐燃起,到场的武林豪杰将以小刀划破手指,将血滴入场中央装着酒水的大瓮中,待祭过天地之后再取酒共同饮下。

这是从古至今,这江湖上唯一不变的宣誓结盟或是效忠的仪式。

沈孤鸿居于上首,也是今日的主角,按理说场上之人皆要看他脸色行事,自然是第一个起表率行动之人。

而等轮到叶知秋时,这位赤衣散发、腰佩孤鸾的帝王州盟主一时却不动。

在众人的一片寂静中,他眼神冷淡,看向沈孤鸿断然开口道:“我当日是代表帝王州与你相约结盟,并非是做你下属。”

底下,跟着江山前来参加仪式的江叙暗自攥紧了拳头,神经都变得紧张起来。他曾经很是钦佩叶盟主的豪气干云,而如今更为他心焦。

要知端看今日场上景象,便可知沈孤鸿接手青龙会势不可挡,叶知秋如此当众拂他颜面,若是万一遭他记恨,当场发难……

伏龙谷之人纷纷露出不忿之色,帝王州的人半步不退,其余众人都在看沈孤鸿,沈孤鸿却好脾气地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好似并不在意。

他说:“自然如此,叶盟主便站我副手的位置即可。”

江叙松了一口气,心道看来沈孤鸿也没那么小心眼,自己是不是过于紧张了……他心思纯朴,转眼间竟觉有些惭愧。

叶知秋却深深地看了沈孤鸿一眼。

“我会盯着你,希望你一直如你当初所说的那般。”

他并不接过沈孤鸿递来的小刀,而是拔出了孤鸾剑,顷刻间以剑锋划破了手指,在瓮中滴下了自己的鲜血。

仪式继续下去,这回不再有什么波折,众人依次歃血为盟,共尊沈孤鸿为龙首。

从今往后,青龙会便不再是公子羽的青龙会,而是沈孤鸿的青龙会!

 

开封街头的一家酒楼中,一位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公子刚刚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盘上珍馐尚未尝上一口,便晃了晃杯里的酒。

他所在的二楼正是视野开阔之处,遥遥观望,自也能看到青龙会众人聚集之相。

“啧,还真热闹啊……”

那公子状似自言自语道,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只是不知这没有百晓生的青龙会,究竟还算不算得上青龙会?”

“不过如此短的时间便能凑成如此声势,沈孤鸿也算有几分手段之人,只希望薛无泪不会搞出什么事端来才好,否则也不知道他扛不扛得过,扛不过又是一个麻烦。”

“所以我到底要不要趁此机会入青龙会……唉,还是算了吧,好不容易‘弃暗从明’,还是先珍惜一下这得来不易的自由才好,我可不想再给谁卖命了。”

“听说天峰盟成立也是在今天……两边在打擂台么?有点意思。”

他待了一会儿,又觉无趣,便起身召来酒楼中的伙计,打算结账下楼。

店小二很快便赶来,他看了一眼便犹豫道:“这……客人是在等人?还是本店饭菜不合口味?”

公子笑着摇了摇头:“都不是,只是在这里待得有些烦了,想换个地方走走,结账吧。”

能在酒楼里当店小二,那阅历自然是不差的。

但见这位公子明明是一个人,却点了两份饭菜,取了两个酒杯,此时桌上的酒喝光了,菜却几乎是一口没动,这个店小二心觉还是有些古怪。

不过开封城那么大,人来人往,他招待过的千奇百怪的客人多了去了,这都不算什么。当即也不多话,噼里啪啦将价格心算完毕,然后又道:“不过这饭钱,客人今日就不必付了。”

“哦?这话怎么说?”公子感兴趣地挑眉。

近日来这店小二定是没少给人解释这个问题,眼下也轻车熟路,于是眉飞色舞道:“还不是与开封那件大事有关?这青龙会重开,那位沈龙首出手真是豪爽大方,一下子就包下了开封半数的酒楼,今日来往的宾客,食宿全免呢!”

“那还真是大手笔。”

公子沉思半晌,忽展颜一笑:“不过还是算了吧,我这人偏生有个毛病,就是不喜欢别人给我结账。”

他掂了掂钱袋,将其轻轻放在桌上:“好在一点饭钱,我还是给得起的。”

怪哉,居然还有和钱过不去的人?

