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涯路远系列故事 - 第十八篇

2020-06-09 16:14:52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大宋皇帝能和小乞丐一样?”

夏挽筝一把捂住木依依的嘴,对苏汐道:“小依没理解你的意思,苏姑娘莫要见怪。”

“小依说得对。”苏汐饮尽杯中的残酒,眼带寒芒。

 

夏挽筝、木依依又来了开封。

办完事,他们就寻着了苏汐,说要请她吃喝玩乐。

囊中羞涩的苏汐一听,立刻应允了下来,跟着他们就走进了酒馆。

夏挽筝点好了酒菜付了钱。

“客官,两壶上好的桃花酿!”

苏汐酒量渐起,一边小口啜饮品尝,一边把上回的事讲了一讲。

然后,一直吃着菜没喝酒的木依依道。

夏挽筝接着苏汐的话问:“苏姑娘为何改了想法?”

 

 “本来吧。”苏汐简言,“忽感未讽尽兴,又觉风仪损,讽之亦有过。”

“文白夹杂,我听不懂!”木依依不满。

夏挽筝瞅了她一眼,对苏汐说:“你就应该学学小依,要骂就大骂,管它其他的。”

“她刚骂我了?”苏汐诧然的懵。

“不是,我是说她怼仇家的时候。”夏挽筝转回来,“后来呢?”

“后来,我遇见了……”

 

开封,某酒庄。

苏汐闲来无事,绕着城墙走了走,恰好遇到面前有个酒庄,就想着买壶酒吧。

队列并不长,她很自觉的站在了末尾。

轮到苏汐,掌柜问她买什么酒?她说桑落,掌柜说好咧我去盛,她说要一壶。

正当此时,屋内走出一女,附耳掌柜,嘤嘤数句。

随即,掌柜往外迈出半步,对苏汐摆了摆手,说:“不卖了。”

“为什么不卖?”苏汐愣住了,刚还好咧我去盛……

“我想卖就卖,不想卖就不卖!”

二月初八的事没过多久,苏汐的脾气和往昔相比差了许多。

“凭什么不卖给我?我都排了好久了,而且你刚也没说不卖,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之后双方就买酒卖酒一事理论,也可以说是争执了起来。

 

“最后结果如何?”二人都很好奇。

“他们家的店,不想卖我总不能明抢。嘲讽了几声,我就气乎乎的走了。”

木依依正要替她讲话,没成想苏汐的话还没完:“后来,开封的说书人还骂了我一阵子。”

“这又是怎么了?”

“说书人,给钱就行,那家给他们钱了呗。居然还打听到了我名姓,真晦气。”

夏挽筝沉吟道:“这点小事就花钱请说书人?苏姑娘你在哪买的酒?”

苏汐把位置和酒庄名字对他二人讲了一讲。

“哇!”木依依惊呼,“原来是她们。”

“怎么,你仇家?”苏汐抬眼,挪揄道。

木依依居然点了点头。

“你仇家怎么找上的我?”“准确来说,苏姑娘,是你自己主动撞上的。”

好像是这样,不对,我哪知道谁是狗依仇家?

 

在两个姑娘家都很激愤的氛围下,木依依把旧事抖落了下来。

那个嘤嘤的女人,抢了她的男人,从燕云来了开封。

随后又发生了一些水性杨花,不可言表,等等等等的事情。

那个男人原谅了她,在开封城外开了家酒庄,就是苏汐撞见的那家。

苏汐听罢,疑问渐起,问:“他们怎么知道我和你们走得很近?”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我们也没有藏着掖着。”夏挽筝豪饮一口说。

“那我倒是明白了。”苏汐点了点头,激愤消的差不多了。

“苏姐姐,你带我去找他们!”木依依依旧很生气,“还敢欺负我朋友,我要划拉死他们!”

她对着空气做了个张牙舞爪的动作。

 

“本来吧。”苏汐再次简言,“世风日下,小事作大,我以为遇见了见势欺人的。”

木依依这次勉强能听的懂。

“刚听你们这么一说,既是仇家,这般行事很正常。”苏汐自嘲,“谁让我不认识他们,撞上了呢。”

夏挽筝摆了摆手,纠正道:“苏姑娘,他们可没表明身份,还和你争执理论了。”

言下之意,又当又立。

“顿时没有吃喝玩乐的兴趣了。”苏汐撇了撇嘴。

“我们也一样。”

 

三人商讨了一阵子,决定由夏挽筝带着爱鹰去找他们一点麻烦,木依依和他一起。

苏汐也想去围观,被拒绝了。

他们说这是他们的仇怨,之前都牵连了苏姑娘,这次他们去就行。

今年的陌上节,和往年稍显不一样。

不停燃放的焰火,绚丽幻彩。

有没有邀请都可以去那个区域玩。

苏汐想了一想,他们教训了那二人,心情应该就好了,便跟他们说了这事。

他们应和了一声,就去找麻烦去了。

 

天色尚早,苏汐想了想,一个人去那个区域,看见一对对情侣,不如不去。

于是她又一次去了江湖八卦的总堂。

二月初八之后十几天,江湖上又出了大事情。

这次来,她是来夸赞那个养猴子的公子的。

那人逗弄着猴子们,很是惊异,说:“苏姑娘想的挺多嘛。”