不过那公子坚持要给,店小二也不会阻拦,最多在内心吐槽一句真是怪人,随后利落地报上了一个数字。

此时栏外微风轻轻吹过,拂动公子的衣袂,若隐若现地露出他腰间系的令牌。

若是展子期在此定会发出一声惊呼,盖因那令牌竟与他当初在星罗棋布外截获的血衣楼令牌造型一模一样,只是令牌的材质与造型都更加精致了些,背后还刻着一个“虞”字。

此人竟是血衣楼之人!

 

同样是二月二这一天,千里之外的秦川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唐青枫难得起了一个大清早,整冠束发,换好了一身移花宫的装束,也不似往日那般带着折扇,只在腰间别一玉笛,压下几分少年的肆意潇洒,却别有一股清冷之气。

一打开门,却发现天峰盟的高层们今日齐聚一堂,不约而同地前来堵住了他的门口。

……

纵使唐青枫自认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此刻也有些哭笑不得,更兼无语地摇摇头:“各位,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前水龙吟劳模副盟主现天峰盟新晋护法的李红渠抱着手率先冷哼一声,想起过往她就格外没好气。

“今时不同往日,这天峰盟成立的大日子,正是需要撑场面的时候,盟主要是再失踪,我们在诸位武林同道面前可丢不起这个人!”

唐青枫眉头不动,只是摸了摸鼻子,笑盈盈道:“看来红渠对我怨念颇深……放心放心,我今日不跑就是了。”他含笑看向其他人,“那你们呢?”

苏小白是移花宫的大总管,眼下来到中原是唐青枫的大总管,内政后勤本是由他管理,事无巨细,来叫唐青枫起床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曲无忆则表示她平日本就起得那么早,无事自要来与唐青枫商议天峰盟成立之事,而笑道人完全是跟着她,且他应该不算天峰盟的高层充其量算半个家属。

苏怀墨直接将手上一沓整理好的与会人员名单交给唐青枫让他过目,还有安保工作也应该排查一遍,前侍卫长卢北川已经到前面去了,他出身太白,秦川一带属他最熟。

齐落竹本是不想来的,铸神谷中还有一批武器订单等着他处理,但是他毕竟也是未来天峰盟中的一员还是唐青枫的好友,想想今日如此要紧于是早早动身赶来了,另外一说,他也支持李红渠的观点。

只有苏栾的理由最简单最实在,她举起手来道:“我见大家都来了,便也拉着纪柔一起过来凑凑热闹了……柔姐姐,你说是不是?”

纪柔只在她身旁抿了抿唇,露出了一个轻微腼腆的笑。

她自那日与明非之后便不再提及此事,后来更是离开唐门,如今也算是天峰盟的一员了。

唐青枫颇觉头疼,但也不想为难她二人,他下意识想打开折扇却摸了个空,只好抚摸了一下玉笛。

“不过我是真没想到,最后竟是唐师兄你接下了这天峰盟主之位。”苏栾嘟嘟囔囔道,“曲盟主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如今的江湖的确是该有所转变了,无论是针对与朝廷之间的矛盾,还是与辽国边境上的争端,单靠四盟或者八荒的力量都无法应对。

这个江湖不再适合像以前那般散兵游勇各自为政,其实由沈孤鸿执掌青龙会,出面整合和清洗也不过是大势所趋。

但沈孤鸿行事太快太急了,想把江湖一下子收入囊中,那是不可能的。青龙会弹压得太狠,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实则却积攒下了不少江湖人的不满。

那些不满的力量,眼下还只有端倪,日后渐渐发酵,最终会凝结在一起,形成一股洪流。若不能及时加以合理的管理与疏导,势必会如洪水决堤一般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

所以需要有人去制衡,也需要有人去管理。

“总要有人去做,不是吗?”唐青枫玉笛敲了敲手心,忽然没头没脑地如是说。

旁边的曲无忆对上他的眼神,心领神会。

天峰盟不就是基于此诞生的?曲无忆为何要去屡屡游说唐青枫结盟,唐青枫为何又要答应下来?其实答案早就有了。

昔日的四盟盟主纵使理念不同,性格不一,却无不是着眼大局,心系天下之辈。

所以任世人再如何传言曲无忆冷清,唐青枫散漫,他们都有珍视的事物和在乎的人,同样拥有守护的理念,此刻站在此地,便是盟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曲姑娘,我们两个的位置当真不可以换一换么?”

新晋的天峰盟军师兼副盟主曲无忆顿时扯了扯嘴角,随即面无表情,宛如照本宣科道:“唐盟主不要说笑了,仪式快开始了。”

“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唐青枫清了清嗓子,下一刻他脸上不着调的神色一扫而空,“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准备好了,唐盟主。”

“此番议事,虽是为祭当日太白独孤飞云前辈于巴蜀的剑雪之约,也是为解决青龙遗祸,商讨后续武林大事……若收到信笺来一并商议之人,便以天峰为号,建立一个新的盟会。”

“若是接到信笺之人不来呢?”

“他们不来,也是他们的选择,我总不能期望人人都管。至少来了的这些人,但凡入我天峰盟麾下,便是战友同袍,我天峰盟必将竭力护其周全!”

“一切已准备就绪。”

“那好,我们这就前去浩然峰,祭拜一番剑神前辈吧。”

 

浩然峰上三重雪,哪怕是和熙的春日也不见化开。众人齐聚剑碑之前,祭奠此前在巴蜀一战中逝去的剑神独孤飞云,而后共商江湖大事。

唐青枫与曲无忆宣称水龙吟、寒江城两个盟会联合,天峰盟由此正式成立。

会上风无痕并未参与,他自称精神不继,已将门中事务交给了年轻人们,即回山后的太白双秀。

双秀之中,公孙剑剑法最快,而独孤若虚心思缜密。若不出意外,公孙剑便是太白下一任的掌门,而独孤若虚会从旁辅佐他。

众人皆道,这二人站在一处同进同退,并非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日后也会一同合力将太白发扬光大,与当年风无痕与独孤飞云何其相像?

武林江湖,不正是这样的薪火相传,宛如一代又一代的轮回,却又演绎出了不一样的精彩。

 

祭台之上,明非与明久站在太白双秀身后一言不发,场上颇有几分肃穆之意。

就连一向沉不住气的明久也情愿在这样于他而言无聊至极的场合上安安静静待着,明非对此略有些意外。

不过,自从明久独自回到太白后就仿佛变了个人一般,空闲之余,他也会乖乖的在沉剑池畔练剑。

转念想想,这样的场合他也能安静待着,倒也不怎么意外了。

明非思来想去,只能猜想他之所以会在离开太白之后的短短数月养成这种习惯,大约是和神刀堂的那位大师姐有关吧。

不再做他想,明非回过神,随着众人祭过独孤飞云后,他却无意间瞧见了站在苏栾身边的纪柔。

这样一眼,他不自觉地轻皱起了眉。

一段时日不见,她瘦了许多,脸庞有些消瘦,捏着机关扇的手指也越发纤细,甚至还有些因用力而微微泛白。

纪柔忽然察觉到了久久停留在她身上的一道目光。

循着感觉望去,却对上了明非的双眸。

果然……还是逃不过吗。

就算这样紧紧捏着扇子也要克制自己不去看他,最后还是没有忍住。

愣怔片刻,似是心有灵犀,两人都移开了视线。

明久察觉到了明非的异样,朝四处望了望,瞧见了一位天峰盟装束的唐门女弟子。

他几乎瞬间想起,明非寄给他的信中提到的那位温婉柔静的纪柔姑娘,也同样是出自唐门。

她就是纪柔吗?

虽然明非提到纪柔的言语很少,但字里行间都是赞誉和关注。明久太了解自家兄长这个清冷的性子,如此关心一位陌生的女子,纪柔还是头一个。

看这个样子……怕是和他一样的情况了?

明久咂了咂嘴,他们果真是亲兄弟啊……

仪式并没有进行很久,贯彻唐青枫精简的理念,整个流程也不过一刻钟而已。

或许是为了避开与纪柔见面的尴尬,明非一直跟在太白双秀身后目不斜视。待仪式结束后,作为新晋天峰盟主的唐青枫自然要留下来与诸人谈话一番。而这样避无可避的时候,明非便把明久推上去,自己则退到了偏远一些的地方守着。

明久与独孤若虚面对着天峰盟的人,心照不宣地都不提及离开的明非,倒是公孙剑一脸疑惑,当下就要问出声。

独孤若虚毕竟是知晓当初明非同纪柔告白却失败的事,虽不知原因,到底也没有强迫明非的离开,于是一把按住公孙剑,强迫他回到正事上来。

明久看好时机偷偷溜到明非的身边,戳了戳他的胳膊。

明非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为什么要刻意避开呢?