“毕竟我也是个写江湖八卦的。”苏汐正了正衣襟。

 

“你来就是为了这个?都过去好些天了。”

“你要是这么一问……”苏汐揪了揪头发,“我可要诉苦了。”

二月初八,好生薄凉之瓜。

之后,二人都熟稔的一对情侣,忽然就闹了起来。

姑娘家找上门来,对苏汐讲了许多。

她一度以为,这是要她去教训那个男娃子,改错归正。毕竟,不是什么大错。

然而,她会错了意。

这是个emmm的姑娘家,讲了许多是为他好,不是为了和他好。

苏汐已经把姑娘家的话全数跟男方讲了一遍,还带了注解。

所以,这对男女之后的事,她都被掺和了进去。

 

“你有劝和之心,是没问题的!”

“他们怎么不找你?”苏汐被折腾的头疼那阵子。

“找我也没用,我很忙的,不理他们。”

“学到了!”

“你很忙?写的江湖八卦呢?这也才两件事,耽搁不了多久吧?”

“我能说又遇到了其他事么……”

 

从总堂落荒而逃的苏汐,逃到了花秋雨那儿。

“苏姑娘,好久不见。”

“我正在写!”

“你还记得有江湖八卦没写,长进了。”花秋雨神色淡然。

苏汐横了她一眼,说:“你不是说我没设伏笔,难开新篇么?”

“我也给你送了吃的。”

“挺好吃的。”苏汐撇了撇嘴,看在吃的份上,花姑姑还是我亲爱的花姑姑。

 

“你来找我,不会是拉我陪你去逛开封吧?”花秋雨不喜欢人挤人的热闹。

苏汐把刚才的几件事一一讲了讲。

“我也觉得你应该学学木依依,要骂就大骂。你,就像个暮年的佛家弟子。”

苏汐少有的沉默不言。

花秋雨突如其来的教训她说:“你说小乞丐和皇帝一样。”

人家对小乞丐不屑一顾,小乞丐无力抗击;对皇帝三拜九叩,皇帝一高兴,说不定来个重赏。

你对他们都一个态度,且不说皇帝会不会怒,小乞丐就一定会对你好?

“我也没有一个态度。”苏汐反驳,“我说的是有些事,不像他们那般以势对人……”

“那是我老了,记不清你上次的话了。”

苏汐瞅着花秋雨,感觉她接下来要没好话。

 

“算了,苏姑娘你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花秋雨摇头,“认识你这么久,你都这样。”

“你这算夸我么……”苏汐不敢确定。

“不算。”花秋雨果断否决,“不过苏姑娘是我喜欢的江湖八卦作者,你怎么做我都支持。”

苏汐正要道谢,就听花秋雨补充道:“只要你对江湖八卦不怠惰。”

“我都说了,我正在写!”苏汐愤怒道,“再遇见几次狗彘,我也是大骂的木依依。”

“你这愤怒是因为前后哪一句?”花秋雨难辨,“你是不是又遇见了什么?”

 

苏汐岔开了话语,说:“往昔为那个帮盟行文数次,花姑姑以为如何?”

“写的还行,不太刻意。”

“那几次都是我不太讨喜的时候。”江湖八卦册子的售卖情况与市井评说,她一向很清楚。

“苏姑娘你知道缘由?”

“我知道。”

“你这么说我也能猜到了。”花秋雨聪明的很。

“至于酬劳。”苏汐嗤笑,“我当其人是朋友,从未取过分文。不过,她也没强求行文,算我多此一举。”

“你有事瞒着我?”

“总有狗彘倒黑白,不讲个明白怎么行?至于这种事,花姑姑就不要详闻了吧?”

 

这种事,说还是要说,只是不放在剧情里说。其一,套不进剧情,其二,我不喜欢剧情里的反派有名姓。

阵营不同,讲什么道理?又没骗钱这么大事,大肆倒黑白抹黑你是你的荣幸啊。

我对此进行了解释与和解意向,哦,被某软件频道禁言了。

是打算让我本着天刀作者的身份讲素质,他们按着阵营对立不用素质么?

见势对人?那还要怪我匿了名,没当前自报个家门咯。

至于这两章里讨论来讨论去的“小乞丐和大宋皇帝”,大家见仁见智。

 

之前匿了那么久,就多打点字。

我知道你们喜欢看言情戏和打斗戏,之后会有的,咕咕咕我保证!

关于这章里的梗,我只透露一个,木依依没有喝桃花酿,是因为她不喜欢桃花,不是她不能喝酒。

好吧我意难平,再多说一个,那十几天后的确切数字,是十九。

一年前的许多读者,现在都不在游戏了,或许我也没有很多读者。

抱紧我的卷毛秋雨哭一哭。

至于突然的文言,【吾有三罪,未能除黄皓,制伯约,守国土】,聪明的已经懂了。

你们也发现了,我对“的”、“得”、“地”一概一的了事。怠惰实锤……

天刀是个剧情线很大只的游戏,少侠们在江湖也闯荡了好几年了。

为了我们心中的江湖。


(未完待续)

本文由匿名作者投稿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