他放不下,也不敢见她。

于是等到天峰盟的成立仪式全部结束后,明非拉着明久快速离开了浩然峰。

他一言不发,沉默地走在太白山道上,因为心中藏着事,到后面还不自觉用上了轻功。

“哥,你之前是不是……”明久好不容易追上他匆忙的步伐,一边跑一边道,说到一半,他发现地上有一支簪子半掩在雪地中,“咦,这是谁掉的簪子?”

不太像是太白的师姐妹之物啊……

明非闻言停了下来,转头瞧了一眼明久手中的簪子,立刻认出这是纪柔头上的簪子。

他折返回明久的身前,伸手从明久手中拿过了那支簪子。

是梅花的样式,还缀着一颗洁白小巧的珍珠。

“哥?”

“回去吧。”

明非鬼使神差地收起了簪子,放置贴身处,枕着他的心跳。

 

苏栾和纪柔也提前离开了他们三人谈话的地方。

反正有一众天峰盟理事人撑着天峰盟的场子,也不怕唐青枫打科插诨,自然也就没有苏栾和纪柔什么事。

好不容易偷个懒,苏栾拉着纪柔站在峭壁旁,呼吸着冷冽却清新的空气。

“总算是闲下来一会儿了。”

这些时日,纪柔跟在苏栾身边,人也开朗了些许,倒是不似从前一味的沉默,学会了与旁人打交道。譬如眼下,也会主动与苏栾说说话。

她含笑道:“现在忙也是没办法的事,等忙过了这一段或许就好了……”

苏栾伸了伸懒腰,抬头凝视了一会儿纪柔,忽然道:“咦?柔姐姐,我记得你今早头上戴了珠簪,现在好像怎么不见了?”

纪柔闻言下意识伸手往头上抚了抚,果然摸了个空。

“兴许是方才人多,不小心掉了。”她想了想,又道,“不要紧,一会儿我再去前面找找。”

唐门弟子并不缺钱,那珠簪本也不是什么珍爱之物,不过是纪柔晨起梳妆时想到今日是天峰盟建立的大日子,招待宾客不好穿得太过素净,出门前匆匆插在发间。

也不知道掉哪去了,不过掉了便掉了吧,人多眼杂估计一时捡不回来。天峰盟的事情那么多,她眼下忙得很,也顾不上去寻找,只想着待会儿再去前面问问。

来往的宾客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总不至于贪图她一根簪子,有人捡到自然会还回来。

苏栾点了点头。

她迟疑了一下:“对了,我方才……好像见到明非了。”

纪柔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

她微微低下头,好似在整理着衣服上的褶皱,又好似在盯着足尖看,轻声道:“他是太白弟子,自然会在这里。”

“阿栾,你不必担心我,我已经将此事放下了。”

可是他好像没有,方才还向我打听你的近况。

苏栾欲言又止,最后并没有将这话说出来。

纪柔抬起头来,神色已经恢复到如常般的温柔:“不说这些了,我新做了个傀儡,一会儿休息时,你要过来看看吗?”

十分拙劣的转移话题技巧。

可是纪柔明显表露出了不想谈下去的意愿,苏栾又是心思玲珑之辈,如何不察觉,于是顺着她笑道:“是怎样的傀儡?说来我还没仔细瞧过……是要用来做家务,还是要用来打架?”

“是偃师房出品……唐倪师兄说我便是不在唐门,也该有自保的能力,何况现在又加入了天峰盟,都是江湖人,总不能依赖别人保护我。”

她拨弄着腕间的无影天丝,心绪有些不宁:“我……应该走出来了。那日之后我时时在想,是不是就是因为我一直不够勇敢的缘故,才……”

“刚才还说着不提明非,自己又忍不住提。”苏栾不由吐槽,她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看你啊,才是真的放不下!”

纪柔笑了笑,却不见半分轻松。

“或许吧……”

这句话后,她便不再言语。


本文投稿作者:梨晚/寒霁夜茶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